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都市言情疯狂] 餮仙传人在都市 第1823章 小小羽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餮仙传人在都市  第1823章  小小羽

《餮仙传人在都市》 图文版连载网址(书阁书库)----点击阅读

《餮仙传人在都市》 全文字版连载网址(疯狂中文书库)----点击阅读

“哗啦”

    海水的冲刷声,在古争的耳朵中迷迷糊糊的响起,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在耳边,又好像在天边。

    甚至他能感觉到自己身下有一滩滩湿漉漉的水渍,让他感觉十分不舒服,想要起来看看自己在哪里。

    可是昏沉沉的他,别说站起来,甚至控制自己一个小拇指都不行,只能让那水渍浸透自己的衣服。

    “这是哪里?潘璇已经平安了吧,不管如何,至少从那空间风暴中冲了出来。”

    古争想起最后的遭遇,有些迷糊的想到。

    “蹬蹬蹬”

    清脆的脚步声从耳边传来,很快耳边就传来了一些人的嘈杂之声,不过他并没有听得多真切,只是从偶尔漏出的几个关键词,让他明白一些。

    “救助”

    “村子”

    感觉周围人讨论一会之后,古争就觉得自己被抬了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上的衣服也被脱了下来,柔软的感觉让他知道,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

    “这些人不错,一定要感谢他们。”

    古争很想谢谢他们,可是依然无能为力,眼皮更是仿佛千斤顶一样,抬也抬不起来。

    没有过多久,一碗热乎乎的水就从口中灌入,冲入他的腹部,一股暖流也同样从腹部朝着四周散去,让古争感觉非常舒适。

    下一刻,古争终于忍受不住脑中传来的疲倦,昏昏睡了过去。

    ......

    在银色的天空照耀下,整个大地如同铺了一层银色素装一样,第一次看到,让人从心底感觉到有一种奇异的美感,不过再好的风景也有看腻的一刻。

    而在一处城池的当中,一个别院已经有青烟升起,周围更是乱糟糟一片,远处许多想要围观,一探究竟却被一对对守卫给挡在外面,根本无法靠近。

    院子周围许多也同样被破坏,更是也没有一个人担心,一些人来来往往,只是把一些还未熄灭的火焰给扑灭,化为一缕缕青烟。

    而在别院后面,一处未受到波及的地方,一个女子抱着一个婴儿,正在哄着对方,好不容易看到对方睡着之后,在对方身体外设下一层隔音结界之后,这才舒了一口气,外面太吵,很容易再次吵醒对方。

    “潘小姐,这一次多谢你再次出手,要不然后果我真不敢设想,真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如此胆大包天,甚至还能潜入府邸当中。”

    女子说着说着,眼圈微红起来,语气也有些哽咽起来,又看了一眼怀中的婴儿,眼中充满了无限的柔情。

    “雪夫人,这点是我应该做的,毕竟你们让我住在这里,还给我找了一些珍贵的魂晶,要不然我的伤势也无法那么快就好。”潘璇微微一笑,对着雪夫人说道。

    虽然那魂晶却是很珍贵,很可惜她用不了,还是用她带过来的弹药,这才恢复了正常,不过这点她并不会说出去,毕竟自己在对方眼里,也只是一个妖魂而已。

    “不管怎么说,要不是你,后果...我们程家所有上下都欠你一个大人情。”雪夫人擦了擦眼泪,然后说道。

    “雪夫人,已经找到对方死去的痕迹,种种证据表明,对方是有名的暗影独侠,同时被对方收买的仆人也被我们一并抓获,你看如何处置。”

    就在这时,几个侍卫打扮的人,压制一个面色惊恐的中年男子,其中一名侍卫走上前说道。

    “雪夫人,雪夫人饶命啊,我也不想啊,对方在我体内下了咒术,我之前没有觉察,这才被对方利用,我根本不知道啊。”那个中年男子,被押解这里之后,立马“噗通”一声跪下,对着雪夫人连连说道。

    “你也算我家的老人了,要知道信任你这才让你里外交给你打点,要知道你能力还是不俗,但辜负了我们的信任。”雪夫人看着面前的这位老人,正在苦苦的哀求自己,也是叹了一口气说道。

    “是是,我错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看在我为程家辛苦几万年的份上,求雪夫人原谅我一次。”中年男子脸色露出一丝狂喜,不过立马就掩饰下去,再次哀求地说道地说道。

    旁边的侍卫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他,不过他并没有注意。

    “辛管家,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对方控制了你,你不由自主把对方给放了进来,那你为何要说自己错了。”

    雪夫人给潘璇一个歉意的目光,目光凌厉看向面前的辛管家,后者只是微微一退,并不打算参合他们的事情。

    随着雪夫人此时已经修为尽无,仅仅靠着一个法宝才能在这复杂的黑狱中生存,可是辛管家看着对方的目光,浑身不由自主地打个一个寒颤,想起对方很久之前,那滔天的英姿,仿佛又出现在自己面前。

    “辛管家,怎么愣住了,难道你本意就是为了帮助对方,所以才让对方控制你?”雪夫人的话音惊醒了辛管家。

    “天地良心,我根本没有这个意思,求夫人明察啊。”辛管家一听,猛然回过神,立马哭诉道。

    “我也觉得你是被逼的,但是我绝对对方肯定还有其他同伙,要不然岂能顺利,所以才来问你,你是否知道,或者有什么可疑之人。”雪夫人对着辛管家和蔼地说道。

    “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那几个人有些可以。”辛管家无辜地说道,同时举出一些人来说道。

    而这个时候,在身后的一个侍卫脸色一喜,然后立马上前几步,来到雪夫人面前,低声说着什么。

    雪夫人一边点头,一边眼眸看着辛管家,那眼中闪烁的目光,让后者如芒在背,不知道对方到底在说什么。

    “既然如此,我问问你,水行,苗雨晴,还有那个孔锋,他们怎么回事?”雪夫人脸色猛然一变,眼中带着寒霜质问道。

    “你怎么知道!”

    听到三个熟悉的名字,辛管家身体猛然一抖,情不自禁地说道。

    话音刚出口,就发现自己似乎说漏了,里面试图挽救继续说道。

    “雪夫人,不是我不说,是对方给我下了咒,我无法开口,要不然直接就死了,我想着回去把名单给夫人。”

    这个时候辛管家也有些口不择言了,自己现在只想先过去这一关,然后想办法在逃离。

    他知道风险有多大,也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可是还没有实施就被抓了过来,现在只想先躲过这一灾再说,以雪夫人的性子,早晚都能察觉到,不过那个时候自己早就离开了。

    这边辛管家心中不断想着怎么逃离,脸色却还是刚才的那副样子,一副受人指使,逼不得已的样子。

    可是随着雪夫人几个熟悉的名字出口,他脸上再也无法维持住,只能强迫自己清醒解释道。

    “不用狡辩了,你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既然已经找出来,那你就没用了,拉下去直接碎了。”雪夫人脸色厌恶的神色一闪而逝,然后挥手说道。

    “夫人饶命啊,我还知道很多事情,给我机会啊,给我个机会啊。”辛管家哪里不知道对方的意思,连忙呼喊道。

    可惜他一身修为全部都被封锁,旁边的侍卫威压直接把对方禁锢起来,随后拖着他离开这里。

    “让你见笑了,家门不幸。”雪夫人不理会那越来越弱的哀嚎,对着旁边的潘璇再次歉意地说道。

    “没关系,交手的时候我就知道对方不是你的师姐,对方很有可能在来。”潘璇看着雪夫人怀中的婴儿,开口说道。

    这段时间,雪夫人也透露了许多事情给他。

    这个婴儿虽然耗费无数的代价,但是依然还是妖魂,没有任何魂魄,或许是对方血脉的延续罢了。

    “对方即便再来,这个时候也不可能出现,闭关的长老已经出来,你让我准备的东西我已经准备齐全,现在就放在城南的仓库当中,那里除了少数几人之外,没人知道。”雪夫人微拂耳边的发丝,认真地说道。

    “有劳了,那么既然如此,我就先过去,如果需要帮忙的时候,再来找我。”

    潘璇点点头,留下这一句话之后,整个人就从空中消失不见。

    雪夫人只是摇了摇头,心底好奇对方要那么多东西干什么,随后就抛之脑后,现在家里事情那么多,许多还要她定夺才好。

    城池南边的一处空地外,和周围没有太大的区别,可以说是彻底的荒地,周围没有任何出奇地方,或许上百年也不会从这里经过。

    而此时一个人影已经出现在上空,在看到周围并没有任何可疑之处,直接朝着下面落了下去。

    本是荒地的地面,在对方落下的时候,忽然变成一个不大的黑洞,恰好把身影给包围,等到身影消失在上面,再次恢复了荒地的样子,任谁也无法想到,在这个下面竟然别有一番洞天。

    潘璇走在空荡荡的地下,整个空间除了大之外,就只有一层阵法把周围给掩盖,除此之外,也就中间的位置,一座小山一样的东西放在那里。

    仔细一看,都是外面一些寻常的晶石材料,可是在这里却很难寻得,幸好这些东西在这里也并没有任何用,价格除了稀奇之外,也不高,这才寻得足够的材料。

    潘璇随手在上面也同样布下一道警戒阵法之后,这才把自己手里的东西倒了出来,很快在小山的旁边又出现一座小山。

    等到所有的材料集齐,她走在了中间位置盘膝坐了下来。

    一抹抹红色光芒从她身上冒出,把漆黑的洞穴照亮,同时一个血焰在半空熊熊燃烧起来。

    那些材料在红光的照耀下,竟然开始动了起来,仿佛有一双的双手,仔细分类,一点点没入血焰当中,整个血焰变得更加剧烈起来,一条条如同火蛇一样的焰火不断冲天而起,在空中摇摆起来。

    这一切都在潘璇的掌控之下,很快一条条血色长流就从血焰中流出,朝着后面早就规划好的位置落去,坐落在一个法阵之上。

    随着材料的慢慢消失,在那边空地上,一个巨大的血色水池也同样坐落那,几乎占据后面所有的空间。

    这个时候潘璇才从地面上站起来,脸色露出一丝疲惫之意,为了把对方给炼制出来,耗费了她不少心血,不过这才仅仅是开始。

    来到那一汪血池旁边,看着里面的血水一样的液体才不到三分之一,不禁皱起眉头,不过很快就舒展开来,伸出自己那洁白的手臂,一道血痕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手腕之上。

    大片的鲜血如同泉水一样汩汩不倦的流出来。

    虽然流出的鲜血看似很少,可是落入血池当中,下面的血水肉眼可见的上涨起来,等到潘璇脸色苍白一片,血池几乎已经快要溢出,这才停止放出鲜血。

    潘璇站在血池面前,嘴中开始念叨起来,整个血池表面闪起无数血色符文,甚至连里面的血水当中,也冒出一些血色的符篆,立在血池当中。

    “咕噜咕噜”

    随着那些光芒越发的强亮起来,整个血池如同开水沸腾一样,不断从底部冒出一个个气泡,在表面炸开化为一缕缕血雾盘踞在血池上空,很快整个血池就被一层血雾给彻底笼罩起来,只能模糊看到里面符篆闪烁的光芒。

    “血海追源,恭请老祖大人!”

    潘璇最后猛然一声炸喊,同时身上无数血雾从身上再次炸出,朝着面前的血池冲去,而她因为消耗太大,竟然软绵绵的躺在地上,但是精神却极好,躺在地上看着血池那边。

    那些血雾冲入血池上空之后,很快没有了动静,但仅仅几息过后,所有的血雾纷纷朝着中间聚集过去,连血池当中无数的血水也被蒸腾着,肉眼可见的减少着,化为血雾冲上去。

    一个血色的人影在半空缓缓出现,随着血雾的覆盖,身形也逐渐凝实着。

    等到血池当中的血水消耗大半之后,终于不再蒸发,而上空的人影也缓缓抬起头,看着面前的潘璇,随手一指,一道血光从指间冒出,在空中一闪即逝,没入潘璇的体内。

    “见过老祖!”

    潘璇仿佛吃了大补丸一样,原本苍白的脸颊急速红润起来,衰败的气息也飞速的升起,不足一息的功夫就把那些损耗全部都补了回来,立马上前一步行礼,恭敬地地说道。

    虽然只是老祖的一道幻影,可是那打心底的崇拜依然丝毫不减。

    “把本尊叫来,又何事情?”

    上面的血影让人看不清脸庞,甚至连身子都有些虚幻,但是站在那里却如同天地一般,让人不敢生气丝毫亵渎之意。

    “老祖,你吩咐我的事情,我已经完成了,就是在这个黑狱的地方,我感觉我们以后的地点就在这里,只不过这里有些奇怪,所以才特意请老祖一查。”潘璇维持行礼的姿势,头也不抬地说道。

    “哦?是吗?我来查看一番!”

    老祖血影语气明显出现了惊讶,随后不再不再说话,似乎在查询着什么。

    “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修罗一族总算得来的机遇,看来就在这里了。”

    良久过去,潘璇也没有丝毫出声,忽然空中响起一阵彻底的大笑,让她心中落下一个石子,开口贺道。

    “恭喜老祖!贺喜老祖。”

    虽然这个地方非常奇怪,可是在身上的血石却有了反应,在多方肯定之后,这才把老祖给召唤出来,毕竟这是自己的任务。

    虽然她都不知道这个任务到底有什么用,也不知道意味着什么,不过很快她就明白了。

    “你起身,你怎么找到这个地方,且给我说来。”老祖冲着潘璇说道。

    潘璇也是老老实实的把所有的事情都抖落出来,包括和古争一切行动,加上自己的一些猜测,甚至这里打听所有的一切一五一十全部盘出。

    “我就知道,那些妖魂来历有些神秘,一直想要阻止我们进去,可是到头来我们还不是进来了,哼,这个地方我们要了!这一次你立下大功。”老祖心情显然不错,开口说道。

    “可是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我们在血海不是一切都好吗?”潘璇听到老祖如此说,心中有些茫然地说道,不过随即就反应过来,立马有些惶恐的继续说道。

    “老祖,是我冒犯了。”

    “无妨,你可知我为何要闭关不出,哪怕外界如何变幻,我们也渐渐地很少参与,把力量逐渐的回收起来,一切都是我们修罗族,要不然我可是让那些宵小之辈知道我得厉害,想当年我也是叱咤一方的人物。”

    老祖说着说着似乎有些陷入回忆,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

    “自出我创出修罗一族,原以为能挣的那一方气运,可是还是根基不同,更何况血海并不是那么完美,他们生于血海,死后却消散一空,连魂魄都没有,有违天道之意,杀尽天下这条路走不通,修罗就是我的另外一条道,现在他们不可能成就我的大道,而这里就是我们安身的地方,也免得被洪荒那些种族杀上门。”

    “而我感觉我们修罗一族的机会就要来了,虽然我也不太确定,唯一肯定的是,我们必须全部迁移这里。”

    潘璇整个人都愣住了,没有想到老祖竟然有那么大的计划,竟然想要全族搬迁。

    “既然是那小子把你带到这里,也是对于我修罗有恩,以前事情就此作罢,不过你作为血滴所化的分身,实力确实有些低了,我在给你提升一些实力,在这里给我建造一个浮标,等到我们修罗一族的降临。”

    老祖说完根本不等潘璇回应,整个身体化为一团血雾,连带血池剩下的血水一同把她给包围起来。

    此时潘璇已经彻底傻了,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曝光而高兴,也没有因为自己实力的增加而感到兴奋,更不是因为帮助老祖找到这个地方。

    而是她觉得她和古争永远也不可能在一起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