返回列表 发帖

[都市言情疯狂] 明克街13号 第四百六十四章 吞噬神骨! 纯洁滴小龙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承诺达成。

  暗月女神的身影开始消散,而她体内那根原本即将要爆开的骨头,却陷入了安静,当卡伦操控那根带着紫色锈迹的锁链缠绕住它时,里面传来了女人歇斯底里的叫喊声。

  对于诞生出智慧的她而言,当然会非常不甘,更是充满着恨意。

  只不过此时的卡伦是不会在意这些的,被女神撤去所有防御能力的骨骼,最终开始崩散被锁链所吸收,卡伦脸上也露出了陶醉的神情。

  已经从先前极度紧张和非常无措的状态中恢复过来的普洱,看着此时的卡伦,只觉得无比陌生。

  这和平日里她所认知的卡伦,简直是两个人。

  不过普洱也没有发出什么惊呼,她连一句话都没说,就是默默地看着,因为她能理解。

  相较于做猫时的絮絮叨叨,做人时的她,反而话很少。

  大概是做猫时比较轻松,做人……太累。

  很快,卡伦就将意识空间里的这根骨头吞噬完毕,然后,他似乎是有些意犹未尽,将目光落在了普洱身上,舔了舔嘴唇。

  他想吃了我。

  普洱清晰感知到了来自卡伦的这股意念。

  “饭量,这么大啊?”普洱开口问道。

  下一刻,卡伦闭上了眼,再次睁开时,目光变回了纯澈。

  “真的像是戒毒一样。”卡伦有些无奈地将手放在自己胸口位置,饱食一顿得到满足后,卡伦的意识恢复了清醒,“这一次的症状,比上一次更重,我只记得一些画面,连记忆都不全了,像是有另一个人刚刚控制了我的身体。”

  普洱很想告诉他不是的,刚刚的那个卡伦,其实也是你自己,因为她能感觉出来。

  就像是一个人喝醉了后,他还是那个人,不可能被定义成第二个人;
  更直接一点可以这样去形容,一个真正善良淳朴的人,就算喝醉了酒,他至多会闹出一点笑话,不会去发酒疯性情大变伤害其他人;
  因为酒精的作用无非是麻痹了大脑,让原本存在的“顾忌”降低了而已。

  但普洱犹豫了一下,还是附和道:
  “我觉得这种状态会很危险,卡伦。”

  “嗯,所以我会尽可能地避免,这次,是没办法避免了。”

  “是的,你救了大家,这座岛,是一个上门抢劫的劫匪,现在,我们终于安全了,而且还抢下了土匪的老窝,收缴了他们的财货。”

  普洱没有把自己真实感受告诉卡伦的原因是……她想到了一点,卡伦最擅长的就是琢磨心理,他自己的情况,他只会比别人更清楚。

  先前的那个他,到底是不是“另一个人”,他肯定明白。

  “这里的骨头啃光了,得啃现实里的那根了。”卡伦说道。

  “嗯。”

  普洱应了一声,身形自卡伦意识空间里消失。

  井口边,坐在那里的猫猫睁开了眼,然后扭头看向了凯文,用一种略显疲惫的声音说道:

  “蠢狗,我现在能体会到一点你的那种恐惧了。”

  凯文听到这话,凑过身体,用自己的尾巴在普洱后背上轻轻扫了扫。

  “不过,他就是卡伦,不是么?”

  “汪。”凯文点头。

  ……

  现实里,卡伦睁开了眼,面前那具女傀儡失去了所有生机,直接坠入了井底深处。

  卡伦左手抓着那根骨头,让其继续留在自己胸口凹陷处。

  这时,卡伦发现自己身体上方出现了“裁决神袍”的虚影,卡伦马上结束了这一次进阶的契机,而且显得很不耐烦,这时候进阶不是捣乱么?

  自己现在哪里还有心思去考虑这种小事。

  一缕缕红色的纹路从骨头上延伸进卡伦的身体,然后继续扩散,很快,卡伦感知到了来自全身肌肉的痉挛,这是神之骨的成分在进入自己血肉进行加强的表现。

  身体肌肉开始了撕裂再凝聚的过程,这种感觉,比睡觉时腿抽筋更强烈无数倍,而且是全身性的。

  “嘶……”

  卡伦深吸一口气,强忍着痛苦继续按压着这根骨头,他知道这是自己难得的机会,一个可以改变自己“孱弱”身体素质的机会。

  “他可真能忍。”普洱看着下方的情景很是心疼地说道,“唉,我们的小卡伦受苦了。”

  凯文收回了安抚普洱的尾巴,刚刚还说害怕,现在又心疼起来了。

  “所以蠢狗伱当初为什么不多带点东西下来,趁早帮卡伦把身体搞好一点不就完了么。”

  凯文:“……”

  血肉重组进入尾声后,新的更强烈的痛苦再度加入,那就是自己骨骼正在被重新加密,有一种板材被压缩的感觉。

  “啊!!!”

  卡伦忍不住发出了叫声,这一刻,如同无数把小锤子正在对自己的骨骼进行着反复敲打。

  “啧啧啧,看不下去了喵。”普洱捂着自己的眼。

  “汪汪。”

  “我知道,挺过来就不一样了,但这个真的是太惨了,我是吃不了这种痛的。”

  凯文倒是不以为意,他从一个海岛少年走到那个位置的途中,吃过的苦只会更多。

  相较于它,卡伦在它眼里,真的是很平顺了,家境好,天赋好,运气好……

  不过,凯文对这个倒是没什么嫉妒心,因为实打实的,卡伦是竞争赢了它,它输了嘛。

  “蠢狗,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普洱关心地问道。

  凯文摇了摇头,很笃定地道:“汪汪汪。”

  “哦,是这样啊,你留下了设计图纸和规划,现在卡伦只需要按照你留下的把身体进行充填就好了,那你当初设计时没有出现什么偏差吧?”

  “汪!!!”

  “对,我差点忘了,你本来是设计给自己用的,肯定会很负责小心,装修公司给别人装修可能会偷工减料,没理由给自己家装修还弄这一套。”

  凯文:“……”

  身体上下不断传来声响,卡伦睁着眼,咬着牙,在保持自身清醒的同时,选择硬扛。

  他相信,这一次扛过去后,等回去了,肯定和尼奥会有更多的共同语言。

  啊!
  新一轮的冲击压缩再度开始,卡伦发出一声大叫,身上溢出大面积的血雾,但这些血雾在溢出后,又很快被回收回来。

  一道血色的光罩将卡伦身体笼罩。

  卡伦愣了一下,
  上面的普洱也愣了一下:
  “刚刚,只是热身运动?”

  ……

  “她没了。”

  “谁?”

  “那根骨头,她没了,她被抹去了智慧,我和她输了,我感知到那位的气息刚刚出现了,虽然又消失了,呵呵,原来她一直都没相信过我们。”

  “那位……女神?”

  “不然呢?”

  “她降临了?”菲洛米娜惊讶道。

  “没有,这座岛上,还有第三个家伙,但她一直沉默着。”

  “我不是很能理解。”

  “你不用理解,你只需要知道,你们赢了,我们输了。”

  “可是,你现在还存在。”

  “等那根骨头彻底消亡后,我也就消散了,因为我是它身上的一道精神印记,它不光诞生了她,也是我的寄托所在。”

  “有点……晕。”

  红衣女人看着菲洛米娜,问道:“你知道一直被当作一个工具的感觉,是怎样的么?”

  “我知道。”

  “哦,是了,你是知道的,你是最适合被取代的身体,还有你的梦境,你的特殊……血脉;你几乎就是被当作取代品来培养的,否则我也不会在这么多人中直接挑中了你。”

  “嗯。”

  “敢不敢给我开放你最底层的梦?”

  “为什么?”

  “如果你想回去对付你奶奶,我可以给你留下些东西,帮助你提高一下胜算,你觉得怎么样?”

  “真的么?”

  “当然,也有一个可能就是我想趁机入侵你的最深层梦境,将你的身体彻底掌控,看看还能不能找到翻盘的机会,或者在我消亡前,再拉一个陪葬?”

  “如果你愿意帮我,谢谢你。”

  “然后呢?”

  “好的。”

  “你不怕?我和你说,其实两种可能到底选哪个,我现在还没决定好,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会干什么。”

  “不怕。”

  “那你为什么一开始拒绝?”

  “因为你说我们赢了。”

  “赢了,你就不顾自己了么?”

  “不是,既然赢了,他就没理由说我不听他的命令了,就不会再孤立我了。”

  “很神奇的一个理由,你确定你不是喜欢他?”

  “当我得知他会和我一起死时,我挺释怀的,可能人类的情绪比较复杂,你们这种低级智慧无法理解。”

  “呵呵呵。”红衣女人笑了起来,“我不生气,因为我现在确实认为,哪怕我和她有了思想,但本质却没有发生变化。”

  “你要进我的最深层梦境么,我可以对你开放。”

  红衣女人摇了摇头。

  “反悔了?”菲洛米娜问道。

  “我是怕我控制不住自己,人在不同环境下是会做出不同选择的,如果我还能称得上是人的话。”

  “那真可惜。”

  听到这句话,红衣女人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我更怕,当我真的选择同意时,你没办法打开你的最深层梦境。”

  “什么意思?”

  “你心里清楚。”红衣女人伸手摸了摸菲洛米娜的脸蛋,“我能感受到,你本应该是一个很阳光善良的女孩,这是我在你梦中的感觉,你看,就连在你梦里被你当作狗的奶奶,她身上的衣服也是干干净净的。”

  “我不觉得阳光善良是一种褒义。”

  “或许吧,我知道,你需要坚强。其实,你知道么,有一种印记深处的东西,一直都未曾变过,我被留下的原因,就是为了满足那位的赠予命令。

  现在,我把送你的东西留在这里。”

  红衣女人掌心摊开,天上的,地上的,远处的,近处的,那些先前几乎将这里完全渲染满的红色开始收缩凝聚起来;
  最终,在女人的掌心下方,凝聚出了一个暗红色的圆球。

  “你擅长哪种武器?”红衣女人问道。

  “匕首。”

  “好的。”

  暗红色的圆球凝聚成了一把匕首,红衣女人手掌一挥,匕首刺入了小木屋的柱子里,完全没入,消失不见。

  “记住位置了么?”

  “记住了。”菲洛米娜点头。

  “我失败了,但我希望你能成功。”

  “谢谢。”

  “虚伪了。”红衣女人摆了摆手,“你叫什么名字?”

  “菲洛米娜.费尔舍,你呢?”

  “我……”女人刚欲说出口,却停住了,“我刚刚差点想说出那位的名字,但又忽然意识到,我不配。”

  “名字只是一个简单的称呼而已。”

  “那连一个简单的称呼都没有的人,又算是什么?”

  “可怜人。”

  “亲爱的,你真会安慰人,你确定我不会把那把匕首重新召唤出来直接捅死你么?”

  “呵呵。”菲洛米娜笑了。

  “呵呵。”红衣女人也笑了。

  良久,

  红衣女人发出一声感叹:“输了啊,但也终于要解脱了,你要加油啊,要赢啊,要赢下这该死的宿命。”

  “我会的。”

  “嗯,我相信你是能……哦不,完了,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红衣女人忽然抱着肚子弯下腰大笑起来。

  “怎么了?”

  “一件很好笑的事情要发生了,哈哈,我受不了呀,哈哈哈。”

  “到底怎么了?”

  “你能相信,你的那位队长,那个他,居然能融合神的骨头?虽然那根骨头早就碎裂早就风化早就不剩下多少神性了,但它毕竟是神遗留下来的骨头。”

  “我……不是不能相信。”

  “嗯。”

  “就这个么?”

  “不是,而是这座岛,可能还是要被湮灭了。”

  ……

  骨头,消散了三分之一,还留有一大截在外面,但卡伦却惊愕地发现,他无法继续再消化了,因为他饱了,吃不下了。

  和自己灵魂的“海量”不同,自己身体的“饭量”,相较而言就显得有些普通了。

  但余下的三分之二的骨头,却又不能抽出自己的身体,一旦抽出来,它也将爆开。

  如果说先前骨头爆炸的破坏力是这座岛加方圆数海里的范围都会受到波及,那么现在它变得安全多了,仅仅是这座岛以及周边会被湮灭。

  很好……真的很好。

  真的没想到,
  最后的结局竟然是这样!
  “不是吧……”普洱瞪大了眼睛,“怎么还能这样?蠢狗,你怎么设计的身体,怎么连一块破骨头都消化不了?”

  “汪汪汪。”

  “我才不要听什么特定的量变只能引起特定的质变这种借口,现在你说要怎么办,要怎么办?卡伦这是消化不了了,还不能拿出来,这不是手捧着一个随时可能会被触发的可怕禁咒么?”

  “汪汪。”

  “三个方法?”

  “汪汪。”

  “让骨头爆炸,我们一起陪着卡伦死?让卡伦一个人留在这里继续和这根骨头僵持着我们先离开?你别告诉我第三个方法是让我们先离开远远地看着卡伦和这座岛一起爆炸。”

  “汪。”

  凯文伸手指向了后面的孟菲斯。

  再看见孟菲斯时,普洱吓了一跳,先前事情稳定了,普洱也就没再关心这些找收尾仪式的人,现在才发现孟菲斯的眼睛耳朵和鼻孔里,都溢出了鲜血。

  他几乎是一边身体在抽搐一边在运转着魔方之钥,魔方之钥已经不再仅仅是留藏在袖口里了,而是显露了出来。

  运转的魔方显得有些浓稠,像是一个翻滚的血浆团块,而那上面,都是孟菲斯流下的鲜血。

  马斯早就留意到了,他见过理查用这个,所以他心里已经有了猜测,但此时显然不是询问这个的时候。

  “咳……”

  井下面,卡伦发出了一声咳嗽。

  他的身体已经很难再继续吸收这根骨头了,只能对上面喊道:

  “普洱,你们快点去海上,快点!”

  普洱身上的毛都炸了起来,但它也没有犹豫,马上对周围的阿尔弗雷德喊道:“收音机妖精,卡伦命令我们快速回到海上,快去通知其他人!”

  一直在专心研究推导收尾仪式的阿尔弗雷德抬起头,他本能地想要再说些什么,但他还是选择直接服从少爷的命令。

  “孟菲斯、马斯,撤离,我去通知其他人一起走,快!”

  “不,等下!”

  孟菲斯发出了一声大吼,然后,他嘴角溢出一口鲜血,整个人脸色瞬间惨白,但魔方却一下子立住了,摊开后,变成了一幅血色的画,画上面,是收尾仪式的细节流程。

  “哈哈哈,我推导出来了,哈哈哈哈,我推导出来了!”

  孟菲斯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大口大口喘息,像是随时都可能休克晕厥,嘴里还在继续嘟囔着什么。

  “汪汪!!!”凯文马上冲着阿尔弗雷德激动大喊起来。

  阿尔弗雷德则对马斯道:“快,我和你一起用最快的速度布置收尾仪式。”

  普洱激动地对井下的卡伦喊道:

  “卡伦,你再坚持一下,收尾仪式被孟菲斯推导出来了,我们马上就可以给这口井盖上盖子了!”

  井下的卡伦听到这句话,心中长舒一口气:舅舅……

  上方,坐在地上的孟菲斯眼睛里流出了两行泪水,泪水混合着先前的血渍变得很是浑浊,但艾森先生却抬起头,脸上流露出一抹释然的表情:

  “这次我来得及了……这次弟弟来得及了……姐。”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