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玄幻奇幻疯狂]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270药成 下 滚开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数日后。

  天极洞外,就在洞口的一小块空地上。

  张荣方盘膝坐地,面对刚刚运到的丹炉,生火,烧水,切菜一样将药材切碎。

  丁骆和沐春秀两人在一旁帮忙打下手。

  努巴恩这次没来,而是换成了十多名伊西巴斯手下的好手,负责调查之前三人被杀一事。

  另外还有孙朝月带队的十多名道人,在天极洞附近搭建了临时营地。

  道人动手极快,如今已经砍树搭建了几个小木屋,可供休憩。

  张荣方凝神将一样样药材,放入锅炉,搅拌,计算比例,火候。

  然后加水,加油,随时沾一点尝味道。

  时间不断流逝。

  在天色渐渐从清晨,变换到正午。

  锅炉内的药膏终于成型了。

  张荣方双手握紧锅铲,飞速在其中搅拌均匀。

  眼看着那棕色的药膏,在大火的灼烧下,逐渐变成淡绿色,宛如青草般的色泽。

  他面色终于闪过一丝喜色。

  “成了!!”

  辛苦了三天,终于,将这一炉金蟾功逐日阶段的配药,炼成了。

  “熄火,准备冷却!”他迅速吩咐道。

  丁骆两人立马手忙脚乱的准备清水大桶冷却。

  嘶.
  随着丹炉内取出的大锅被放入水桶,大量的水汽蒸腾而起。

  张荣方看了眼属性栏中,已经积攒了两点的属性点。

  如今丹药已成,唯一缺少的,便是弥补金蟾功提升,所需的属性点了。

  毕竟,金蟾功一提,生命值就要再度下跌。

  这一上一下,又得不少时间才能补回来。

  ‘好在丹药练成后,存放时间也变长了许多。再等等再等等.’

  接下来,便是将药膏搓成丹药,再高温烘烤杀菌,最后蜡封,存放进灭菌后的小瓷瓶内。

  这是个细致活,好在张荣方熬煮的药膏不多,甚至可以说很少。

  因为他属性点就能模拟药效,所以每次服药,只需要吃一次,就行。

  那就不需要太多药膏。

  这也是他为什么能这么快就练成金蟾功的主要原因之一。

  因为其余人练此功,需要消耗的药材是他的十倍甚至更多。

  等到将所有丹药制好,装好,张荣方舒了口气。

  一旁早已上山等候多时的孙朝月,这才有时间上前。

  “道子。”孙朝月比起之前,多了一抹肃穆清冷。但就算清净的道袍,也依旧掩盖不住她婀娜身姿。

  那种富贵妩媚和冷肃气质的反差,就连张荣方也不由得偶尔会多看几眼。

  “是之前你提过的那事?”张荣方回想起来。之前孙朝月刚刚带人过来时,提到过琳琅会的事。

  说是一个叫什么周东君的人,莫名其妙擅闯沉香宫杀人,结果被陈瀚杀掉。

  然后此人背后的琳琅会反倒还敢出面,想要质询沉香宫。

  “正是。”孙朝月点头,“根据现有线索,属下怀疑,很有可能是有人想要引动我们和琳琅会发生摩擦冲突。”

  “如此明显粗糙的计谋,你觉得我们和琳琅会会不产生怀疑?”张荣方道。

  “道子的意思是?”孙朝月略微不解。她擅长管理调度分配,但阴谋算计这方面就力有不逮了。

  “表面上看,这背后之人是想挑火我们和那个什么琳琅会。但实际上,这更像是一招随意之举。”张荣方回道。“也即是说,无论我们和琳琅会发生什么,或许,都是背后之人想要看到的。”

  “属下.听不明白。”孙朝月微微蹙眉。

  自从入住沉香宫后,她便对眼前这位曾经以为的普通出身张影,有了连续不断的改观。

  越是了解对方。

  她便越是心中感到心惊。

  有着如此惊世骇俗的天赋实力,却还甘愿隐藏身份,蛰伏等待时机,然后抓住机会一飞冲天。

  这等心性,忍常人之所不能忍,简直可怖。

  而相比之下,自己当初看似高高在上,如今看来,或许在对方眼里,就好似戏台上的小丑,徒劳惹人发笑。

  而如今,对于张影道子的每一句话,她都莫名的感觉其中蕴含深意,需要深思。

  “不懂不要紧,慢慢看着就好。”张荣方并不在意这些琐事。

  琳琅会也好,幕后黑手也好。

  只要他实力飞速提升,这些早晚都是随手可拂去的镜上尘埃。

  “是。”孙朝月恭敬低头。心中感慨,不愧是道子,一下就将局势分析透彻。

  “对了,你如今也已经到了五品,有什么武学上的问题,可以直接询问于我和陈瀚。”张荣方随意道了句。

  “多谢道子,有陈瀚大人解惑,暂时还好。”

  “另外还有.”忽然张荣方话音一顿,伸手取下腰上佩戴的大道教道子令牌。

  那令牌是一枚黑色金属腰牌,上面刻有繁复锁文,边上云纹松纹环绕中心有着两个大字:乾坤。

  这便是当初师尊崇玄,当面亲自给予的身份腰牌,也即是大道教道子的身份令牌。

  以前张荣方对这牌子没有任何感觉。

  但自从生命破百后,得到了暗光视觉,他能看到的东西也越来越多。

  而就在刚才,他视野余光,忽地扫到,这令牌居然表面微微有荧光一闪而过。

  将腰牌放在手中,张荣方此时此刻,清晰的看到,有细微的暗淡银线,在腰牌内部,缓缓流动,宛如小蛇。

  ‘果然.这东西果然有不为人知的作用.’虽然之前已经得知,这令牌有监控修为的作用。

  但此时此刻,自己真正清楚看到,张荣方才相信这个事实。

  ‘算起来,我在大道教主修的文功武功,到了这里就已经很久很久没动弹了。师尊那边.知道了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他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多少在文功上点一下,提升一些,也算给师尊一点心理上的安慰?
  但眼看着金蟾功还要属性点。

  硬功十三太保横练,也干系到他之前就做好的规划,需要大量属性点增强自身。

  他也就暂时搁浅这个想法。

  毕竟这两个哪个都很重要。

  金蟾功能迅速提升属性点的获取。

  而硬功,则是为了他日后练就道家中的不坏之躯,做准备。

  是的,他打算收集所有硬功,将自身练就到人类能得到的极致,然后配合极致速度身法,来尝试看能不能对付那灵线。

  ‘不急.不急.反正我才二十出头,还年轻。’

  张荣方转眼便将这个想法抛在脑后,如今丹药已成,接下来就是等待属性,提升金蟾功。

  自从暗光视觉出现后,他对提升生命值便产生了巨大兴趣。

  第一个能力天赋是暗光视觉,那么第二个呢?第三个呢??
  他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
  *
  *
  嘭!
  大都·天宝宫。

  岳德文狠狠一巴掌拍在桌面上。气得整个胖脸上的肥肉都在不断颤抖。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这小子!这么久了,居然跑去练什么硬功外功!?好好的文功不练?这么长时间居然一点进展也没!简直可恶!!”

  “如此不务正业,不也是跟着伱学的?”

  一旁的座椅上,此时也坐着一名全身穿戴黑色盔甲的高大人影。

  “什么叫跟我学?我虽然成天都玩,每天闲逛,喜欢喝酒吹牛打屁,一周钓鱼六天,最后一天睡觉,但我还是一个好掌教!”岳德文顿时再拍桌子不满道。

  “.你这”盔甲人影无言以对。

  话都被你说完了,我他么还说啥??
  “唉”岳德文长叹一声,“不过小影子那边,他一向懂事,应该分得清轻重。麻烦的还是小志这边”

  “当初不是你自己说的要考验考验心性,锻炼他面对美色而毫不动摇的能力?”盔甲人冷硬道,“说到底不还是你自己作的。”

  “.是这样的吗?”岳德文迟疑起来。

  “可我也没让他这么窝囊啊!?”他顿时不忿。

  “呵呵。他还窝囊?比你当年,多少还是.”盔甲人话没说完,便被岳德文眼中的杀气逼住,当即闭嘴不提。

  “这种事,只能他自己走出来。外力没法帮他,否则想不通,就只会让他一辈子都卡死在这一步。”盔甲人转口道。

  岳德文把玩着手里的黑铁金属令牌,看着里面从远处传来的纹路色泽。

  沉默了一会儿,他收起令牌。

  “不说这个了,真一那边如何?还有元师那家伙最近好像小动作很多啊。”

  “没你多。”

  “呵,看起来你对我很不满?”岳德文挑眉。

  “你觉得是就是吧。”盔甲人冷笑一声。“明山五子两个内讧,差点当面打起来,你敢说不是你搞的事?”

  “那你错怪我了。”岳德文摇头,“同属道门一脉,我老岳再怎么不懂事,也不至于先对自己一脉下手。”

  “那你就是承认,西宗元师两个真传弟子忽然失踪,是你这边下的手了?”盔甲人再度冷笑。

  “我大道教手无缚鸡之力,天宝宫里全是主修文功的普通人,你觉得我们能有什么实力势力动手?”岳德文喊冤道。

  “老岳”盔甲人沉默了下,声音微微低沉。“不要把别人想得太傻。”

  “那你要我怎么办?你们雪虹阁都已经和我们同起同睡了。”

  岳德文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分不清是讥讽还是压抑。

  圣上对他不放心,对整个大道教不放心,对天宝宫不放心。

  这点无论是他,还是盔甲人,都能看出来。

  “一开始,我们确实被寄予厚望,但现在.这厚望或许已经不一样了。”岳德文站起身,背着手,慢慢悠悠走向书房房门。

  “这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最后的声音,慢慢从门外飘回。

  看着他的背影,盔甲人没再说话,只是端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

ding

TOP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