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武侠仙侠疯狂] 赝太子 第六百六十五章 心如灰烬 荆柯守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赝太子  第六百六十五章 心如灰烬  荆柯守

《赝太子》 图文版连载网址(书阁书库)----点击阅读

《赝太子》 全文字版连载网址(疯狂中文书库)----点击阅读

“你们两个都先下去。”赵公公蹙眉,似乎觉得麻烦,不过还是对旁站的两个小太监说:“时辰也不早了,你们且去休息吧。”

    这里是皇宫,不是外面,赵公公也不怕有人在这里行刺。

    再说了,以现在自己的情况,哪怕是过去一向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的马顺德,也不会多此一举。

    两个小太监恭敬应声,退了出去。

    等人退了出去,赵公公似笑不笑看看面前小太监,平时不笑也显得有些慈祥的脸上,带着一丝惊奇,问:“是谁派你来的?”

    小太监神色瞬间变了,他伶俐又沉稳的叩了下头:“小人当然是刘才人的人,只是,有人托小人,向您问一句。”

    他张了张嘴,声音却变得喑哑而又低沉:“您……您可还念着本宫和太子的恩德么?”

    “你……”

    这话一出,神情平静的赵公公一下就变了色,脸色变成青白,一下站起,虎视眈眈盯了小太监,这时烛火忽明忽暗,照得五官都狰狞,只听阴森森说着:“恩?你说什么?”

    小太监跪在面前,哪怕再有准备,可毕竟历练不多,身上颤了一下,只是这时改话已经来不及,他伏地叩头,说:“回公公这话……您可还念着本宫和太子的恩德么?”

    这句话再出,赵公公再无侥幸,“扑嗵”一声坐回椅中,一阵晕眩,伸手端杯子,手指在颤抖,茶水泼了出去一片。

    总说皇后娘娘贤惠,可他却清楚,皇后娘娘会默默的关注小太监小宫女,寻出有潜质的人。

    倒也不必故意磋磨,宫里本身就是大磨坊,谁都会遇到过不去坎,当时一批进去的二百多个太监,后来有头有脸的是十七个,现在只活下来六个,别的一个个默不言声死在这宫城里!

    那时娘娘就派人解了围,当时自己感激涕零的写了效忠状,还干了投命状。

    当年写效忠的画面一划而过,赵公公目光一暗,手抓着杯子,指都捏得发白了。

    当年迫不得已,其实别说是现在,就是十年前,自己成了大太监就后悔了,几次想向皇上坦白,可话到口中又咽了下去。

    他太理解皇帝了,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说出了,也断无可能获得信任,而不能获得信任的大太监,这下场……

    想到这里,赵公公眸子带着碧幽幽的光,小太监从没见过赵公公这样,本来挺着脖子硬撑,终于撑不住,露出了怯色。

    赵公公怔了良久,方稍稍提声唤:“阿木,阿林,进来!”

    两个年轻太监从外面走进来,在赵公公的示意下,走到了赵公公面前。

    “你们两个……”赵公公低声吩咐。

    小太监跪在地上,也不敢去听,低垂着脑袋,等着结果。

    过了一会,两个年轻太监都出去有一炷香时间,赵公公似乎才想起他,目光重新落在了小太监身上。

    “这次的事,我已知晓,你回去后就这么回禀吧。”赵公公慢慢说,说完,就又说:“好了,你出去吧,这个是赏你。”

    一个沉甸甸的荷包被扔到了地上,恰落在小太监的跟前。

    小太监迟疑了下,伸手接过来,只一捏,就知道里面是十几颗金瓜子!

    这可是好东西!

    “是!是!”小太监心一松,害怕都被这突然得了财的喜悦所替代,跪着谢了几句,这才爬起来向外去。

    这次任务完成了,想必就能立了功,或自己就能飞黄腾达,不说成为御前太监,总得成殿内领班吧?

    才想着,脚刚要跨到门槛,只听“噗”一声,背心一痛,他猛睁大眼,低头看去,就看见血淋淋的刀尖,想要回去看杀自己的人,却连这样的力气都没有,嘴里唔唔两声,就直接前扑,摔倒在地,抽搐起来。

    “……”

    悄无声息,刚才出去两个太监这时又走进来,两个表情平静,看到地上脸朝下摔倒的尸体,那是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一人走到赵公公跟前,将一张卷起来纸双手奉上。

    赵公公正用手帕擦手,漫不经心将指缝都擦干净,就将手帕向地上一扔,接过了那卷纸,回到之前坐着的软榻上,打算坐下来慢慢看。

    其实杀这小太监,没有必要,可谁叫自己一口气发不出,自然就发泄在这小太监身上了。

    就一点时间,两个太监将地上尸体,连同扔到地上的手帕都收拾了。

    尸体被拖出去,又有人进来擦拭地面上血迹,还有人清洗周围一片区域,只是片刻,屋内就再次恢复之前的模样。

    除了空气中的一点腥味,任谁也看不出这里刚刚才死过一个人。

    赵公公坐在软榻上,将卷着的纸慢慢展开,借着烛光看着,目光扫过,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凝重,终于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惊异!

    “啪!”

    手里的纸被直接拍在了面前的矮几上,连用厚重大盘盛着的瓜果,都因着一拍而跳了三跳。

    这张纸则直接被掌风拍得粉碎,可见赵公公的震惊。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赵公公嘴里不断念着这四个字。

    原来如此!

    就说嘛,为什么皇后娘娘二十年都毫无动静,现在会突然让人传这一句话过来,原来是当年太子之事,又要重演了?

    他心思百转,甚至有些坐卧不宁,不得不重新起身,在这不大的房间里来回踱步。

    “三十年的心病啊!”

    当年不仅仅是娘娘的恩惠,自己还帮了太子些忙,这些都是有存据可查。

    只是由于太子死时自己还是低级太监,所以那些年几乎将太子党一网捕杀的那些事,都与他没什么关系。

    他也没有被追查到与太子有关,这也让最初提心吊胆夜不能寐的赵公公大松了一口气。

    赵公公以为,这世上还知道这件事的人,也就只有他自己了。

    毕竟无论当年与他一共入宫的几人,还是曾经推荐入内的人,都早就在多年前死得一个都不剩。

    至于皇后娘娘,已经没有儿子,她还能作什么?

    心如灰烬罢了。

好书!!!顶起!!!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