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武侠仙侠疯狂] 半命妖师 10章 君威 想见江南 [打印本页]

作者: bbs    时间: 2021-9-22 07:30     标题: 半命妖师 10章 君威 想见江南

半命妖师  10章 君威  想见江南



 “卢府君,卢府君,你还管不管?此獠如此叫嚣,你就这样算了?此事若是没个说法,本官定当奏明州牧……”

  徐从事要气疯了。

  他当众被打,卢秉义竟然屁也不敢放一个,往轻了说,是没把他徐某人当一回事。

  往重了说,是没把州牧当一回事。

  “徐大人,误会了,误会了,此事定会给徐大人一个满意的答复……”

  卢秉义阴着脸,一言不发,李伯阳急忙出了打个圆场,使动眼色,几名安阳府的高官齐齐上前,半劝半拉地将徐大人带出场去。

  房中达如坠冰窖,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个局面。

  早知如此,打死他也不将君象先带来了,平白给自己惹下如此大的麻烦。

  不少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显然,谁都猜到府君要把这笔账记在他的头上了。

  房中达坐立不安,急急离场而去。

  卢秉义连场面也不维护了,也阴着脸离开,李伯阳早在密室等候了,“府君,那小子最后说的什么,让府君如此忌惮?”

  李伯阳不会神魔文,并不知晓宁夏临走时放的话。

  卢秉义道,“此獠说,要我休要忘了沧海君的名言。”

  “沧海君,姜沧海?”

  李伯阳瞪圆了眼睛。

  卢秉义点点头。

  李伯阳道,“这还真是奇了,姜沧海固然有大名,可他有什么名言,能让府君连徐从事的面子都不维护了?窃以为府君此举不智。”

  卢秉义微微摇头,“伯阳兄有所不知,姜沧海在真空世界的名头,远远大过神州万国世界。姜沧海曾有言:贵种杀平民,偿金纹驴三头。”

  李伯阳听得血脉喷张,怒叱道,“如此嚣张,如此嚣张,我群妖万族万年不振,此等所谓贵种,还不该死绝呼?”

  李伯阳当然听过这句话,只是不知是姜沧海所言。

  其实这句话,和他不相干。

  话里的平民,指的是非贵族的神魔族。

  似他这样的种族,总神魔族的贵族眼中,只能是贱民和奴隶。

  杀之,恐怕连金纹驴都不必赔。

  因此,李伯阳才会越发愤怒。

  卢秉义道,“正是中枢知晓此弊,才推行此次改制啊。”

  李伯阳怒道,“既如此,府君正该顺水推舟,拿下君象先,以正视听。难道中枢会在这个时候撒手不管?”

  卢秉义叹息一声,微微摇头,“伯阳兄没到过真空世界,不会知道那是怎样的一个世界。神魔族中的贵族之骄傲,非同寻常。

  这次的改制,看着轰轰烈烈,其实也不过是神魔族贵族们对于群妖万族的一次妥协,宣泄一下群妖万族的厌恨。

  当然,也是指望能通过改制,彻底调度群妖万族的力量,为覆灭人族,进行最后一次蓄势。

  不可能因为这次改制,就真的让神魔族废除施行了不知多少岁月的九品议贵制度。

  君象先今日当众搬出了姜沧海的名言,我若还要硬顶,此事必定闹大。

  须知,这句名言,向来为不少神魔贵族所激赏。

  我若逆势而来,甚至不用神魔贵族中的哪个大人物发话,只怕聂家就得先和我划清界限。

  伯阳兄,我知你不痛快,我又何尝能痛快。

  但你我必须承认,这是个神魔贵族掌控一切的世界,要想改变,只能从点滴做起。

  既然这次的改制已经推行,不管神魔贵族们到底是因为什么目的施行的。

  但如此搅动大势的政策推出,其结果就一定不是他们能控制的。

  我们不妨拭目以待将来。”

  李伯阳虽万分不痛快,却也只能颓然点头。

  卢秉义道,“我现在忧虑的是君象羽,此人如此骄傲,真是神魔贵族的臭毛病一点不少。

  今日他敢悍然出手,说不定是恨上我了。”

  “恨上又如何?他还能兴风作浪不成?再说,府君已经给足了他面子,他还要搅风搅雨不成……”

  李伯阳话音未落,便有卢秉义的心腹管家敲响了密室大门,“府君,房县君有急事求见。”

  卢秉义立时冷了脸,“他还敢来,叫他滚……”

  “传他进来。”

  李伯阳截断卢秉义的话,“府君,且听此獠说什么。”

  他最了解卢秉义,知道这个府君极有城府,若只是忧虑,未必会显露出来。

  今日如此忧心忡忡,显然是将君象先当了个极大的隐患。

  口上说着不想见房中达,不过是气话。

  果然,李伯阳递了梯子后,卢秉义就顺着下来了,下令传召房中达。

  房中达赶到,一脸的惨白,气息混乱,不复平日的冲淡,草草一拱手道,“府君,十万火急,我是找借口离开,才赶过来报信的。适才会场出乱子后,我生怕君象先会记恨府君,便急着赶过去找他,想找机会解释。

  好在他没走远,正哄着萧家那小丫头,在街市上游荡。我找上他后,约他同返,有那小丫头在,他没有座驾,回程确实不便。

  君象先就答应了,我才找到话茬宽慰他两句,要他不要把今日之事太放在心上,岂料君象先当时就拍了桌子,说,说……”

  “他到底说什么?”

  卢秉义和李伯阳同时喝问。

  “他,他说,此事不算完,这次的面子丢大了,他定要向族中行文,将今日发生之事上报。还说,还说,房某实在不敢说了……”

  房中达脸色发白。

  卢秉义心里七上八下,抓着房中达手臂道,“敢有半句虚言,我活剐了你。”

  说话之际,卢秉义脸上现出大量细密的黑色鳞纹,显然是动了真怒。

  房中达道,“他,他竟然说,哪怕用些不实之词,也要将大人拉下马。这人城府太深,毫无底线,远不像他表现出的那般温文尔雅。”

  “温文尔雅,嘿,你还真是高看那帮自命不凡的家伙了。”

  李伯阳怒叱。

  卢秉义面白如雪,“他有没有说他要胡编乱造什么?此獠,此獠……”

  卢秉义心烦意乱,早知是这个结果,他何必开这个酒会。

  房中达吞了吞唾沫,“当时我也知道我若直接问他,他肯定不会说。但一想到府君待我恩重如山,拼着得罪他,也只好壮着胆子问了。”

  那君象先倒也张狂,并不避讳,“指了指茶楼外,正在骂街的两个泼妇,便没再说话了。依我看,他多半是要在信中编造府君曾辱骂君家之事,若真如此……”

  卢秉义身子晃了晃,险些摔倒。

  李伯阳面黑如炭,呼吸都粗重了,想要咒骂,却发不出声了。

  尽管他对神魔贵族是半点好感也欠奉,但李伯阳心里是认可神魔贵族的强大的。

  这就好比,升斗小民终日在键盘上,指摘县处级,贬斥厅局级,蔑视高官。

  现实中,遇到一个乡镇级,就会进退失据,被逼得破家灭门。

  当权力高高在上时,其实照不到升斗小民,升斗小民想拿皇上开玩笑都行。

  然而,权力的光芒一旦撒过来,升斗小民转瞬就是青烟。

  卢秉义现在面临的情况,基本就是这样。

  他和李伯阳没少私下里直言神魔贵族的不是,仿佛一点也没将此类当回事。

  可此刻,一听说君象先要向族中行文,还要编排自己曾辱骂过君家的事儿。

  在卢秉义看来,若君象先这封信真的发出去,自己的灭顶之灾就来了。

  君家绝不会取证调查,就像他踩死一只蚂蚁,绝不会去问蚂蚁疼不疼,死的时候是何心情。

  他在君家眼里,未必就强过了蚂蚁。

  “府君,消息我冒死送到了,我现在得赶紧赶回去,我是借着给他采买安阳著名糕点,才匆匆赶来的,时间久了,恐怕君象先会生疑。”

  房中达一抱拳,便要离开。

  卢秉义死死抓住房中达手臂,“中达,今日之深恩,卢某没齿难忘。你的那个官徽,包在我身上。

  君象先那头,你帮我传个话,说我肯定会给他一个说法。”

  房中达心中一喜,这正是他要的,也是他预料之中的结局。

  只要卢秉义没疯,就绝不敢战到君家的对立面。

  即便连君象先自己都自承是君家的旁系,多年没有返回真空家乡。

  可只要他顶着君家的名头,就和君家要切不开的千丝万缕的联系。

  谁又敢赌君象先的私信,传不到君家嫡系成员的案头?

  房中达早料到卢秉义必定是这个反应,他才匆匆赶来报信。

  而他要的也正是送卢秉义个天大人情,换回和自己擦肩而过的官徽。

  …………

  “大哥,对不起。”

  小阿免低着头,声音很小。

  房中达才走,她终于鼓足勇气向宁夏道歉。

  宁夏捏捏她的小脸,“对不起什么呀?你这小丫头不要胡思乱想,大哥就是手痒了,那几个家伙正好看着不顺眼,闲着也是闲着,打打就是了。”

  小阿免摇摇头,“我不该偷东西的,只是,我看他们都拿了吃了。我没有吃,就拿了两个,便想着就当这两个是自己吃了,没想到……对不……起……”

  小丫头眼泪吧嗒地落着。

  宁夏轻声道,“别傻了,是那小子故意找事。桌上的食物本来就是给客人们享用的,就是全拿走,也不算是偷。

  好了,别想了,我瞧瞧,你都拿了什么。”

  小阿免一双白玉般的小手,探出袖子,张开手掌,露出两块小猪造型的绿豆糕。

  因为绿豆糕本就松散,小丫头再是小心,两只绿豆糕小猪还是不可避免地局部受了重伤。

  “阿爷没吃过,我看大哥一直在说话,也没吃……”

  小丫头声音越发地小了。

  宁夏悄悄转过头去,在脸上抹了一把,接过她手里的绿豆糕,张口吞了,这是大哥吃过的最好吃的点心,待会儿那块儿留给阿爷,阿爷也一定会高兴。”

  小丫头抬起头,眼神晶亮,“真的吗大哥?”

  宁夏在她小脑袋上敲了一记,“当然。”

  转头冲看茶的小二招了招手,要他取一个点心盒来。

  这家档次极高的茶舍,是房中达亲自点的,掌柜的似乎认识房中达。

  听了宁夏的吩咐,立时吩咐小二赶紧去买点心盒。

  不多时,身后没藏住猪尾巴的小二,端着个半尺见方的点心盒回来了。

  房中达也到了,他双手提着两个近一米高的多层食盒,远远冲宁夏抬了抬手,“幸不辱命,五方家和佰草铺的全品种,都买齐了。

  想来够阿免小姐吃上好一阵了。”

  宁夏收了神识闪过,两个食盒消失无踪,他轻轻在房中达肩上拍了两记,“房兄适才应该不止是去买点心吧。这个人情,我给房兄,就抵这两盒点心了。”

  说着,宁夏牵着小丫头起身,径直上了不远处的华丽车驾。

  房中达怔怔坐在原地,心里不知什么滋味儿,就听见宁夏远远道,“先送我们,你们房县君正在反思为友之道。”

  “为友之道,为友之道……”

  房中达霍地起身,高声道,“朱老四,速速送君兄去,你就不用回了,这一段,你就在君兄帐下效力,若敢偷懒,小心你的狗头。”

  车驾上的锦衣车夫怔了怔,赶忙应承一声,轻扬地一挥鞭,马蹄嘚嘚而去。

  是日深夜,萧家院落前,悄无声息地跪着一个身影。

  那身影前,放着一个半尺宽一尺长的方盒。

  那身影足足跪了两个时辰,屋内忽然一道声音直射他耳膜,“也罢,卢兄也有卢兄的为难,某就不为难卢兄了。

  姓徐的那边,这事不能算完,没有哪个贱民可以这样和贵族说话。

  卢兄,你好歹你也是聂家之婿。

  是自进一步,成为我们自己人,还是要后退一步,永坠贱民之列,这个选择应该不难吧。

  那身影拜倒在地,“卢某真是一叶障目,猪油蒙心,今日得公子点化,宛若醍醐灌顶。公子放心,卢某知道怎么做。

  只是当下大势如此,卢某不得不与贱民们虚与委蛇,还请公子多多担待。”

  屋内传声道,“担待什么的,犯不上。行了,时间不早了,你且退吧,上次的酒会,你张罗的厨子还算凑合。

  让他们料理些食物,送过来。”

  那道身影闻言大喜,“公子放心,卢某一定办得明明白白。”





欢迎光临 疯狂中文网论坛 (http://www.fkzww.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