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都市言情疯狂] 雾都侦探 第五百十四章 探望和探望 虾写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蕾父请梁袭继续说明他对沉默者事件的看法,

  梁袭也没有客气,道:“沉默者小队失联之后,法国人竟然没有沉默者小队任何信息,甚至追击不到自己提供的指挥系统。我个人想法,法国想吞掉整个黑暗会。黑暗会目前最大的一家子公司,也是最重要的子公司是血月。血月的运行机制已经非常成熟,想依靠法律来取缔血月难度非常高。换句话说,在国家利益上,我认为血月的重要性超过了黑暗会。只不过黑暗会的人控制了血月,才让大家只看见黑暗会。汉娜是血月长老,以汉娜的侵略性,她会不停的想办法蚕食血月股权。”

  梁袭道:“血月有一个弱点,血月本身没有黑暗会的情报。因为在情报过滤时,与黑暗会有关的情报会被黑暗会成员优先购买。这本是防备血月反制黑暗会的手段。但是马尔掌握的拍卖品弥补了这部分缺陷。如果汉娜拍得拍卖品,控制血月,那汉娜将是欧罗巴最有权势的人。法国也将一举超越德国,成为欧盟的第一主体,成为南约第二大主体。同时也成为欧洲的霸主与第一代言人。”

  梁袭道:“反观德国和英国即使获得沉默者所有情报,他们也无力控制全局。因为他们控制不了血月。血月的情报网已经布满欧洲,在金钱为王的现代社会中,假如没有坐牢风险,没有什么是不能卖的。将情报卖给血月的人,几乎不可能坐牢,除非他们自己承认出售商业和菌事方面的情报。”

  梁袭道:“无论幕后是什么故事,相对欧洲来说,法国是最危险的,最具备威胁的国家。德国可以怀疑英国,英国可以怀疑德国,但无论是德国还是英国搞鬼,都无法一锤定乾坤。唯独是法国人搞鬼的情况最难办,因为法国将势如破竹,无人能抵挡这只高卢雄鸡的崛起。”

  蕾父道:“现在不能称高卢雄鸡,涉嫌歧视。”

  梁袭道:“法兰西斯坦?”英国人日常辱法。

  “哈哈。”蕾父笑,皮笑肉不笑,用笑声争取思考时间。梁袭的想法天马行空,但不能否认想法有道理。特别是威胁论,德英搞鬼,无伤大雅。法国搞鬼,那将登上欧罗巴头把交椅。梁袭说到的是德国人一个痛点,他们之前并不知道汉娜如此强势。汉娜进入血月不算,还在血月中频出风头。血月是德国人一直想拿下的无价资产。

  蕾父问:“你对英国脱欧怎么看呢?”

  梁袭道:“我投了赞成票。欧盟内存在两个奇葩国家,一个是匈牙利,一个是希腊。虽然欧盟为了制约匈牙利和波兰出台了制约策略,但……怎么说呢?欧盟匈牙利如同南约的土耳其,只是因为需要而让对方加入,并非因为志同道合而让对方加入。希腊是个非常不错的国家,每周上班时间极少,但希腊利福的财政缺口主要来源于欧盟的资助,说难听点和寄生虫没什么区别。”

  蕾父道:“很主流的想法,没有个人看法吗?”

  梁袭道:“在欧洲调查中,包括英国在内大家都认为英国属于传统国家,保守国家。简单来说拒绝融合。欧盟的目标是欧洲一体化,现在合作层面主要在经济方面,看起来不错。但要深入融合,将欧洲变成类美国,我想不是几十年能完成的目标。”美国各州的权限很大,各州法律不一样,但他们必须遵守‘先发’。欧盟也想这么搞,其形态被称为类美国。

  梁袭道:“我个人看法和很多人不一样,我支持脱欧只是因为不看好欧盟的未来。特别是欧盟主体之一的法国,我认为法国将会是导致欧盟走下坡路的起点。”

  蕾父微笑点头,通过这几个问题,他能确定梁袭不具备政客的特质。同时梁袭的三观已经确立,并且非常清晰,不可能通过游说的办法来改变他对世界、人生和价值的看法。总结一句话:梁袭对德国无益,不存在拉拢的价值,也没有培养的空间。之前蕾父还有些天真,认为以自己的能量,还有梁袭身世,可以让梁袭到德国定居,而后将其引入一些部门工作。凭借梁袭的能力,应该能快速崭露头角。自己暗中协助,梁袭可以到达一定的职业高度。

  行不通,因为梁袭不仅对蕾父家庭没有认同感,对德国也没认同感。

  这就是话不投机了,蕾父转移了话题,将话题引到蕾娜身上。梁袭会攻击法国,会攻击德国,但他没有在父亲面前攻击女儿。梁袭说了不少蕾娜的优点,难得一提的缺点也是吹毛求疵。比如蕾娜有血有肉,和铁血特工不一样。比如蕾娜过于漂亮,让她不适合担任卧底特工。明贬暗抬,简称拍马屁加吹牛皮。

  话说到这份上,说明两人聊的很干,好在公寓也到了。梁袭表示感谢后下车,站立在路沿微笑举手目送蕾父的汽车离开。

  “哈喽!”梁袭回拨了自己没接电话,来电是波比手机,左右想不到他会有什么急事。

  “梁先生。”说话的黛西。

  “黛西你好。”梁袭对自己语气表示抱歉。打电话要等对方接电话后自己才出声,但为了同步气波比,梁袭抢了接电话者的台词。

  黛西道:“梁先生……”

  “叫他去死。”一个含糊的声音传来,显然是大舌头波比。舌头穿孔未必会有这效果,但治疗期间效果强烈。梁袭后悔没开录音。

  黛西换了一个环境:“波比先生的父亲有一位朋友要去加拿大定居,他请波比先生的父亲全权处理手上有几套房产。有一套房子在里士满,我认为相当不错。”

  梁袭道:“里士满?我可买不起。”里士满整体看有点类似郊区,他距离伦敦中心很近,保留有英式传统田园风格,是伦敦各城区中的一个小奇葩。公寓楼很少,高层建筑不多,是城市和郊区两个风格的结合体。可以说是伦敦富人比较集中的一个区。相对其他富人区,这里的富人多是大家庭型,退休老人居住场所。相对应如旺滋沃思区,可以说旺滋沃思区就是伦敦市中心,公立教育牛掰,连王子都在这里的公立学校上学,伦敦一等一的学区房就在旺滋沃思。”

  黛西道:“钱不是问题。”

  梁袭明白了,道:“不是黛西,克莱门特家族没欠我什么,如果有欠,我一定会开口要。我和波比是朋友,如果需要朋友馈赠的话,我也一定会开口。不太明白为什么提这件事?”

  黛西道:“波比先生说你和卡琳要结婚?”

  梁袭疑问:“他听谁说的?”

  黛西回答:“他今天傍晚在公园时见到卡琳,聊了一会后对我说,让我帮伱挑一套房子作为结婚礼物。”

  梁袭持续懵圈中:“卡琳说我和她要结婚?”

  黛西沉默片刻道:“不,波比先生说,卡琳昨天和人睡觉了。要么和你睡觉,那就送一套房子作为结婚礼物。要么和别人睡觉,送你一套房子让你有所牵挂,避免你想不开自杀。”

  “……”梁袭难得语塞,你说有这么一位知心的朋友,是不是应该感到开心呢?现在自己应该谢谢他吗?想了好久,骂他都找不到理由,但是不骂又感觉不对劲。卡琳昨天和今日有区别吗?梁袭没感觉出来。不过,梁袭相信这只牲口在某些方面经验十足。

  梁袭许久后道:“你让他去死吧?他也在玛利亚医院?”

  “不是,有一位病人从玛利亚医院转院到国王学院医院,卡琳作为神经科专家陪同病人一起到国王医院。”作为管家,黛西对所有问题都尽可能回答仔细和详细。

  梁袭知道国王医院,这是一家肝病权威医院,在肝病领域属于全球级的医院。梁袭问:“病人是芬妮吗?”

  “稍等。”黛西去询问波比,回复道:“是的。”

  梁袭寒暄两句把电话挂了,波比问:“我都送房子了,他就没打算来探病?”

  黛西想了一会:“或许他相信你的身体很快会康复。”

  梁袭联系卡琳,卡琳挂蓝牙边跑步边接电话,呼吸声都喷到耳麦上,瞬间让梁袭忘记了自己拨打电话的目的。在卡琳笑骂之后,梁袭才想起来,于是开口询问。但没想到卡琳的回答是:“涉及病人隐私,不方便透露。”

  梁袭不满:“宝贝,你让我去调查芬妮是不是有肝病,那时候就没有隐私吗?”

  卡琳道:“宝宝,你调查的原因是:家属朋友协助医院诊断病人病情。由于你不是直系亲属,我不能把病情告诉你。”

  梁袭道:“你说芬妮是酒精肝和血管瘤。”

  卡琳道:“那是芬妮对我说明情况,让我转告你。”

  梁袭问:“她撒谎了吗?”

  卡琳:“不算撒谎。”

  梁袭:“但是没说全面?”

  “宝宝,请不要对一位漂亮的女人充满好奇心。我会吃醋的。”

  简而言之一句话,不能将病人情况告诉你。

  软硬不吃,找不到理由,恨不得捏她一顿,但这种想法想想就好,否则就是送羊入虎口,反被修理。以侦探的头脑来考虑,芬妮情况不太乐观,否则不需要转院到国王医院。玛利亚医院是欧洲最大私立医院之一,包括肝病在内多个学科处于国际领先地位。相对国王医院来说,玛利亚医院的肝病诊疗手段仅仅略逊色一筹。

  梁袭只能发出呲牙吼声表达自己的情绪,卡琳配合隔空亲吻安抚暴躁的小傻瓜。

  ……

  和芬妮是朋友,关系比克里斯近。芬妮无亲无故在伦敦住院,可能有大麻烦。在这种情况下要不要管呢?讲道理应该管,但是芬妮又有其特殊的身份,不过身份再特殊毕竟生病了。

  于是梁袭决定探望了波比,毕竟两位海王的关系更亲切,由波比出面较好。去探望波比之前,梁袭先去看望塞拉。塞拉也是朋友,波比被咬舌头这事情上是非一定要弄清楚。如果塞拉用手掰开波比的嘴,将波比的舌头掏出来咬,那显然是塞拉不对。该谴责要谴责,该绝交要绝交。

  可能性还是很多,比如波比在冰天雪地添户外的铁器导致舌头被冻住,塞拉急忙用嘴帮忙,不小心咬到波比的舌头,这叫事故。比如波比炫耀舌头长,吐舌头嘲笑塞拉小舌头,被气急败坏的塞拉咬了,那属于互殴。

  好吧,虽然有无数种可能,但用屁股想都知道只有一个事实:有个傻鸟以为自己很帅,很遭妹子喜欢,强吻妹子。结果遭遇妹子强烈反抗。猜测塞拉吓傻情况下,被波比占了一会便宜,反应过来后气急败坏之下,一口咬了下去。

  钻石公司所在的写字楼距离克莱门特大厦不远,公司面积不算大,只有六十平米左右,但是内置配套设施非常齐全。梁袭联系塞拉,塞拉没接电话,回了信息:我在公司。细节上能明显感觉到塞拉的心情。

  如果知道塞拉这样精神状态,梁袭是不会去见塞拉。但是人家已经回信息,只能去了。

  门打开后,梁袭先看见塞拉低沉的脸,还有麻木的声音:“请。”

  这让梁袭心惊,难道那个牲口干了更过份的事?作为朋友这时候应该远离是非之地才对。梁袭还注意到塞拉双眼略微红肿,有哭泣的痕迹。

  公司一厅两房一卫一厨(开水房),走到大厅,梁袭觉得不好,空气不好。现在是上午九点多,阳光明媚,公司的窗户关闭,拉着厚厚的窗帘,看不见外面一点光线,隔夜的酒味已经由香醇转变为腐臭,混合在不流通的空气中,让人感觉进入长年封闭的地窖里。客厅的小圆桌上放着塞拉的电脑,电脑边有一杯水,半包纸巾。

  梁袭落座,塞拉去拿水,梁袭伸头看见圆桌边的垃圾桶内满是用过的纸巾。推测一:看剧哭泣。推测二:发现男人看剧用了大量纸巾而伤心。推测三:真的伤心。比如你被自己父母打了一巴掌,你很伤心,但同时也带有愤怒的情绪,即使对方是你父母。塞拉被波比强吻,很伤心,也会愤怒,不符合强吻。强吻情况下,塞拉不会表现出苦闷和无奈,大量使用纸巾擦拭眼泪,将自己关闭在密不透风的空间内。

  梁袭看不懂了,塞拉的状态不符合自己的推测,塞拉不是因为被波比强吻而伤心。那有可能是被波比给……才伤心。那波比就狗了,对这种人必须明确的划清界限。作为一个人,是不能与牲口为伍,这是基本常识。

  “你没事吧?”梁袭关心问。

  塞拉把水放在梁袭面前,落座,摇摇头,看得出来她情绪低落,不想说话。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