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武侠仙侠疯狂] 半仙 第六六二章 一个都跑不了 跃千愁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听完了百里心的讲述,庾庆立即追问道:“他们走了多久?”

  百里心估算了下,回道:“将近三个时辰。”

  将近三个时辰还没回来?庾庆的脸色霎时变得很难看,又问:“往哪个方向去了?”

  百里心指向了南竹和牧傲铁诱敌而去的方向。

  庾庆绷不住了,飞身而起,跑到了山顶上,登高远眺那个方向。

  情绪陷入了焦虑和担忧中,至于昨晚梦里的女人是谁,瞬间已没了任何念想,已经抛之了脑后,对比两位师兄的生死来说,和哪个女人发生了关系已经不重要了。

  重点在于,他对这里的三个女人都没有感情,无非一晌之欢,而南竹和牧傲铁却是能为了他冒死闯入神树求取解药的人,哪边更重要还用说么?
  左等右等不见人影,就在他准备往那个方向去寻找时,山下突然传来呐喊,“老十五,你爬那么高干什么?”

  声音很熟悉,庾庆回头往山下看去,只见南竹和牧傲铁从相反的方向回来了,径直与百里心碰面在了一起打招呼。

  庾庆立刻飞身而下,落在了他们的身边,上下打量他们。

  南、牧二人也在打量他,尤其是南竹,忍不住呵呵一笑,“能乱蹦跶了,看来是真没事了。”

  见还能开玩笑,庾庆多少松了口气,但还是问了句,“你们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南竹又当着百里心的面拍了胸脯,“想抓我?没那么容易。”

  庾庆不理会他的大话,问:“怎么去了这么久才回来?”

  说到这个,南竹又叹道:“我们敢直接回来吗?先是惊惊险险逃了一阵,后来又兜了个大圈绕回来的。你是不知道,我跟老九那是正儿八经奔波了一夜,累够呛。”

  庾庆扫了眼四周,“累归累,我们在这里呆的时间太久了,伱们在这里把人引走了也可能会让人生疑,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得立刻转移。”

  他越想越觉得不安,已不是商量的语气,变成了果断下令的口吻,“走,立刻走!”

  静坐在附近的向兰萱闻言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于是一群人立刻动身,向兰萱和秦傅君也被催促了走人,谁知向兰萱起身便朝庾庆指着道:“你继续背我。”

  庾庆正悄悄打量百里心,总感觉百里心有些不对,目光躲躲闪闪的,不敢跟他对视的样子,越看越可疑,心里越犯嘀咕,难道昨晚梦中的女人真是她?

  结果又被向兰萱一嗓子喊回了神,考虑到老七和老九奔波了一整夜确实很累,他只好又自作自受的当了向兰萱的坐骑,背上了她走。

  百里心也考虑到了两位同伙的辛苦,主动背负了秦傅君。

  没办法,这两个累赘目前都还不能扔。

  一行下山时,警惕四周的牧傲铁问了句,“往哪去?”

  庾庆答非所问:“你们昨晚闯入了神树,一直到逃出来,都没人追你们?”

  牧傲铁:“没人追,五彩蜂似乎怕黑,追到树外也不追了。”

  南竹猜到了点什么,惊疑不定地问了句,“老十五,你不会是想闯吧?”

  庾庆:“总不能是没发现你们吧?连你们那样闹,都没人动你们,难道不应该怀疑是花粉起了作用吗?”

  说到花粉的作用,他自己都尴尬了,对蜂王有没有起作用他不知道,他自己身上确实是起作用了。

  至少经这遭后确认了花粉的效果,再次印证了藤妖没有骗他们。

  说到这个,他又想起了另一回事,忍不住问两位师兄,“烧水没作用吗?”

  这让他很奇怪,按理说不太可能,这两个家伙喝了大头烧的水都能解毒,没道理他就不行,有水喝干嘛还要拼命去冒险弄什么蜂蜜,这不合常理。

  别人不懂烧水是什么意思,南竹和牧傲铁自然是一听就懂的,但两人神色都有几分不自然。

  庾庆自然看出来了,立马追问道:“扭扭捏捏几个意思?”

  南竹叹了声,指了指四周,“你自己想想吧,进入这座仙府后,你有没有看到过水?”

  这么一问,别说庾庆,其他人也忍不住跟着想了想,还真别说,进来后东奔西走的,偌大个仙府里确实没见过水,连条小溪和小水窝子都没见过。

  庾庆讶异道:“你的意思是,仙府里没水?”

  南竹叹道:“能找到水的话,我们还用冒那个险吗?”目光瞟了眼牧傲铁,发现这大块头又在装深沉,当即开口拉他一起下水,“老九,你说是不是?”

  牧傲铁没说话,面无表情,若无其事的“嗯”了声而已。

  庾庆依然感到奇怪,“没水的话,这里怎么可能长这些个花花草草的?”

  南竹:“鬼知道怎么回事,我们不惜挖了个深坑,也没能挖出水来,急着救你,不敢胡乱浪费时间,只好去冒险了。”

  庾庆暂时松开了向兰萱的一条腿,顺手抓了把花草,直接捏出了汁水来,问:“这不能当水应急吗?”

  南竹呵呵道:“就你聪明?我们当然试过了,老九还搞了个石碗装,结果烧水的不乐意,估计是受不了这味,还把碗给撞破了,就此逃之夭夭了,到现在都没见个影。你不信问老九,老九是不是这样?”

  烧水的?百里心、秦傅君和向兰萱都盯向了他。

  牧傲铁又面无表情的“嗯”了声。

  庾庆略惊,“大头不见了?”

  那玩意现在看来,只要把价值对外公开了,可是很值钱的,不见了的损失是很难承受的。

  “唉。”南竹叹了声,“鬼知道那没良心的跑哪去了,都怪你平常太放纵了,放养的就是野呀。”

  总之两人绝口不提把大头往尿里摁的事。

  总之绝不会主动交代是他们两个把事情给搞砸了。

  几乎一直保持沉默的向兰萱忍不住问了句,“说的是那只带进小云间的虫子?”

  她是见过大头的,这几个家伙在小云间遇险,大头报信的那一幕令她印象深刻。

  结合几人的谈话,她现在惊疑的是,难道那虫子还能解毒不成?
  她这么一说,百里心目光亦闪了闪,她也见过大头,见过几个家伙养在身边的那只虫子,仅此而已,对于真正的作用并无任何了解,也不知道所谓的烧水是大头的洗澡水。

  秦傅君则完全是听天书一般,一无所知,无从联想。

  对于这个问题,庾庆不予理会,不想解释的太清楚让人知道的太多。

  于是向兰萱也就没有再多问了。

  也正因为这个,庾庆又开始怀疑上了她,感觉这个女人变得不正常了,比之昨天,那股拿他调侃嬉笑的味没了,昨天还老是抓他马尾玩来着,今天沉默了许多,而且显得有些冷漠,基本上连话都不说了。

  难道昨晚梦里的女人是她?
  回头扫了眼百里心和秦傅君,他又忍不住怀疑上了秦傅君,发现秦傅君今天也不太正常,昨天清醒时还会骂几句、威胁几句来着,今天彻底沉默了,甚至连目光都避免跟他的目光有接触。

  难道她才是昨晚梦里的女人?

  琢磨来琢磨去,这事真的是把他给搞纠结了,关键是他还不好开口,难不成要问人家昨晚有没有跟自己睡过?
  堂堂大业司的大行走,让他怎么开口问这种问题?

  还有百里心,老七心心念的女人,让他怎么开口?若真是百里心的话,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向老七交代了。

  总之他也给搞沉默了,大家几乎都沉默了,唯独南竹依然话痨,不时赞美一下宛若仙境的风光,或赞美百里心两句。

  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离开了没多久,桓玉山便带着一人赶到了他们之前藏身的地带。

  在身边弟子的指引下,桓玉山抓着人落了地,放了随行弟子去搜寻。

  到了这里后,环顾四周的桓玉山才意识到,仅仅是找人的话,凭自己的修为亲自来了这里也并没有什么优势,参与搜查的人太少了。

  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干等,他浮空盯着,让仅有的同来的那位弟子负责搜查。

  好在曲长老并没有让他久等,带着数名修为较高的弟子先赶到了,加入了针对这一带的搜索。

  之所以盯着这里不放,是曲长老有理由相信,如果昨晚的打斗动静真的是想把搜查人员给引开的话,那就说明有人不方便离开这里,或者这里发现了宝藏之类的,否则没必要搞出动静,悄悄跑掉就行。

  仔细询问了相关弟子昨晚事发前的搜查去向后,曲长老迅速锁定了搜查方向。

  在这方面,曲长老似乎比桓大长老更具能力。

  很快就有了结果,找到了庾庆等人昨晚藏身的洞窟,在洞中找到了他们昨晚落脚的迹象,那张巢脾第一时间落在了他的手中。

  “呜……”

  远处空中突然传来一声经久不绝的长啸。

  洞中的人迅速闪出,曲长老举目看向声音来处,大声招呼道:“大长老已经发现了目标,留两个人等其他同门,余者与我速往!”

  他第一个飞身下山,数名弟子紧急跟随飞去,急速飞掠。

  身在高空四处搜寻的桓玉山的确发现了目标。

  就在他发出那声提醒的长啸前,背在庾庆身上缓缓观察四周的向兰萱已是骤然眯眼,扭头盯着后方的空中,沉声道:“麻烦来了,桓玉山发现了我们。”

  闻听此言,几人陆续回头看去,却是什么都没看见,哪怕是顺着她看去的方向细看,连百里心的视力也没看到什么。

  南竹忍不住问了声,“哪呢?”

  话刚落,那道经久不绝的长啸声已从远空隐隐传来,令众人脸色略变。

  庾庆大喊,“快走!”

  几人立刻跟着他急速飞掠逃跑。

  颠簸中的向兰萱摇头道:“晚了,一个都跑不了。”

  长啸声停止后,不时回头的他们终于看到了空中射来的一点人影,渐渐在他们的视线中放大。

  最终唰一声,冲击波令大地上的花草纷纷折腰低头,一道人影骤然悬停,稳稳停在了他们逃逸的前路上方。

  一群人紧急刹停之余,庾庆扔下背上的向兰萱,同时一声怒喊,“还等什么?”

  牧傲铁一个闪身,一把将秦傅君从百里心身上拽到手,手中剑直接横在了秦傅君的脖子上。

  南竹拔剑护在了一旁,那神色反应真正是如临大敌。

  庾庆亦拔剑在手,高度警惕着。

  百里心挥手拔箭张弓,竟第一时间闪身挡在了庾庆的跟前,保护庾庆的意图很明显,箭锋对准了悬停的人。

  庾庆有点意外的看了她一眼,心里又闪过了那个念头,难道真是她?

  悬停在离地两丈高位置的桓玉山皱了眉头,盯着被挟持的秦傅君,多少有点意外。

  他当然认识秦傅君,昆灵山执法长老最看重的关门弟子,岂能不认识。

  之前以为遇难了,没想到竟被这帮家伙抓去做了人质。

  暂得自由的向兰萱双手交扣在腹前,慢慢而从容地溜达了两步,躲在了几人身后的样子,侧身偏头看着,波澜不惊地冷冷瞅着桓玉山。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中国现阶段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智商和官员们不断下降的道德之间的矛盾。

TOP

谢谢楼主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