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都市言情疯狂] 重燃 第六十五章 Excuse me 奥尔良烤鲟鱼堡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重燃  第六十五章 Excuse me  奥尔良烤鲟鱼堡

《重燃》 图文版连载网址(书阁书库)----点击阅读

《重燃》 全文字版连载网址(疯狂中文书库)----点击阅读

 到了张静家聚会的地点,是一家临河的饭店,饭店装修华丽,沿河边有草坪,主体楼二层延伸的平台架起一个朝河的玻璃茶室,很雅致。

  张静家不少亲戚现在就在这个平台处玩,等程燃踏足饭店后院草坪的时候,就有张静的小姨在伸手跟她打招呼,旁边还有张静的堂弟堂妹,和那些年长的人大不一样,打量他的神态很是明显。

  男人们在茶室里下棋,喝茶,聊天,等张静和程燃出现的时候,张静家人这边离得近的跟程燃微笑点头,离得远的聊着天也看过来。有带小孩的会让小孩叫张静姐姐,又唤着孩子说“叫哥哥”。

  小孩也不认生,甜甜叫了,不过显然更喜欢熟稔而且漂亮的张静。

  张静拉着姨家的小孩,和程燃到茶室,张静的父亲张松年,三叔一行人此时就在茶室。

  和亲戚寒暄之后,张静介绍了程燃,男人们之前在闲聊,现在有人也就出去了,基本上就留下了张静的父亲和三叔,张静也就表示和叔姨们打招呼,不留下掺和了。

  这主要是考虑到程燃等会好开口,照顾到他的颜面,本来这已经算得上是自己为他找关系了。实际上也一直在尽量避免这种认知,当初提出来的时候,让他“嘴巴甜点”,所谓的仗义相助,调侃玩笑,当时是可以的。但真正到这种时候,当然就不能哪壶不开提哪壶。

  不管待会程燃和自己父亲三叔聊的时候会不会提面对的困难,哪怕就是他脸嫩,全程不提,都没关系。因为她已经在三叔那边提前说过了,相信三叔会处理的非常好。

  而在茶室之外,张静亲戚这边,方才的一系列印象,才发酵起来。

  “张静的这大学同学,人小伙挺标致的嘛。”

  “静静的朋友,能差哪去了?也不看我们静静这么优秀,还是科大才女。”

  这些议论都进了张静母亲刘芸耳朵里,身边的二婶还用手拨了拨她的手膀,“这小伙不错的。”

  刘芸才不得不给出个评价,“不错是不错……就是好像不太机灵。”

  “嗨,要那么机灵做什么,就这样的,静静以后能控制得住,这才好嘞!”

  “你们都说些什么呢……”刘芸笑了起来,“只是同学而已,遇上点事找静静他爸聊聊,没到你们想的那一步……”

  张静不用过去都知道家里长一辈的亲戚们现在那边的话题是什么。也就没过去凑合,这边逗弄小姨的女儿,那边准备问问堂弟张瀚和堂妹张巧的近况。

  结果两人来到张静面前,堂弟张翰很直接的道,“静姐,你带回的男朋友?感觉人很木讷啊。”

  张巧则皱起眉头,“我还是喜欢李哥哥!”

  两人看到张静可能有把小姨女儿砸过来的趋势前,很适时的跑远一点去了。

  结果没过多久两人听到张静在那边问自己父母,“张瀚和张巧最近考得怎么样?……我觉得这个成绩不行啊,上高中了,你们可能要管紧一点……”

  两人面对家里这种时刻都会被拿出来当做标杆的才女老姐,异口同声,“唯小人与女子难养!”

  ……

  茶室里,张静的父亲和三叔丝毫没有半点自己身处要职的气势,反倒是相当的平易近人。

  还是张松年率先开口,“听静静说你们开办了一个社团,成功举办了很大的活动,还上了报纸是吧?《经济报道》的报纸我看过,这个报纸新办不久,但有渊源,隶属于商报集团,一度在宣传口很有名,可以说填补国内商界报纸的空白,报纸还上了南州先进名单,报纸面对的是商务人士和很多知识分子,还邀请到了一大批知名学者专家开辟评论专版。可以说提供了专业和权威性。这么一份刊物把你们科大搞的活动都报道了,不简单啊。可见科大这种一流高校一直是在我们媒体和社会紧密关注的,而作为科大学子的你们,很多时候的作为,是国家的栋梁和希望啊。”

  张松年身份问题,所以跟程燃的交流角度也就不同,但这突如其来提到报纸报道也还是让程燃一愣,不过反应过来,王玉兰啊。

  “《经济报道》的新闻我最有印象,因为那段文章写得让人印象深刻,‘电子工业风云起……少年人心气吞山河……愿为星火铸太阿。有朝一日,身负龙剑斩群邪。’这篇报道出来,你们科大学生,确实是让人耳目一新,让人觉得下一代真是充满希望!”

  程燃愕然,谢飞白姐姐王玉兰别看挺霸道,但从小到大压着谢飞白,让谢飞白父母都言听计从的他这个姐姐,其实只是遇到了他处处吃瘪而已,其实哪里又是等闲之辈,这一手文章,还有作为《经济报道》元老之一到南州开疆拓土,都证明了她过人的专业素养和能力。谢飞白从小拿给她压的死死的,一点不冤。

  也不怪是让眼前的张静高官父亲和三叔都印象深刻了。

  张松年这么说一通,自然是不给程燃压力,同时肯定他作为科大中出众学生的作为。

  三叔张宸祖也笑着说,“听说你们社团现在遇到些麻烦,拿给校方审查,甚至还可能面临个人档案记过的危险……我听说了,违反了学校规定。其实校方有时候也能理解,毕竟科大是国内一流大学,有时候也需要个门面,要考虑一下社会影响……但是我觉得,学校维护制度是应该的,但制度会不会过于严格,而对一些学生的创造行为有所束缚呢。放心吧,我和你们科大校方熟,我打个招呼,你们违反制度的情况,校方说怎么整改就怎么整改,别和学校对立,当然,记过这种处理就不必要了。还是要给年轻人探索犯错的机会嘛。”

  程燃点头,心想张静父亲不简单,张静三叔说话也是相当到位啊,一番话正反面都说到了,即消减了他们看来这个年轻人可能年轻气盛对学校生出的不满,也杜绝了给他一种有人撑腰的想法,同时最后才完成张静的委托,打消他的顾虑,同时给予了他敢闯的肯定。

  把角色对调过来,程燃觉得自己都未必能比他做得更好。

  能到一个位置,其实个个都是高手,有的其实所欠缺的只是机遇和势罢了。

  只是程燃今天之所以会接受张静邀请过来,并不是为了这事啊。

  程燃道,“谢谢叔叔,我和科大学术委员会的李太行院士其实关系不错,记过其实不担心的。”

  张松年还在伸手去端茶。

  张宸祖也还对程燃的回应微笑着点头,“嗯嗯……”

  然后手停住,微笑有些凝。

  两人看面前这个青年。

  脑海里蹦出一串英文。

谢分享

TOP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