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武侠仙侠疯狂] 半仙 第六六七章 一场误会 跃千愁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说白了就是想让向真帮忙说说话。

  奈何刚刚才让人家表了态,让人家表态中立,让人家表态两不相帮,一转眼就打自己的脸,加之之前还出卖过人家,求人的话实在是有点说不出口。

  然事关南竹和牧傲铁的生死,他不得不开口相求,“向兄,误会,误会,这是误会。”

  双手连连安抚状,生怕对面冲动之下瞬间把老七和老九给掐死。

  后面的向兰萱直翻白眼,忍不住鄙视了探花郎一把。

  向真依然无语,只是那神色反应好像在说,你跟我说误会有什么用?

  花衣男子也在盯着庾庆反复打量,此时才问出一句,“向兄弟,这小胡子就是你说的那个想比试的?”

  向真不讳言:“是。”

  庾庆又立马向蜂王拱手道:“大王,这是一场误会,有什么事好商量,能不能先把我这两个兄弟给放了?”

  花衣男子盯着他,问:“花粉下毒的事是你干的?”

  这个问题有点尖锐,不太好回答,庾庆只能含糊道:“什么下毒?”

  花衣男子鼻翼翕动,嗅到了一丝燃烧的烟味,冷哼了声,也并未纠缠这个问题不放,现在也不是扯这个的时候,淡定道:“放人可以,只要伱们出去把外面的火给灭了,并打退外面那些人,我自会放人。”

  眼前的情况对他来说,多少有种意外之喜的感觉,之前过来还想着怎么说服这些人,没想到对方会主动送两个人质过来,看起来还挺在乎这两个人质的样子。

  既如此,那这两个人质就不能轻易弄死了,他抬手示意了一下,阿青和阿蓝放下了手上两人,松开了两人的脖子,给了两人喘息之机,但并未完全放开,依然控制在手中。

  “我们打退外面那些人?”庾庆指了指自己这些人,满脸错愕地反问道:“如果我们有那本事,我们还用被他们给逼得逃这里来吗?大王,对你来说,灭外面那些人不是举手之劳吗?”

  花衣男子反问他,“本王能举手之劳还用你们动手?还用坐看人家跑到仙宫来放火?”

  “你…”庾庆惊疑不定的盯着他,很想问问他怎么了。

  花衣男子:“装什么糊涂,你自己利用花粉下的毒,还敢往这闯,怎么回事你不清楚,还用问我吗?”

  “这…”庾庆指了指两个妖娆女子,想问问这两位是不是没中毒,然而又不好问出口,问出来了岂不是就承认了是自己下的毒。

  花衣男子:“怎么?还想坐山观虎斗,想看本王和外面斗个两败俱伤再出来捡便宜不成?”

  庾庆连摆手,“怎敢?不敢!大王,不是不答应你,而是我们实在没那能力,我们去和外面那些人打,和送死没什么区别,你这不是逼我们去死吗?”

  花衣男子朝向兰萱抬了抬下巴,“她是摆设吗?她和那白头佬的修为应该相差不大,与之一战的实力应该是有的,本王不至于连这点眼力都没有。”

  “就她?大王明鉴,她还真是个摆设。”庾庆直接伸手,掐了向兰萱的后颈,如同揪小鸡似的,一把扯到了跟前来,“她早就被那白头佬给打成了重伤,连命都差点丢了,东躲西藏撞在了我们的手里,被我们给拿下了。

  她现在连我都打不过,我们这里随便一个都能把她给打趴下,靠她去和白头佬拼,非得把我们都带坑里去不可。大王若是不信,可拿去检查一下。”

  眼看如同提溜三岁小孩般的提溜向兰萱,别说其他人,花衣男子也有点傻了眼。

  他自然已从向真口中知道了向兰萱是外界的大人物,谁想已经落到了这般任人欺辱和摆布的地步。

  他之所以带人过来找他们,可没指望庾庆能帮他打赢,就是冲向兰萱的实力来的,没想到是个错误。

  被揪着玩弄的向兰萱斜眼盯着庾庆,恨恨咬牙的意味很明显,但也并未吭声。

  花衣男子鼻翼再次翕动,烟气越发浓郁了,猜也能猜到外面的火势更大了,他已经无法再磨蹭下去了,断然道:“既如此,那就跟本王一起出去面对,助本王一臂之力吧,你们没得选择!”

  他的想法很简单,不管这些人有没有能力,不管说的是真是假,都要一起出去,只要暴露了,不管愿不愿意,只要跟外面的打起来了,都是为保卫仙宫而战。

  话毕转身大步而去,不管此行有没有把握,他都不可能坐视。

  阿青立刻把手上的牧傲铁交给了阿蓝。

  阿蓝手抓两人,转身跟了花衣男子一起离去。

  阿青则虎视眈眈的盯着庾庆等人,意思很明显,你们是出去面对外面那些人,还是现在跟我打?
  树下的曲长老等人抬头盯着上面的树干,又见两名昆灵山弟子从树上跳了出来,飞落在了他们的身边。

  神树里面没有了无数蜂群的干扰,困在里面的弟子陆续都找到了出口逃出来。

  只是一个个都显得疲惫不堪,衣衫褴褛,身上到处是血口子。

  这都没什么,最重要的是痛的不行,一出来都向曲长老求救。

  然曲长老也无能为力,也实在是没有解救之法,只能是暂且让他们自己扛着。

  轰!
  突然一道强劲气波从前方的树洞内澎湃冲击而出,火光四射,前方焚烧的那堆火墙刹那崩溃,燃烧物如流星般爆射,朝外爆击。

  曲长老大惊,会同左右两名上玄境界的昆灵山弟子,一起挥袖推掌,全力抵御。

  轰!气劲撞击之下,又是一声震响,地上的花花草草连根拔起,荡飞而去,三人岿然不动,却见两条人影一前一后穿波而来,转瞬而至。

  曲长老三人大惊失色,因感受到了突击者出手速度的非同小可,仓促还击。

  “那老头有用。”

  一声高喊紧急冒出,是庾庆的声音。

  几声轰轰,曲长老脚下犁地,带出一条深沟才撑出一条腿向后抵停了滑动的身形,口中呛出血来。

  他还算好的,出手的阿青与之正面冲撞之际,听到了庾庆的声音,临时收了几分力。

  另两位昆灵山的上玄修士则已是狂喷鲜血飞了出去,砸落在地呕血,身躯连动弹都算不上,只剩下了微微抖动,一个个瞪着充血的眼球,呼吸有一下没一下的。

  尽管进入这里之前,他们这种级别的就被宗门交代过,做好了回不去的准备,但此时的脸上和眼中依然流露出惊恐与不甘。

  阿青和阿蓝联袂出手了,见人就杀的那种。

  以修为来论,二女也是高玄境界的修士。

  三名上玄修士突然对上全力突袭的两名高玄修士,正面冲击之下,试问如何能挡的住。

  曲长老全身颤抖着,眼睁睁看着阿青飞到跟前伸手抓来,眼中满是恐惧,想逃,身体承受的重击余威却还未消除,竟难以闪躲,就这样呆呆的被阿青一爪给提溜走了。

  轰灭的火墙口子后面,出来了一群人。

  为首飘出来的是花衣男子,他是不敢擅用修为了,但境界实在是到了非同一般的地步,这种简单的飘飞已经是对外力的某种驾驭,和内在修为没太大关系。

  向真手上各掐了一人,正是南竹和牧傲铁。

  花衣男子把两人交给了他,让其帮忙是原因之一,也对向真另有说法,若能过得了这一关,想与庾庆比试,这两人在不在手是关键。

  庾庆手上则揪着秦傅君,剑还在秦傅君的脖子上架着。

  倒不是要杀秦傅君,而是此时此刻的情况下,他们这种小人物,还是觉得手上有个人质挟持会比较安全。

  秦傅君本人已是瞬间泪如泉涌。

  她看到了昆灵山两名极具修行天赋的弟子吐血倒地,看到了长老师伯重伤被擒,眼睁睁看着发生的,自己却无能为力,别说动,连声音都无法发出,只能无声哭泣。

  百里心扯出了向兰萱,目光四顾,如此复杂的情况下,都有些惴惴不安。

  火墙缺口左右,还有在放火的昆灵山弟子,左右见到这一幕都惊呆了,回过神来后立刻拼命逃窜。

  阿蓝身形一闪,如轻烟飘散,追上去便杀。

  她虽没修炼过什么杀人技,但修为在这,那些昆灵山的初玄弟子如何能挡住她这个高玄修士的全力追杀,一力降十会,被她追上就是一个死。

  她绕神树快速兜圈出手,毫不留情的那种,有蝼蚁也敢造反的那种心态。

  也有恨意,这些人杀了她太多的同族了,说是数以亿计都不为过。

  这些外来的人,在花衣男子等人的眼中,本就是蝼蚁一般的弱小,若非被人针对软肋下了药,在他们面前连蹦跶的资格都没有,更不可能出现眼前火烧的狼藉。

  高空上俯视的桓玉山自然也被下方的动静给惊动了,惊疑之下,紧急俯冲而下,如流星冲向了地面。

  呼!人影落地,冲击波四散。

  桓玉山看到了被擒的曲长老,也看到了倒毙的两名上玄修士,心痛如绞,一个门派出一个上玄修士有多不容易,那可是一个大派未来延续的底气啊!
  不过此时都不重要了,随着围绕神树绕了一圈的阿蓝唰一声回到花衣男子的身边,他的目光重点盯在了蜂王的身上,眼中浮现出了惊恐。

  顷刻间灭了几名上玄修士,将他这边的人手给摧枯拉朽一般扫了,实力明摆着的,哪像是着了什么道。

  神树下,他下令点着的火还在熊熊燃烧,且越烧越大,试问他此时面对蜂王如何能不紧张。

  他目光盯向了庾庆,抬手指了去,须发皆张,目露悲愤,嘶声道:“狗探花,你竟敢阴老夫!”

  能让他这种修为和修养的人当众骂出“狗探花”这三字来,可见有多怨恨。

  他觉得自己着了庾庆的道,觉得庾庆坑了他们,蜂王这边其实压根就没着什么道,觉得庾庆在借刀杀人。

  庾庆觉得自己好冤,张了张着嘴,欲言又止,本想问问对方是不是眼瞎,本想提醒对方看清楚了,他的人也被人挟持着,然到嘴的话最终还是咽了回去,因为发现说清楚了也没用,这次不管哪边赢了,他估计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回只能是自认倒霉了,有那解释的精力还不如盘算怎么脱险。

  向兰萱倒依然是沉着冷静,冷冽目光时而冷冷打量这边一伙,时而打量桓玉山那边,大概看懂了眼前的这场误会。


谢谢楼主分享

TOP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中国现阶段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智商和官员们不断下降的道德之间的矛盾。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