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历史军事疯狂] 替天行盗 第五百四十七章 想家了 石章鱼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替天行盗  第五百四十七章 想家了  石章鱼

《替天行盗》 图文版连载网址(书阁书库)----点击阅读

《替天行盗》 全文字版连载网址(疯狂中文书库)----点击阅读

“大强,大方,大平,大辉,你们四个过来把竹签分了。”赵大明招呼过来四个兄弟,分了那五根点了红心的竹签,再对众兄弟道:“咱们这一支,一多半都是大字辈兄弟,但被先生赐了字的却只有我们五人。哎,这平日里呐,有好吃的好穿的都是我们几个先捞多占,都他妈养成习惯了,改不过来了,所以啊,今天谁也别争别抢,这便宜还得是我们五个占着。”

    转过身来,赵大明冲着顾浩然笑了笑,道:“先生,大明说一句大逆不道的话,您老了,身手不像以前那么利索了,干这种事啊,还是让我们年轻人来吧,您呢,就在外面虚张声势一下,有您露面,那帮牛尾巴的注意力才会真正被吸引过去。”

    赵大明所言不虚,顾浩然真的老了,一个年近半百之人,无论是力量速度还是反应力,比起年轻人来都差了许多,若是一味坚持,或许起不到带领作用,反而会拖了赵大明他们的后腿。

    正犹豫沉吟,堂口上突然响起了赵大新的声音。

    “等一下!我赵大新也是大字辈的,虽然不是顾先生赐字,但也是设过香堂的,天下安良为一家,你们不能把我给扔在一边!”

    赵大明笑道:“我就知道你赵大新也是个多吃多占的主,行吧,那就算你一份好了。”说着,将手中竹签掰成了两截,随口咬破了手指,滴了滴血在上面,扔给了赵大新。

    说是扔,但那一扔之势,却犹如利箭,只是准头稍有欠缺。

    赵大新拧腰侧身飞起,半空中抓住那根竹签,顺势一个跟头稳稳落地,博得了满堂喝彩。

    顾浩然虽未发声,却也是微微颔首,以示赞赏。

    赵大明拔出左轮,对向了赵大新,似笑非笑,道:“再接我一颗子弹如何?”这分明是玩笑,引得了众弟兄的哄笑。

    顾浩然道:“莫要再胡闹了,既然大明直言不讳说我老了,我也不必牵强否认,那就按大明的方案,我率众弟兄与外围虚张声势,大字辈五兄弟,哦不,是六兄弟,你们趁着夜色,潜入那间仓库,救出老鬼。”

    赵大明道:“救出鬼叔后,我们会伺机破坏掉那帮牛尾巴设下的陷阱,然后咱们就一拥而上,痛痛快快地群殴他们。”

    顾浩然点头道:“对方虚实不明,我们必须以最强对手来看他们,外围弟兄的虚张声势一定要循序渐进,先做出刺探模样,然后逐渐加强力量,最后做出强攻姿态,这样才能最大程度迷惑对手。”转而又对赵大明道:“万一出现意外,立刻撤出,不得逞强。”

    赵大明罕见严肃,冲着顾浩然抱拳道:“知道了,先生。”

    顾浩然再问道:“大明,你可想好了潜入的策略?”

    赵大明道:“他们在哈莱姆区跟咱们玩了一手遁地大法,那咱们就回敬他一个从天而降。”

    顾浩然点了点头,道:“你想好了那便是好,就这样吧,各位兄弟,各就其位,各行其事!”

    李喜儿选中的这个2号藏身点距离安良堂总堂口并不算太远,步行也就是不到一个小时的样子,此处原本是一个港口,只是地理条件很一般,停泊不了大型船只,近些年来逐渐荒废。港口荒废了,之前所建的仓库也就跟着荒废,李喜儿选择的便是诸多已经荒废掉的仓库中的最边缘的一间。

    赵大明领着五位安良堂大字辈的弟兄来到了这间仓库的外围,用望远镜仔细观察了仓库四周的情况,虽然月光皎洁,但仍显视线不够,赵大明观察着,却不住地摇头。

    仓库正面,是一片开阔地,一条三米来宽残破不堪的水泥路直通到了仓库门口,道路两侧均是滩涂,几无藏身之地。右侧是一处垃圾场,其中堆满了乱七八糟看不清楚的废旧物品,左侧则依傍着大海,若是风疾浪大,海浪甚至可以拍到仓库的墙体上。

    赵大明看过之后,默不作声,将望远镜递给了赵大新,问道:“若是让你选,你想从那边进去?”

    赵大明仔细看过后,应道:“仓库右侧是什么地?我看从那边溜过去比较容易。”

    另一大字辈叫吕大强的兄弟不禁笑道:“你要是看中了,想必人家也会看中。”

    赵大新反问道:“你什么意思?”

    赵大明道:“他的意思是说,不能从那边过去。”

    赵大新不解,道:“为什么?”

    赵大明躺在地上,伸了个懒腰,回道:“喂饭!”

    吕大强戳了下赵大明,道:“明哥,下决定吧!”

    赵大明掏出了左轮,苦笑道:“这玩意沾不得海水啊!”

    赵大新已然明白了赵大明是想从海里游过去,到底选择哪一侧,那是赵大明的强项,赵大新没啥好说的,但手枪禁不起海水浸泡的难题,他倒是可以给点建议:“这很简单啊,用油布包裹严实就是了。”

    赵大明苦笑着冲赵大新竖起了大拇指来。

    一旁吕大强不无嘲讽道:“我说这位大哥,你还真聪明哩,那什么,回去拿油布的活就交给你了。”

    赵大新被呛之后,并无恼羞,略一思考,道:“这儿的废旧仓库那么多,应该能找得到防水的东西吧!”

    赵大明两眼一亮,翻身抱住了赵大新,来了句英文:“哦,我的甜心,哥简直要爱死你了!”

    兄弟几个去了周边的仓库,虽然没找到类似油布油纸一类的物品,却也找到了解决泅渡时左轮被海水浸泡的办法。

    将五把左轮连同子弹放进一只小木箱中,然后将小木箱再放入到一个大木箱中,如此,即便海水浸到了大木箱中,因为还有一层保护,那左轮以及子弹再被浸泡的可能性便是微乎其微。

    兄弟几个的水性还算不错,而此时大海刚过了涨潮,退潮时间还没到,正是海面最平静之时,哥六个脱了个赤条条,将衣服塞进了大木箱中,为左轮和子弹又加了一道保险。

    “大辉,把飞钩也放进去啊,背身上不嫌累啊!”赵大明先下了水,一转眼,却见到张大辉光着个屁股却背着一卷飞钩绳索。

    张大辉拍了拍脑门,不好意思的笑开了。

    兄弟六人一路泅渡,顺利来到了那间仓库的左侧位。很显然,那帮牛尾巴根本没想到安良堂的人会从海上游过来,因而,与这一侧几乎没有设下防备措施。

    “大明,你说的从天而降是怎么打算的?”光着腚,猫着腰,来到了仓库外墙的一角,赵大新忍不住问了一句。

    兄弟们需要点时间将身上的海水抹干并穿上衣服,因而,赵大明很有耐心地跟赵大新做了解释:“洋人造房子跟咱们有些不一样,他们很看重一个地下一个天上,地下嘛,就是排水管道喽,而这天上,呵呵,说白了就是通风管道。像仓库这种建筑,洋人们的通风管道的设计尺度绝对可以爬进去一个人。”

    兄弟们的衣服湿倒是湿了些,却没湿透,因而那小木箱中的左轮以及子弹几乎就没沾到海水,饶是如此,赵大明他们五个使枪的兄弟还是将左轮拆开了,用衣服的干爽部位擦拭了一遍。

    “大辉,扔钩。”

    张大辉目测了一下仓库的高度,然后将绳索重新盘好,活动了几下四肢,然后立住了,手中拎着铁钩,望着仓库的顶端,凝神静气,呆了片刻,随后低吼了一声:“走!”铁钩应声飞出。

    月朗星稀,海风轻柔,浪涛似乎也睡着了,只发出轻微的鼾声,四下里一片宁静。张大辉以独特的手法抛出了铁钩,铁钩恰到好处地落在了仓库房顶上,只发出了微弱的‘叮’的一声,下拉绳索,使得铁钩勾住了仓库顶层的边沿上,张大辉试了试力道,对赵大明道:“明哥,可以了!”

    兄弟六人依次爬上了仓库屋顶。屋顶上,依旧不见任何防备,只是长约六十余米宽也有近三十米的偌大平台上赫然可见多达六个通风口,该选择哪一个呢?其他五兄弟不自觉地将目光投向了赵大明。“天意啊!”赵大明耸了下肩,笑着说道:“要不,咱们一人一个?”

    赵大新随即流露出为难之色,他从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就连通风管道这个名词也是第一次听说,若是单独一人爬进去,恐怕到了里面便要迷失了方向。

    赵大明呵呵笑了,拍了下赵大新的肩,道:“开个玩笑,紧张个什么呀?”转而再对吕大强道:“你带大方大平从这一头下去,大新大辉,你俩跟我,咱们从那边最头里的一个钻下去,动作要慢,要轻柔,万不可发出声响惊扰了人家的美梦,不然,会显得咱们很没礼貌。”

    通风管道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宽敞,人钻进去,也只是勉强动弹。仓库已然废弃很久,管道里落满了尘埃,喘气也要小心翼翼,稍微大一点便可能吹动了尘埃而发生呛咳。赵大明爬在了最前面,以倒栽葱的方式钻过了三米来深的垂直管道后便是一条平铺的管道,顺着这条管道向前也就是不到两米的样子,便出现左右两侧并排的岔道。

    赵大明事先研究过洋人们对仓库这种建筑的通风设计,一般而言,主管道和各个岔道形成了‘丰’字结构,直着往前爬,则是穿行在中间的主通风管道中,最终将来到仓库的正中间。仓库的高度至少有八米,直接跳下去肯定不行,且不说会不会惊动了对方,更不说仓库的正中间很可能布满了陷阱,单是这高度,再加上昏暗无比的光线,若是跳下去没摔断个胳膊腿的都算是万幸。

    只能转个弯向两侧爬行,运气好的话,或许不用折回头便可找到落脚点。

    就在赵大明犹豫着该往哪边转拐的时候,右手一侧的岔道中居然现出了一丝光亮来。

    紧接着,便听到了那铎的声音。声音可是不小,但传到管道中却因为回声而无法听清,但这并不妨碍赵大明做出判断,他立刻扭曲了身子,向右侧转了过去。

    光亮一直在,而下面的说话声也逐渐清楚起来。

    那铎道:“你们几个都在干什么呀?大半夜的也不睡觉,还把五爷我也给吵醒了。”

    一陌生声音应道:“对不住了您嘞,那五爷,您睡您的,咱哥俩到外面捣鼓这玩意去。”

    那铎重重地叹了口气。

    接着,光亮灭去,周围又恢复了沉静。

    这对赵大明来说已经足够,他记下了那个透出光亮的通风口的位置,透上来的光亮想必便是房间中的灯光,那么,通风口之下,极有可能便是仓库的一间阁楼。

    缓慢爬到了那个通风口处,赵大明伸手试着想把通风口上隔栏取下,却因年久失修,那隔栏却锈住了。“大新,刀。”赵大明轻轻踹了后面赵大新一脚,以及其微弱的声音招呼了赵大新一声。

    赵大新连忙拔出腰间一柄飞刀,向前爬了几步,将上身贴在了赵大明的双腿上,这才将飞刀递在了赵大明手中。

    怕弄出声响暴露了自己,赵大明在撬动那块隔栏的时候非常小心,只用了最小的气力,每一下都极为缓慢且轻柔。花了十多分钟,总算将那块隔栏翘松了,但赵大明的最后一下却不小心发出了声响。

    下面阁楼中,那铎始终没能睡着,木箱子堆成床硌得人浑身不舒服,那帮手下还鬼鬼祟祟不知道忙些什么,一向对睡觉很讲究的那铎怎么也无法适应。关了灯,躺在黑暗中,那铎的眼前又浮现出老鬼的那根血淋淋的拇指来,禁不住打了个冷颤,那铎有些后悔了,放着自己的好日子不过,偏要掺和到这趟浑水中来,值得么?忽听到头顶发出了声响,那铎下意识地拉亮了电灯,仰头向天花板望去。

    上面传出一阵老鼠奔跑的声音来。

    那铎松了口气,关上电灯,重新躺下。

    赵大明不小心弄出了声响,急忙用五指在管壁上摩挲了几下,做出了老鼠奔跑的声音,但见下面开了灯又关上,赵大明也是松了口气。

    静置片刻,确定下面的那铎已经放松了警惕,赵大明揭开了隔栏,探出了上半身来。

    身后,赵大新死死地抓抓住了赵大明的双踝,一点点往前送,直到将赵大明的整个身子全都送到了通风口之外,然后松开了赵大明的双踝。

    赵大明双手触地,就势一个前滚,卸去了下坠之力,不待那铎有所反应,便纵身扑上前来,右手一把掐住了那铎的脖子,左手同时捂住了那铎的嘴巴。“想死你就叫!”赵大明就连恐吓那铎的话语都充满了戏谑玩笑的意味。

    那铎脖子被卡,嘴巴被捂,想叫也叫不出声啊!

    赵大新随后跃下,将一柄冰冷且散发着寒光的飞刀贴在了那铎的脸面上:“说,我师父在哪?”

    那铎突遭变故,已是慌乱不堪,想说话讨饶,可脖子被卡嘴巴被捂,只能嗯嗯啊啊发出像哑巴一般的声响。

    “乖啊,哥松开手,你可不许叫啊,不然的话,他那把刀可是会毫不留情割断你的喉管的呀!答应你就眨眨眼……哎,这就对了嘛,做个乖孩子才会讨人喜欢嘛!”但见那铎拼命眨眼,赵大明松开了捂着那铎嘴巴的左手,但右手仍旧掐住了那铎的脖子,倘若那铎不老实的话,他只需手上稍微发力,便可令那铎的嚎叫声闷回到肚子里去。

    “你师父,在,下面。”那铎喘着粗气颤着嗓音,回答了赵大新。

    “下面是那面?乖,说清楚点,说清楚了就不会挨打了。”赵大明已然拔出了左轮,用枪口摩擦着那铎的脑门。

    “出门,下楼梯,向左转,大概走二十步吧,有一扇铁门,你师父就被关在那间房中。”

    赵大新听了,却先看了赵大明一眼。赵大明点了点头,然后招呼了刚从通风管中跳下来的张大辉一声:“大辉,你看住他,我跟大新下去看看。”

    按照那铎的交待,这哥俩溜下了楼梯,贴着墙根左转走了约二十来步,果真看到了一扇铁门。铁门上虽然挂了把铁锁,但铁锁并没有锁上,赵大明蹑手摘掉铁锁,轻轻将铁门推开了一道缝隙。赵大新闪身而入。

    门外的光线已是极为昏暗,进到房中,更是漆黑一片,赵大新只得小声呼叫:“师父,你在吗?师父!”

    老鬼被痛昏过去后又被痛醒,醒来不久再次昏迷,此时正处在意识朦胧似昏非醒的状态,被赵大新这么一叫,终于幽幽醒来。

    “大新,是你么?”

    赵大新听到了师父的声音,激动万分,连忙摸着黑扑了过去:“师父,你还好么?”

    老鬼叹道:“还死不了!”

    赵大新将老鬼从墙上放了下来,然后从衣兜中掏出了两根半扎长的钢丝,递给了师父老鬼。搁在平日,老鬼用钢丝打开这种手铐也就是眨眨眼的功夫,可这一次,却足足用了一分多钟。

    “师父,你的右手……”赵大新发现师父老鬼在开左手上的手铐时十分别扭。

    老鬼叹息道:“师父的右手算是废了。”

    解除了手铐,赵大新搀扶老鬼来到了门前。

    “大明,我找到了师父了,咱们原路返回吧?”

    赵大明道:“鬼叔,你还好吧?”

    老鬼应道:“是大明啊,放心,鬼叔没事。”

    赵大新搀扶着师父老鬼出得门来,正准备贴着墙根回到阁楼上时,楼上突然传出了那铎杀猪般的嚎叫声。

    赵大新猛然一惊,下意识扭头去看赵大明。赵大明面带微笑,摊开双手,耸了下肩,嘟囔了一句:“那就干呗!”

    赵大新反应颇快,连忙掉头将老鬼送回房中,拔出腰间飞刀,便要出门与赵大明并肩作战。而这时,赵大明已在门外扣动了左轮手枪的扳机。

    “砰砰——”

    赵大明连放两枪,然后闪身退到房中,冲着枪管吹了口气,笑道:“真是奇了怪了,大辉怎么知道咱们找到了鬼叔的呢?”

    赵大新掌心中扣住了一柄飞刀,紧张道:“大明,看到敌人了么?”

    赵大明撇嘴摇头。

    赵大新疑道:“没看见人你放什么枪啊?”

    赵大明耸肩笑道:“紧张啊,手抖了。”

    李喜儿留下来的八名手下在仓库的正面做足了准备,他们对洋人建造的建筑只是一知半解,以为这种用水泥钢筋砌出来的墙壁足够结实,安良堂的人即便强攻,也无法破墙而入。而天色擦黑之时,仓库的正对面变隐隐看到有人正在向这边张望打探,且之后的人影是越来越多,那些人错误地以为安良堂正在聚集力量,等待向仓库这边发起强攻的最佳时机。因而,那八条牛尾巴的注意力全都被吸引到了仓库的正面防守上。

    眼看着仓库对面的人影是越发密集,且有向仓库这边移动的迹象,那八人开始紧张了,除了留下二人继续为各色暗器淬毒之外,余六人均以进入到各自的位置而严阵以待。等了半天,没等来安良堂的强攻,却等到了身后那铎的一声惨叫。

    那铎的惨叫并未引起八人的惊慌,毕竟大家都能看出来,这位那五爷确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怂货,或许是做了噩梦,也或许是睡觉时被老鼠爬了脸,总之,并没有人能想到仓库中已经混进了安良堂的人。

    赵大明原本就没想着要静悄悄撤回去,当老鬼应了赵大新的时候,赵大明已然听到了老鬼的声音,于是快速返回到阁楼上,向张大辉交代了两句。张大辉默数着数,估摸赵大明应该回到了远处的时候,随手在卓台上摸了个什么便扎进了那铎的腮颊。

    那铎一声惨叫后,赵大明没等来想要的结果,于是举起枪来,冲着仓库的中间位置放了两枪。

    这两枪,终于惊到了那八根牛尾巴。

    没有人不知道枪的威力,但威力巨大的枪也有着明显的短板,只要能获得贴身肉搏的机会,那么枪也就派不上多大的用场,若是能引得敌人打光了枪中的子弹,那枪也就成了一块废铁。那八人以手势交流,决定将正面之敌先放一放,联手去除了身后隐患再说。

    赵大明躲在铁门后,只伸出了手枪,‘砰砰’又是两枪,只是毫无准头,那子弹打到了何处都不知晓。

    “你这样根本打不到人!存粹是浪费子弹!”身旁的赵大新看不下去了,向赵大明提醒道。

    赵大明苦笑道:“好歹也能吓唬吓唬他们,对么?”说着,就好像是故意在气赵大新一般,手指一扣,又盲放了一枪。

    赵大新道:“大明,就算你子弹带的多,那也不能这样浪费啊!”

    赵大明耸了下肩,回道:“不打光子弹,怎么好显出你飞刀的厉害?”

    赵大新很想说一声他并没有多少实战经验,若是面对敌人,他真不知道手中飞刀还能不能保持了准头。话刚到嘴边,那赵大明突然拉开房门,冲了出去,“砰”的一声之后,便是连续的‘啪啪’的撞针空击声。

    “他没子弹了!兄弟们,两面包抄过去,干掉他!”那帮牛尾巴终于现出身来。

    赵大新急的直咬牙,右手扣紧了飞刀,将师父老鬼放在了地上,就要冲出去将赵大明救回来,却见到门外突然一亮。

    阁楼上,张大辉点燃了那铎身上的被子,从二楼上扔了下去。

    火光映射下,那八人的身影清晰可见。

    赵大明换子弹的速度非常之快,但当他再次举起枪来的时候,另一侧的枪声先响了起来,枪声密集,应该是三把枪同时射击。阁楼上的张大辉同时也拔出了枪,和另外两侧形成了三面包围。

    五把左轮一轮齐射,打光了枪中的三十发子弹,那八条牛尾巴中最不吝的也吃到了一颗子弹,而运气最好的那位,身中五枪当场死亡。

    “别躲着了,出来认输吧,知道大清朝怎么打不过人家八国联军么?这火枪的威力,不承认不行啊!”赵大明抱着膀子阴阳怪气喊着话,喊完了话,颇为惬意地吹了下枪口。

    那八人早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决心,如今身陷险境,却未能灭去了他们心中的信念,在其中一人的带领下,剩下的还能动弹的五个人同时发出了一声怒吼,手持各自兵刃,冲了出来,扑向了距离最近的赵大明。

    赵大明不慌不忙,单膝跪地,左手托住右手手腕,‘砰——’爆头一个,‘砰——’再爆头一个。

    阁楼上,张大辉不甘闲着,‘砰砰’两枪,放倒一人。

    另三位兄弟从另一侧齐射,打发掉了另外两人。

    “窝靠!你们真不讲究啊!带你们来是跟明哥抢生意来了,是不?”赵大明吹了下枪管,一边叫嚷,一边将左轮手枪重新装满了子弹。“最不仗义的就是你张大辉!还好意思笑?”

    仓库中的枪声传了出去,外面安良堂的弟兄们不等顾浩然下令便要向仓库这边奔来,顾浩然大吼道:“都给我站住!”众兄弟不由一愣,有几个冲了出去的也收住了脚。“慌乱什么?这条道虽不长,但很可能布满了杀人的陷阱,那里面的是安良堂的兄弟,你们也是安良堂的兄弟,我顾浩然不愿意见到任何一个兄弟白白受伤甚或死亡。打起火把,仔细查探了再往前进发!”

    待众弟兄来到仓库门口的时候,里面的战斗已经结束多时。

    那八人虽然设下了诸多机关陷阱,但若是不触动机关,却也没什么危险,赵大明在前探查,赵大新背着师父老鬼,张大顺押着那铎,另三名兄弟断后,一行人小心翼翼地打开了仓库大门。

    顾浩然率先迎了上来,阴沉着脸斥道:“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是么?”

    赵大明尽显委屈状,回道:“先生,你可不能这么武断啊!不分青红皂白便把责任扣我头上,你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吗?”

    顾浩然冷哼一声,道:“那你说说,当时发生了什么?”

    赵大明道:“我跟大新找到了鬼叔,就准备原路返回,这货便跟被宰了一般大嚎了一声,啧,这不就暴露了么!先生,你若不信,可以问大新啊!他那么老实,肯定不会撒谎。”

    那铎被赵大明踢了一脚,顺势便跪倒在地上,冲着顾浩然哀求解释道:“我不是故意惨叫给他们报信的,我是被他扎了一下,吃不住痛才叫出声来的。”脸上被扎了个洞,那铎说起话来极为不便,发出来的声音甚是好笑。

    张大顺跟着踢了一脚,辩解道:“先生,是他先叫的,我是为了封他的口才扎了他一下,先生,你知道大顺是一个讲究完美的人,要不是情急,这活也不会干的那么粗糙。”

    赵大新紧跟着作证道:“是的,顾先生,事发突然,大明他们也是无奈。”

    顾浩然轻叹一声,来到了老鬼面前,道:“鬼兄,受苦了!”

    老鬼挤出了笑来,道:“老鬼多谢顾先生前来相救。”

    顾浩然摆了摆手,道:“分内之事,不必相谢。”转而又对手下吩咐道:“开我的车,赶紧把老鬼先生送去医院!”

    老鬼喝止了上前搀扶的安良堂弟兄,举起了右手,冷冷道:“此人斩去了我的食指,毁掉了我的师承绝技,我说过,这一刀斩在我老鬼手指的同时,也是斩在了他那铎的脖子上,顾先生,你有何评判?”

    顾浩然没开口,从身旁弟兄的手中取了把长刀,递向了老鬼。

    那铎慌了,连忙调整了跪倒的方向,冲着老鬼哭求道:“老鬼大哥,我也是被逼无奈啊,都是那个死太监李喜儿逼着我这么做的呀,他们原本是想杀了你,是我好生相劝才让你活下来的呀……”

    老鬼怒道:“一派胡言!他们分明是以我为饵,设下陷阱想残杀安良堂弟兄,而你那铎,不过是为虎作伥借势作恶,如此奸恶卑鄙之人,我老鬼今日便替天行道……”话未说完,老鬼手中长刀已然挥下。

    那铎不及哀嚎,便已是身首异处。

    顾浩然面无表情,挥了挥手,吩咐道:“连同里面的,全都扔海里吧,记住了,箱子里多装些石头,省的漂上来给纽约警察添乱。”

    老鬼一刀砍断了那铎的脖子,自己却也有些不支,左右摇晃了两下,顾浩然早赵大新一步扶住了老鬼,道:“鬼兄,既然心愿已了,还是快去医院吧。”

    老鬼摇了摇头,道:“让他们暂且退下,我有些话要对你说。”

    顾浩然道:“你先去医院,等养好了伤,再说不迟。”

    老鬼依旧坚持,道:“事关重大,老鬼不敢有半点耽搁。”

    顾浩然无奈,只好令众弟兄退后。

    老鬼将听到的对话向顾浩然复述了一遍。

    顾浩然一边听着,一边不住点头,末了,道:“内机局当初是太后这老女人为了清除朝廷异己而设立,之后又用来对付革命党,只是革命党却没那么好对付,搞得内机局好是狼狈,甚至有风声说朝廷有重臣建议撤了内机局。鬼兄,我想你听到的那些,很可能是内机局设下的局,为的就是能让你把这番话带到。那个李喜儿啊,算是个人才,只可惜还是嫩了点,设下的局,痕迹太重。行了,鬼兄,你安心养伤治病,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送走了老鬼,顾浩然叫来了赵大明,还没打上照面,顾浩然便变了脸。

    “这一战很过瘾是吗?”

    赵大明剥了快口香糖扔进了口中嚼着,嬉皮笑脸回道:“您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呢?”

    顾浩然铁着一张脸道:“当然是真话。”

    赵大明呵呵一笑,道:“一点也不过瘾,对手太弱。”

    顾浩然轻叹一声,道:“你什么时候才能稳重一些?”

    赵大明耸了下肩,回道:“我也想啊,可怎么吃都不长膘,您让我如何稳重?”

    顾浩然狠狠地瞪了赵大明一眼,喝道:“你能不能严肃一点?我再跟你说正事!”

    赵大明却一把揽住了顾浩然,耍赖道:“你能不能别这么严肃?你知道,我赵大明对你的位置不感兴趣,别把我当成你的接班人来培养,成不?”

    顾浩然抓住了赵大明的手腕,使了个擒拿手法,将赵大明放翻在地,然后再恶狠狠瞪上一眼,转身离去。

    赵大明躺在地上揉着摔痛了的屁股,叫嚷道:“这一招叫什么招数啊,你怎么之前从来没教过我呢?”

    一周后,老鬼出院了。

    出院的那天,顾浩然亲自来了医院。

    送老鬼去环球大马戏团的路上,顾浩然问老鬼:“鬼兄,接下来你是如何打算的?”

    老鬼道:“手指没了,戏法也变不成了,只能靠徒弟们养着了。”

    顾浩然道:“来我安良堂吧,你我虽不是同门,却也是同道。能让我顾浩然由衷敬重的人并不多,你老鬼,算是一个。”

    老鬼笑道:“多谢顾先生抬爱,老鬼一生过惯了闲云野鹤的生活,不习惯被你堂口的规矩所约束,还请顾先生收回邀请。”

    顾浩然叹道:“顾某尊重鬼兄的意见,顾某只是想说,我安良堂的大门随时向鬼兄敞开,你什么时候想来了,不用打招呼,随时过来。”

    老鬼点头应道:“此一生,能交到顾先生这样的朋友,也是我老鬼的幸运。”

    隔了一天,老鬼将八个徒弟叫到了一起,并向马戏团餐厅借了个炉灶,亲自弄了几个菜,说是要跟徒弟们吃顿团圆饭。饭局中,当着大伙的面,老鬼提到了赵大新和甘荷的婚事。

    “你们两个啊,一个有情,一个有愿,年纪也都老大不小的了,趁着师父还在,今个就把婚礼办了吧,咱们混江湖饭的,命苦,也就不要将就那么多了,给师父磕个头,然后喝个交杯酒,这婚礼也就算成了。”

    赵大新甘荷二人欣喜起身,来到师父面前,齐齐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并给师父敬了茶。在众师兄妹的吵闹中,赵大新和甘荷又喝了个交杯酒。

    老鬼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从怀中掏出了一只长命金锁来,交给了赵大新,嘱托道:“师父祝你们早生贵子,师父这一辈子也没落下什么好东西,这把长命锁就当是师父的一点心意。大新啊,等师父走后,你要照顾好你的师弟师妹。”

    赵大新惊道:“师父,你说什么?你要去哪儿?”

    老鬼长叹一声,道:“落叶归根,师父老了,想家了。”

    安翟突然道:“师父,我跟你回去,我要给你养老送终。”

辛苦了
四海之内皆兄弟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