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都市言情疯狂] 我在1982有个家 401.一锅地瓜面面条 全金属弹壳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大胆离开之后,王忆便把劳保手套和橡胶手套收进了柜台之下。

  现在天涯岛俨然成了周边岛屿的中心地带,很多人晚上来看电视,顺便会来门市部买点东西。

  有些东西可以卖给外队社员,有些的东西不能卖出去。

  这样不能卖出的东西就不便于放在外面了。

  太嘚瑟。

  王忆会把它们收入柜台里,白天没有外队社员来买东西的时候,本队社员才会专门来买这些物美价廉的好东西。

  傍晚时分,寒风吹动山上草木哗啦啦的响。

  萧瑟秋风使人愁。

  呼啸的寒风带起了泡菜水的酸辣滋味,大喇叭里响起王向红的声音:
  “各位社员请注意、各位社员请注意,大家把咸菜水拿回去后,是不是已经准备好腌咸菜的菜了?如果准备好了,那就按照以下步骤进行,咳咳,大家听我一步步的介绍……”

  王忆打印了一张纸给王向红,上面有腌各种泡菜的步骤。

  都是腌泡菜,程序不一样味道不一样口感也不一样,王忆直接找腌菜师傅买的配方,一步步流程很清晰。

  家家户户情况不一样,有的准备好了、有的没准备好,所以大喇叭里一广播腌菜的步骤,有些人家竖着耳朵听,有些人家则乱了手脚:
  “等等啊,我家还没有准备好呢。”

  “队长,我刚领到咸菜水啊!”

  “他婶子你好歹领到了,你看我们这里,我们这些人还都在排队呢!”

  项玉环家里倒是领上了咸菜水,可是她们家里胡萝卜、长豆角这些东西都没有清洗,这时候大喇叭里响起步骤,项玉环一下子紧张起来。

  她这个人心理素质不行,一旦有压力再做事,那就会麻爪。

  拿平日里的生活来说,她不能有事,一旦有事,当天晚上就会睡不好觉。

  前几天她回娘家还海账,就这么个平常的小事,把她弄的前一晚上没睡好,所以那天出门之前她才会胡乱发火。

  这会她本来带回咸菜水来准备洗一下蔬菜慢慢研究怎么腌咸菜——王忆跟队里人说过了,不要简单的把蔬菜扔里面去腌上就算完事,还要按比例配葱姜蒜,还要处理一下蔬菜。

  比如腌黄瓜,这不能直接把黄瓜切条扔进去,口感会不够脆。

  于是王向红这里一广播,她顿时紧张的不知道该干什么了:“我我我,这这这,坏了,我我我,黄瓜呢?不对,这些胡萝卜——嗨呀!”

  王凯回家拿了个蒸红薯不剥皮直接狼吞虎咽,吃的很满足,一个劲嘿嘿笑。

  以往孩子饿了回家就能找到饭填饱肚子,这点会让项玉环感到骄傲。

  在她童年时代和少年时代,饥一顿饱一顿都是好日子,她经常三天饿六顿这么过日子,饿了回家就是高粱饼也不能管够。

  可是今天她又忙又慌张,心里很烦,看见儿子连吃带喝还嘿嘿嘿,这把她弄的心烦意乱。

  于是她抄起一个辣椒砸了过去:“嘿什么嘿?吃个饭怎么这么多怪动静?”

  王凯很无辜,委屈的问:“妈,我这不是吃到红薯满足的笑吗?你干啥打我?”

  项玉环很有火气的说道:“没看着我这里忙不过来了吗?吃吃吃,就知道吃!”

  王凯他爹王东宝下工要进门,到了门口听见媳妇儿在骂儿子,他果断从大踏步改为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到门口往里看了看。

  看见媳妇双手掐腰、怒目相视,赶紧贴着门横向往外挪。

  先去门市部喝口酒!

  王凯这边跑不了,他只好赶忙的说:“妈那我帮伱忙,你要我干啥?”

  项玉环心烦意乱的说:“别逼逼叨叨的,队里正在广播做咸菜的法子呢……”

  “这叫泡菜。”王凯解释说,“跟咱们家里腌的咸菜不是一回事,泡菜好吃,嘎嘣脆。”

  项玉环骂道:“吃吃吃,就知道吃!你看你,又打扰我听队里广播泡菜做法了!”

  王凯说道:“你吼那么大声干嘛呀?你干嘛还要听队里广播做泡菜的方法?我都听王老师说过了,这是他在城里托大师傅打听到的方法,他抄下来给队长爷念给大家伙听的。”

  “这样我明天去找王老师借下抄写方法的那张纸,我给你抄一份不就行了?”

  “到时候你可以慢慢看、慢慢泡,而且今晚其他人家先泡,你明天还可以找他们打听打听诀窍,那你再腌的时候肯定能腌的更好,对不对?”

  项玉环一愣。

  然后她的心情平复下来,上去摸了摸儿子的脑袋瓜笑道:“乖仔真聪明,你这是好主意,行了,继续去吃饭吧,给你爹留点,你爹怎么还没有回来?”

  王凯问道:“他会不会去门市部喝酒了呢?”

  项玉环怒道:“他敢,他要是下了工不回家先去喝酒,那就让他在门市部里过日子,别回这个家门了!”

  王凯一听着急了,问道:“妈,那我能不能也去门市部过日子?我、我觉得在门市部里过日子挺好的。”

  项玉环大怒:“滚去吧!”

  王凯拿了个地瓜往外跑:“好!”

  外面挺热闹的。

  生产队多数人家都提前准备好了蔬菜,这会听着王向红的指点一步步处理蔬菜准备连夜腌泡菜。

  这东西早做出来早享受。

  王老师找城里大师傅要来的咸菜水和腌菜配方,肯定没的说,这以后早上天冷了来一锅玉米面粥加上一盘小泡菜,舒服呢!

  天短了,夕阳很快落入山下。

  家家户户炊烟袅袅,饭香味开始压过泡菜母液的酸辣味在天涯岛上飘荡。

  寒风凛冽,社员们吃完饭便挤在一起看电视。

  王忆这边给王新国和杨文蓉等人布置了作业让他们回家取暖写作业,自己则回到了听涛居。

  秋渭水来亲戚了,这两天晚上不会来找王忆,于是王忆便回了一趟22年。

  22年这边事情还不少,有勘探队在天涯岛寻找地下水脉来确定打井地点,有调查团在各岛屿飘荡寻找适合办砖窑厂的地方。

  地下水脉还是没有确定下来,但适合办砖窑厂的岛屿已经确定了,或者说已经选定了。

  调查团给他邮箱发了一份电子文档,一共选了五个岛屿,这五个岛屿办厂的优缺点都对比出来,五个岛屿的详细情况也一一做了讲解。

  王忆本想仔细研究研究,结果打开文档一看:
  字数100000+,本次阅读时间超过五小时!

  打印出来是一本册子!
  王忆没时间在22年慢慢看,他打印出来准备带到82年去看。

  现在他的工作重心放在了82年,82年那边工作还挺繁忙的,需求的商品也多。

  于是王忆又给邱大年发了一份文档过去,里面有需要的各种商品、物资。

  邱大年接到信息后给他打了个电话,说最近饶毅想要联系他,袁辉也要找他。

  袁辉找他是因为他这边已经请下年假了,是在下个月,可以接收铜钱照片准备给他开展鉴宝工作了。

  王忆琢磨了一下,他跟饶毅确实好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这样他给饶毅去了个电话,把自己最近在忙活着收铜钱的消息说了说。

  听说他手中有好些铜钱,饶毅这边精神一振。

  来活了!
  饶毅的平台好,庆古集团人多势众专家多,王忆打算把铜钱照片送一份给饶毅,让饶毅派人来帮忙鉴宝。

  要是有价值高的铜钱而庆古这边出价合适,那他也愿意卖给庆古。

  草草的把22年事宜办了办,此时便是天色黯淡。

  他带上资料回了82年,等到午夜时分连狗都陷入酣睡中,他便重新回了一趟22年的仓库,从仓库里搬运了一些蹲便器、拐杖之类的商品进82年沪都十六铺码头的101号仓库里。

  陈进涛手里有两个仓库的钥匙,明天他打电话让陈进涛去找力工将101仓库里的货物搬出来即可,再通过麻六他们带回天涯岛。

  忙活一通便是凌晨,王忆擦了擦汗回到卧室床上,很快便开始酣睡。

  一顿劳累之后再睡觉挺好的。

  睡得香!
  第二天上午他调了课,跟随销售队一起去大众餐厅。

  红薯烤炉、栗子炒炉等都存在了大众餐厅,每天傍晚结束生意销售队就把炉子送过去,早上再去推车出来。

  三个人一台车,一人忙活烤红薯、一人忙活炒栗子和炒花生,还有一人忙活算账收钱。

  各有分工,不管多忙都有条不紊。

  餐厅现在有所进步,不光做中餐和晚餐,也开了早餐项目。

  队里菜油多,所以他们可以炸油条、炸油糕,另外提供水饺馄饨面条,王忆去的时候王东美便带着人在忙活包水饺、包馄饨送入冷柜进行保存。

  这是给第二天存货。

  看见王忆进门,王东美拿围裙擦擦手笑道:“王老师你怎么来了?这是哪阵风把你给吹过来了?”

  王忆说道:“西伯利亚寒风,这股风太猛了。”

  王东美情不自禁的点点头:“对,今年的寒流来的格外快,还只是深秋没有进入冬天呢,结果晚上就能结冰了!”

  “不过天冷了也有好处,蔬菜猪肉鸡肉这些东西不容易腐坏,可以不必浪费电力用冰柜保存,放到屋后挂起来就行,一晚上能冻的邦邦硬!”

  一个服务员端着一屉水饺打开冰柜,笑道:“对,正好用来冰镇饺子,现在天冷了,早上吃一碗热水饺特别舒服,而且咱们水饺馅多味美更好吃!”

  王忆看队里要包水饺,问道:“你们包饺子都用什么调料?需不需要饺子料、包子料?我现在在沪都外贸集团有关系,可以给你们弄点好调料。”

  王东美一听很高兴,笑道:“行呀,王老师你总能给我们解燃眉之急!”

  “现在市场上物资挺匮乏的,很多调味料都得等进货,而咱餐厅生意好、调料用的多,最近厨房正为这件事头疼呢!”

  “而且还有成品的饺子料和包子料吗?正好我们也准备推出包子产品,天冷了很多人不愿意进餐厅来吃饭,他们喜欢买几个热乎乎的包子回家配热粥吃,我觉得做包子肯定能赚钱。”

  王忆点点头。

  这个主意可以。

  他跟王东美寒暄了几句,又聊了王新国和王新钊两兄弟的学习进展,然后他看看时间外贸集团该上班了,就给陈谷打了个电话,让陈谷去给陈进涛送个消息处理101仓库的货物。

  处理过这件事他准备撤,却跟一个刚进门的青年打了个照面:

  “嘿,王老师!”

  “嘿,姚当兵同志!”

  王忆没想到在这里碰到姚当兵,曾经徐进步手下的得力干将!

  两人有段日子没见面了,这次相遇姚当兵很高兴,伸手抓住王忆的手腕不让他离开,激动的几乎是口不择言了:
  “王老师太巧了,我竟然今天把你给撞见了,嗨、嗨,这真是怎么说呢?有缘千里来相会呀。”

  “咱们两个就是有缘分,我今天本来计划着中午过来吃饭,但是想提前来看看饭菜准备的怎么样了,结果误打误撞碰上你了!”

  听着他叽里咕噜说出来这么多话,王忆笑道:“慢点说、慢点说,你不是调到那个什么单位来着?”

  “侨联会,归国华侨联合会。”姚当兵说道。

  王忆点点头:“对,高升了……”

  “嗨,算什么高升。”姚当兵无奈的苦笑一声,“我其实是借调过去,估计没法留在侨联会,以后还得回供销公司。”

  王忆问道:“怎么了?”

  姚当兵支支吾吾的说:“没、没什么,呵呵,一切都挺好的,那什么,就是那个销售公司也挺好的。”

  王忆看到他突然变了言辞,便问道:“到底怎么了?我看你情绪不大对。”

  姚当兵看看周围有食客,便拉着王忆去了后面厨房低声说道:“侨联会的工作不好干,我是借调过去的野路子,不属于正规军,人家看不上我,专门给我安排麻烦事。”

  “相比之下还是在供销公司时候更舒坦,同事们其乐融融,徐经理为人正气讲原则……算了,不说了,没什么好说的。”

  他脸上露出了一股疲惫之色。

  显然新单位的工作让他深感不如意。

  王忆拍拍他肩膀安慰他说道:“如果在新单位干的不舒坦,那就回老单位吧。人生在世所求不过是一个舒坦,没必要过于勉强自己。”

  姚当兵咬咬牙说道:“我有想过这回事,也跟我老同事谈过这想法,但我觉得我不能就这么回去!”

  “当初我离开供销公司的时候,是从事业单位进政府机构,公司特意给我搞了一场欢送会,舞龙舞狮放鞭炮,都为我感到骄傲。”

  “现在我要是灰溜溜的回去,那这算什么事?我们徐经理是部队转业的干部,最讨厌打败仗和当逃兵,我不能当逃兵,即使要回供销公司,我也要光明正大的回去!”

  王忆问道:“怎么个光明正大的法子?我找人给你弄两面牌匾,一面写光明、一面写正大,你跟着这两面牌匾回去,行不行?”

  姚当兵笑道:“哈哈,那肯定不行,我要把我在侨联会的工作完美完成,然后再申请调回供销公司。”

  “到时候我要告诉所有人,我、姚当兵、徐经理手下的得力干将不是吃素的,我不是混不下去了才回到旧单位,我是在新单位出色完成了工作,主动要求回到老单位去为人民服务!”

  王忆问道:“那你到底是遇到什么麻烦了?你们侨联会能有什么麻烦?”

  姚当兵听到这话脸上的笑容就隐去了。

  他悻悻然的说:“侨联会的工作是跟归国侨胞相关,有些侨胞当初是被赶出去的,也有些人是在国内过不下去了,偷偷去了国外。”

  “如今他们回到家乡,唉,心里有怨气呀,很不好打交道。”

  “可是国家的经济发展需要他们的外汇和投资来帮忙,从省里到县里都要求我们好好招待人家,平息他们的怨气,团结他们的力量,为祖国经济建设添砖加瓦。”

  “这活不好干,好干轮不到我,最后分到我手里的净是一些让人头疼的坏事!”

  “拿我手里现在最难的一桩事来说吧,王老师你还记不记得上次我说过有个华侨回到咱县里,心里一直对老家的地瓜面面条念念不忘?”

  王忆说道:“记得。”

  他其实早忘了,只是他觉得现在姚当兵需要倾诉,于是就顺着他的话题往下说。

  果然,姚当兵这边抱怨起来:“这个人本来也是你们外岛渔家人,是大鱼岛人家,大约是解放前夕吧,他吃不上饭跟着人出国去做工,去了李家坡,后来留在那里了。”

  “李家坡跟咱翁洲差不多,是个大海岛,不过格外大,他靠着在家乡练出来的捕鱼本事在李家坡发家致富办起了大渔场。”

  “现在改革开放了,他年纪也大了,凡事讲究叶落归根,他想念家乡便回来了,回来后他什么也不想吃,就想吃地瓜面面条,说是以前他馋了他娘就给他做地瓜面面条。”

  “我们单位发动了县里的好厨师给他做地瓜面面条,结果他吃了一碗又一碗,每次都是只吃一口,然后就说不是那个味儿,就不吃了!”

  “这真是极大的浪费呀,大大的浪费地瓜面也浪费我们人力物力和精力!”

  听着他的抱怨声,王忆倒是隐约记起了这件事,问道:“我记得你上次提起这事的时候是三四个月前了吧?三四个月了,你们一直给这人做面条?”

  姚当兵说道:“对,是三四个月前,但他没有一直待在咱们县里,前面去各省市考察投资项目来着,这个月刚回来——”

  “他回来在家乡过中秋节,因为他已经离开家乡整整四十年了,整整四十年没有看着家乡的月亮过中秋节!”

  “这是个大商人,很有钱很有关系,之前他在咱们县里的时候是我们的科长负责接待他,但我们单位没法满足他的需求,所以跟他关系迟迟没有推进。”

  “现在我们单位就把这烫手山芋交给我了,让我来负责接待他,唉!”

  他想要骂娘。

  但考虑到自己好歹算个国家干部,便没有好意思骂出脏话。

  王忆问道:“就是一碗地瓜面条,结果你们就迟迟没有跟他搞好关系?就是因为一碗地瓜面条??”

  他都听呆了。

  这他娘的,有钱人都这么任性吗?

  爱好这么独特吗?
  姚当兵连连叹气,说道:“唉,差不多可以这么说吧,主要是这个人是在建国前离开咱们国家的,建国后国家重新分配田地房屋,他家房屋成了无主之物,就分配给了其他人。”

  “如今他回来,家里祖屋早就被推平了,他对此可能挺不满的,就借着地瓜面面条的事为难我们。”

  “但这也确实是个突破口,要是我们做出的地瓜面面条能满足他的需求,让他体会到所谓的‘母亲手擀面’般的香味,那我们跟他关系可以缓和不少。”

  听到这里,在旁边默默跟听的王东美忍不住的说:“哦,姚同志,你让我们餐厅好好准备红薯面面条,就是为了这事?”

  姚当兵点点头。

  王东美戳了戳王忆,说:“王老师,咱们说不准真能帮上他的忙呢,我尝过咱们的烤红薯,太好吃太香甜了,用咱们的红薯做出红薯面面条那绝对好吃呀!”

  “我不信他母亲当年给他做的手擀面比咱队里红薯面还要好吃!”

  姚当兵眼睛亮了。

  王忆摆摆手说:“首先,人家要吃的是母亲手擀面,其次,咱们队里的红薯刚收获全是新鲜货,别说拿出红薯面来了,就是想拿出个地瓜干都做不到!”

  王东美一听说道:“对,我把这茬事给忘记了,咱们的红薯才出土没几天。”

  一听这话,姚当兵的神情又黯淡了。

  王忆看的挺不忍心的,问道:“这位侨胞有没有对红薯面面条提出什么要求?按照他的要求来做不行吗?”

  姚当兵苦笑道:“没有任何要求,他就说了一句他这次回国主要是看看家乡、给故去的父母上柱香烧点纸,然后是他在祭祀父母的时候回忆起了母亲的手擀面,想起了这一嘴!”

  “后来我们给他做了好多手擀面,他吃了就摇头!吃一口就扔筷子!特别不像话!”

  “我们真是尽力了,”提起这件事他的抱怨就滔滔不绝,“我们甚至去他家乡大鱼岛打听过他母亲都是怎么做手擀面的。”

  “红薯面面条不好吃,他母亲做的手擀面还真挺不错的,为什么?因为旧社会的时候他母亲给大鱼岛上一个船主当厨工,船主跟地主一样,家里有钱,鸡鸭不缺。”

  “他母亲那时候就经常给船主做鸡汤面,你们想想,这红薯面面条用鸡汤来下,滋味能不好吗?”

  王东美点点头说道:“明白了,他母亲就是用鸡汤给他儿子下面条的……”

  “不是!”姚当兵脸上露出凄凉之色,“我们也这么猜测过,于是就用鸡汤给他下了面条。”

  “结果呢?结果人家当场直接把碗给摔在了地上,说‘你们脑子里都是米田共吗?我家里当时穷的只能给人家卖身为奴,我娘还能用鸡汤给我煮上面条吃’?”

  王东美先吓了一跳:“这么大的脾气啊?”

  又说道:“也对,这话也有道理,但他母亲既然给船主做鸡汤面,会不会是从船主家里偷偷带出鸡汤来呢?”

  姚当兵拿手指点了点他,又笑了起来:“我刚才说,我们那科长曾经最早负责这侨胞是吧?后来为什么要换人呢?”

  “因为他们解决不了这侨胞的需求,所以把烫手山芋给了你。”王东美说道。

  姚当兵说道:“这又是后面的事了,起初是我们科长接待这位侨胞,结果他端上鸡汤地瓜面条后被侨胞给推开了,说他们家当时穷,吃不上鸡汤,所以他母亲不会给他用鸡汤来煮地瓜面。”

  “而我们科长就跟你说了一样的话!说他母亲偷偷带出鸡汤给他下面条!”

  “一听这话,这侨胞才摔碗的,他勃然大怒,说‘你意思是我母亲是小偷?’这事把他给气炸了,当场要揍我们科长,这才有了我们科长被换掉的事!”

  听完他的话,王东美也没辙了:“这人真他娘难办,一碗红薯面而已,这么为难人干什么?”

  王忆问道:“那你们就没问问这个侨胞关于他母亲做手擀面时候的流程或者用料?你们肯定问过吧?”

  “肯定问过!但问了跟没问没有区别,”姚当兵学着侨胞的样子耸耸肩、摊开手,“他母亲也很有意思,每次给他做地瓜面条的时候都让他出去,自己锁了厨房的门来做,所以他啥也不知道!”

  王忆敲了敲桌子。

  皱起眉头,若有所思。

  姚当兵说道:“算了,咱们别为这事头疼了,这事肯定解决不了。他娘去世四十多年了,这他娘谁能给他再来一碗跟他娘当年做出的手擀面一样味道的面条,所以……”

  “未必。”王忆摆摆手,“我听你刚才说,他是想要吃一碗有‘母亲手擀面’般香味的红薯面条?”

  “对呀。”姚当兵点点头。

  王忆说道:“对什么对?他这话的重点是‘般’、‘一般’!”

  “这样,我来做一碗红薯面面条,你给那侨胞送过去,让他尝尝试试。”

  姚当兵和王东美一起吃惊的看向他:
  “王老师你是琢磨出什么来了?”

  “你要怎么做?”

  王忆说道:“我也要跟他母亲一样,做这面条的时候没有人在厨房里,要自己一个人悄悄地做!”

  姚当兵疑惑的挠挠头。

  这弄啥嘞?

  王忆对王东美说道:“餐厅里有红薯面吗?有的话让师傅帮点忙,给我和面做一份手擀面,走吧,具体怎么操作听我的安排。”

  姚当兵试探的问:“王老师,那我真中午把他叫过来吃饭呀?”

  王忆说道:“你叫吧,把他叫来吧。”

  他去后厨一看,看到黄慧慧正在后厨帮忙。

  黄慧慧麻利的择着菜说道:“大军的伤势恢复的挺好的,现在已经能自己下路走动了,就是那条伤腿之前不能动的时间太长,肌肉萎缩了,医生说现在需要康复训练。”

  “他正在努力的训练自己,平日里生活已经用不着人照顾了,于是我来厨房帮工。”

  王忆说道:“那还得小心,伤筋动骨一百天呢!”

  黄慧慧笑道:“这不是已经快要一百天了吗?而且他主要是伤到了肌肉,现在就是个恢复训练。”

  “主要是他想要赶紧去给你帮忙,因为王老师你曾经跟他说过,以后有工作要安排给他,他把这件事记在心里了,想去尽量给你帮个忙,所以留在县城进行康复训练。”

  “否则大军都可以回家了,他现在生活上照顾自己是没有问题的,也能干点轻快的活。”

  王忆点点头,然后跟厨师见面,找厨师帮自己来做面条。

  等到快中午头的时候,姚当兵领着一位头发花白、满脸沧桑的中老年人进入餐厅。

  这人穿着一身笔挺西装和黑皮鞋,手持文明棍,确实颇有几分富豪侨胞的风采。

  正主来了,王忆便让厨师和厨工暂时离开厨房,他关上窗户拉上帘子,进入时空屋去拿了一盒史地生清鸡汤出来。

  葱花干爆锅,清鸡汤当汤底,加入厨师做好的面条开始煮。

  这时候他去打开了房门,让厨师和厨工们继续忙活,毕竟这会是饭点,餐厅里还是挺忙活的。

  面条煮熟。

  香气扑鼻。

  面条要出锅的时候,厨师建议道:“撒上点碎葱叶吧,味道更好。”

  王忆摇摇头笑道:“用不着那更好的味道,成不成,就看这锅面了。”

  他将面和汤倒入外岛以前常用的大海碗里,给那侨商端送上去。

  侨商看了看碗里的汤水,看到没有油花后点点头说:“嗯,看起来还挺好。”

  姚当兵随手拿了一副筷子递给他,他夹起面条吹了吹送入嘴里慢慢咀嚼起来。

  很快,他的脸上露出笑容,一手扶住海碗一手开始挥舞筷子,西里呼噜吃了起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