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玄幻奇幻疯狂] 最初进化 第一百三十七章 悬念 卷土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这个黑色身影方林岩很熟悉,正是在青木宿屋里面追杀自己的那名忍者。

对于这个人,方林岩眼中露出了一丝狠色,自己之前是需要隐藏实力并且还带着一个拖油瓶,所以发挥不出来。

你现在跑来偷袭我,那就是送货上门来得正好了啊。

面对这名忍者的突袭,方林岩的精神力触手直抽而出,目标就是他的手腕,同时抛掉了三八大盖,反手抽出了村正.蛭就捅了回去。

见到了这一幕,忍者杀手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在他的眼里面,对方的出手真的是非常业余。

自己使用的是四尺长的武士刀并且率先出手,对方是弃枪以后才拔刀出手,并且拔出来的还是一把两尺多长的短刀反捅过来。

因此无论怎么看,最后都一定是自己先攻击到对方--------那就说明这家伙一定是吓傻了,莫非他以为可以硬扛自己一刀,再凶狠反击回去吗?

就在这名忍者杀手得意冷笑的时候,远处的刃卫却惶急的喊道:

“五郎!小心,他不是蠢货,而且他的情绪很稳定!!”

就在刃卫用念RAP的速度将上面的话喊出来的时候,忍者杀手陡然就觉得不对劲,他的持刀手上猛的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就像是撞击到了什么柔韧的东西上似的,这志在必得的一刀居然直接劈歪了。

问题是,他的眼睛却能确定没有任何东西挡住自己的手!

在这一挡之下,方林岩的村正.蛭就已经后发先至,“刷拉”一声就在他的胸膛上拉出了一条长长的血口子!!

忍者为了保持身法灵动,所以都不会穿着沉重的防具,皮甲就是极限,所以这一刀直接就让忍者五郎痛彻心扉的同时,生命值掉落了差不多一百三十点!

若不是他经受过严格的训练,在吃痛的那一瞬间及时收腹,那么此时肠子估计都流出来了。

紧接着旁边的空中,另外一把村正.嗅则是凭空出现,对准了这个忍者五郎就是一发横斩!这凭空一刀看起来就像是仙侠版本的高阶御剑术似的,真正是帅到爆!

不仅如此,空中更是有厉烈的光芒一闪,接着就炸起了一声巨响,乃是荣耀剑士的被动“鲜血与雷鸣”被触发!

忍者五郎身体一搐,很干脆的就被晕眩住了0.5秒,面对横斩而来的村正.嗅都是无能为力。

这家伙也是一时大意,见到方林岩提着三八大盖猛射,就以为他是个枪手--------在他的经历当中,这种玩枪的蠢货,一旦被自己近了身,那就只能任由自己宰割。

而自己的偷袭还成功命中了对手,自己的忍者镖上的毒素可是十分猛烈啊!

这双管齐下之后,忍者五郎肯定就松懈了一些,结果这一松懈,就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好在这时候,远处的三味线声音陡然中断了,寒光一闪,已经是有什么东西急速飞来,“当啷”一声重重打在了村正.嗅的刃面上。

正是增光秀这个家伙忍耐不住,直接出手了。

很显然,忍者五郎与增光秀之间的关系十分亲密,所以哪怕是增广秀还没有完成尸喜吟的曲子,心中的戾气没有发散完毕就出手救人。

这玩意儿上面附带的力量极大,村正.嗅顿时就随之一歪!划过了忍者五郎的右臂,带出了一泼鲜血!

顿时,187这个伤害数字从忍者五郎的头上冒了出来,他惨叫一声,手中的武士刀当啷一声落地,这是因为手筋都被生生切断了,并且连带旁边的尺骨动脉一起遭殃。

方林岩正要趁势追击,但突然发觉眼前一黑,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等他再次清醒过来之后,发觉忍者五郎已经连滚带爬的逃出了五米开外.....

这时候方林岩才明白了过来,自己中的心痹负面效果发作了,直接让自己晕眩了两秒钟。

这一次的负面特效发作,真的是救了这个五郎一命,因为方林岩接下来的打算是再补一发袈裟斩的!

好在之前的两刀已经让忍者五郎吓破了胆子,忙着逃命去了,否则的话,他之前趁机反扑自己还有大麻烦。

见到了忍者五郎跑路,方林岩也是不愿意去追击,毕竟那个方向上就是三味线的声音传来的位置。

增光秀这个家伙听起来就像是练了辟邪剑谱的林平之一样,同样都没有了蛋蛋,同样也是使用的剑术,所以方林岩不打算冒这个险!

他一弯腰,便抄起了地下的三八大盖,继续瞄准了石头后面的刃卫又来了一枪,

这一枪触发了穿透特效,不过在穿透石头的过程当中弹道明显发生了偏转,因此方林岩瞄准的是胸口位置,打中的却是肩头。

刃卫顿时闷哼了一声,此时从天上的无人机视角可以见到,这家伙的身下已经积存了好大的一滩鲜血了,其露在外面的皮肤也是显得苍白非常,这是明显的失血过多的症状。

方林岩举枪再瞄,远处却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年轻人,可以谈谈吗?”

方林岩转头看去,从密林当中走出了一名老者,这个老者须发皆白,但看起来明显的有些不自然,仔细一看就发觉,他的胡须应该是粘上去的,而他应该是有洁癖的人,浑身上下的衣服虽然破旧,边角等地方却清洗得发了白,显得一尘不染。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老者说话的声音很有特色,深沉浑厚有力,纵然声音不大,却也仿佛在与胸腔共振以后才发出来的。

用现代的术语来说,那就是顶级的男低音,这样的声音听了,甚至会令女人有一种酥麻畅美的感觉。

倘若这个男人用如此嗓音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女人说话并且提出一些大胆的要求,想要实践一些不成熟的想法,大部分女人估计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看着这名老者,方林岩道:

“久仰大名,增光秀先生。”

增光秀点点头,站在了原地没有动,然后道:

“我的老朋友就要回归到田野和稻谷之神的身边去了,根据我们多年之前的约定,我要前去送他一程,对于我们日本人来说,这是个十分神圣的时刻,你能给我们五分钟不受到打扰的时间吗?”

方林岩沉吟了一下道:

“增光秀先生,每个人的出生和死亡都是一件神圣而值得尊重的事情,这就是我肯在这里和你心平气和谈话的原因。但是,你的助手五郎刺杀了我两次,你的老友同样让我的盟友生死不知。”

“所以,我的回答是.......不能。”

增光秀慢慢的道:

“那么,如果我告诉你一个巨大的秘密呢?这个秘密,和你们这帮外来者息息相关。”

见到方林岩还在犹豫,增光秀直接道:

“你们进犯长崎港的消息已经在第一时间内传到了京都当中,虽然有很多人都在疯狂而愤怒的喊叫着要给你们点厉害尝尝,但是那些懦弱的当权者选择却是全面回缩。”

“他们的理由是,你们既然能突袭了长崎,就有能力突袭东京湾,一旦横须贺海军基地沦陷,那才是令日本陆沉的恐怖灾难,日清战争也将因此决出胜负。”

听到了增光秀这么说,方林岩心中顿时一松,而他也开始相信了这个人的说辞,因为现在的日本政府确实就是这么怂!

岌岌可危的财政就像是一把达摩克斯利刃,随时悬挂在了他们的头顶,然后无时不刻提醒他们现在那如履薄冰的处境,这帮家伙与狂热的日本军方,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照。

“但是.........”

增光秀接着道:

“做出了这个决定之后,在军方的推动下,大量的人群涌上街头进行了抗议!”

“不仅如此,神道教的高层更是与陆军达成了紧急协议,教中的三位精擅暗杀的森罗万象已经带着大批教徒出动,配合陆军当中的少许精锐,说要让你们所有的人都葬身在这里,尸骨无存!!”

方林岩垂下眼睛,隔了一会儿才徐徐的道: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

增光秀木然道:

“我这一生,从来不说假话,你要信便信。”

“我知道你也安排有后手,这是我和你说这么多话的条件,否则的话之前你胸痹发作的时候,我就直接出手了。”

“不过若你不答应我的条件的话,那么下一秒,就是我全力出手的时候。”

方林岩的瞳孔微微一缩,他尽管安排有后手,但是面对增光秀这样的敌人,显然多谨慎一些也不为过,便点了点头道:

“好,你去!我若是违背了约定的话,父母祖宗都将会下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增光秀微微点头,然后大步走向了下方的刃卫。方林岩这时候也是招了招手,李沮,李三,王五,霍师傅也是随之现身了。

是的,他们四个人早就赶来了,也是方林岩安排的后手。

否则的话,身在敌国,追击的还是刃卫这样的强敌!方林岩在中了胸痹之毒以后,怎么可能还在这里继续逗留下去,他可不是这么冒失的人。

霍师傅首先赶了过来,给方林岩查看身上的伤口,尤其是被五郎的忍者镖射中的地方,匆匆包扎之后脸色有些阴沉的低声道:

“这上面的毒药很特殊,与我们这边的调配模式截然不同,我没法子解。”

霍师傅擅长的是跌打损伤,直观一点来说,就是骨伤科大夫,解毒确实不精通,反而李三和李沮两人精通偏门这一套,不过他们看了还是默默摇头。

方林岩皱了皱眉,他却是在通过无人机监控着增光秀那边的动静---------他还以为会看到曲洋和刘正风惺惺相惜,最后一次会面的著名场面,但眼前的这一幕却令他大吃一惊。

增光秀在见到了刃卫之后,既没有伤感,也没有怀旧,而是直接拔出了一把肋差!一刀就削掉了刃卫的鼻子!!

刃卫虽然遭到了这样的重创,居然咧开嘴欢畅的笑了起来,虽然这表情配合他此时的惨状看起来分外的诡异,却能看得出来,他的笑容是真心真意的:

“呵呵......呵呵呵,你终于来了,我还真的以为你只会在我的坟墓上现身呢。”

刃卫此时失血过多,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似乎随时都会毙命于此。

增光秀木然的道:

“说吧,告诉我她的孩子在哪里,我让你死得有武士的尊严。”

刃卫喘息着惨笑道:

“当年我们被将军所摆布,分别前去执行任务,结果我被派去杀了你的妹妹,你杀了我的全家,我就知道终有一天会死在你的手中。并且我这一生杀人无数,作恶多端,能死在你的手里面也是幸事。”

增光秀咬着牙道:

“她的孩子在哪里!”

目睹这一幕,方林岩也明白了过来,原来两人的仇怨之深,其实是难以解开的了。

增光秀说是要送刃卫一程,其实念念不忘的,应该是当年刃卫杀死他的妹妹以后,又被掠走的侄子的下落!

增光秀从小就被人废掉了生育的能力,那么他妹妹的孩子,应该就是其精神寄托!难怪念念不忘。

刃卫脸上露出了诡异的表情,喘息着笑道:

“呵呵,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你既然杀了我的全家,那就要做好被我折磨一辈子的心理准备!”

增光秀手中刀光再闪,已经直接挑出了刃卫的左眼,遭受到了这样的重创,刃卫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似的,纵声笑道:

“呵呵.......呵呵呵!来吧!折磨我吧,杀了我吧!我本来就活不长了,我现在身上承受的痛苦,一定比你心里面承受的痛苦更轻!”

“那孩子长得眉清目秀的,还真的有几分你年轻时候的模样啊,只可惜我永远都不会告诉你他去了哪里,永远!!”

刃卫一面大笑,嘴角处已经一面有鲜血沁出,增光秀感觉到不对劲,马上伸手一摸,发觉刃卫的右手已经握住了一把匕首,深深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看样子这家伙下手极狠,甚至连自己的心脏都捅穿了!这样的一击,显然已经无救!!

佳作
你所浪费的今天,是昨天死去的人奢望的明天;
你所厌恶的现在,是未来的你回不去的曾经.

TOP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