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都市言情疯狂] 虎警 第三百二八节 骨灰房 黑天魔神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张景松有些不信:“你们是警察啊!有你们在,他们敢?”

  “警察也不是万能的。”虎平涛冷冷地说:“你这是搞什么名堂?在家里关起门摆灵堂就罢了,还这么大张旗鼓,生怕别人不知道?”

  不等张景松回答,空气中再次传来老太太刘敏尖利的指责声:“你就是没安好心,就是盼着我早死!”

  这仿佛是个信号,楼道里所有上年纪的围观者顿时纷纷附和,骂声一片。

  “好好的房子,非要搞得乌烟瘴气。”

  “老刘说的没错,这小子就是没安好心。”

  “怪不得我这段时间老生病,去医院看过,吃了很多药也不见好。搞了半天根子在这里。”

  “这房子是要讲风水的,被他这么一搞,再好的房子也烂了。照这种整法,还怎么住啊?”

  面对暴风骤雨般的指责,张景松急了,他从虎平涛身后站出来,满面涨红,扯着嗓子高声争辩。

  “你们胡说八道些什么啊!这是我自己的房子,我想怎么搞就怎么搞。我花几十万我愿意。这儿是我家,就算我把房子当垃圾堆处理,那也是我的事儿,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老太太刘敏怒了,大步上前,在距离张景松不到半米的位置站定。实在太近了,两人的鼻尖几乎碰在一起。

  “就算是你的房子,你也不能为所欲为。这楼上楼下,家家户户都有老人。你,你,你……你这是咒我们死啊!”

  一句话,再次挑起了在场老人们的怒火。

  “老刘说的没错,这小子就是盼着我们早点儿死。”

  “把他贴在门上的那些东西撕了,全部烧掉。”

  “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张景松被骂的也来了火,尽管心中又惊又怕,他还是转身跑到门口,双手叉腰将所有人挡住,一副豁出去的样子。

  “我倒要看看谁敢动手?”他发出不屑的冷笑:“你们想干什么?打砸抢?你们以为人多就了不起吗?警察就在这儿,现在是法治社会,谁敢动手谁坐牢。”

  虎平涛和谭涛相互对视,都从彼此眼睛里看到了无奈。

  谭涛压低声音:“没看出来,这家伙还挺有头脑的。”

  虎平涛道:“先把他们分开,尽量劝吧!”

  说完,他转身走到张景松面前,严肃地问:“你搞什么名堂?好好的房子不住,非要整成这样。今天这事儿你必须有个说法,否则我们也压不住,到时候谁都帮不了你。”

  这话半真半假。

  张景松一听就慌了:“警官,你们不能撒手不管啊!我……我是有苦衷的。”

  虎平涛紧绷的脸色略有缓和:“那你说吧,我听着。”

  张景松连忙解释。他叹了口气,情绪顿时变得低落下来:“现在的墓地贵啊……我爸是去年走的。照我当初的想法,打算把他葬在城郊的公墓。可那边的地价太贵了,只是一个平方米,就要二十万。偏僻点儿的地方也贵,环境好点儿的要十几万,最差的也要六万多块钱。而且那些公墓面积更小,只有半个平米,甚至还有更小的,才零点三个平方。”

  “地皮是越来越值钱了,死人活人都要争。老话说得好:入土为安。我爸辛辛苦苦一辈子,我也想给他找块好点儿的墓地。可我能力有限,为了墓地这事,媳妇儿跟我吵了好几次。”

  虎平涛有些不明白:“人死为大,入土为安。这很正常啊,有什么可吵的?”

  张景松踮着脚尖,透过虎平涛的肩膀,偷偷看了一眼被谭涛拦在对面的那些老人,用力咽了一下唾沫,苦着脸低声解释:“您不知道,我在单位上拿干工资,一个月就几千块钱。老婆前年怀孕以后就辞职在家养胎。后来生孩子,一个月光奶粉钱就不是个小数。现在家里就靠我一个人撑着……这随便买块墓地,相当于城里半套房啊!”

  虎平涛微微点头:“所以你就想着在家里供奉骨灰盒?”

  张景松继续叹着气:“如果光是花点儿钱,我也认了。毕竟那是我爸,再怎么样这点儿孝心我还是有的。可问题是,这墓地可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它不是一次性买断,最多只有二十年的使用期。时间一到,就得续约。就说城郊那块我看中的墓地吧!二十万一期,每年一万块。这种搞法谁受得了啊?”

  虎平涛只能默默点头。这不是警察能管辖的范围,他也不方便发表议论。

  张景松深深吸了口气,音量比刚才更低了:“我也想过只买一期,然后把骨灰葬在那儿不动,管他公墓管理处怎么催都不管。反正我交过钱,你能把我怎样?”

  “可这样不行啊!我有一朋友就是这么干的。可墓园方面根本不管……你猜怎么着,人家只看时间,到期如果你不续约也不给钱,他们就直接把坟给刨了,把骨灰挖出来,打电话通知你过去认领。”

  “人家在电话里说得很清楚:反正已经挖出来了,一周之内如果没去认领,就按照规定当肥料撒了。”

  说到这里,张景松有些唏嘘:“二十万是最贵的,可就算是几万块一期的墓地,对我来说也很难接受。一年到头,我攒不下多少钱。如果都花在这方面,那老婆儿子怎么办?喝西北风吗?”

  “我爸身体不好,走得早。我妈虽然现在没什么病,可以后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人上了年纪,稍不留意就得住院。老话都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虽说这墓地可以父母合葬,但终究是一大笔钱啊!”

  张景松舔了舔嘴唇,犹豫了一会儿,继续道:“桂河小区是个新开发的楼盘。这边虽说离市区远,但环境不错,房价也才六千一平米。我买的这个是小户型,五十多平方,加上契税什么的,总共也就四十万不到。我儿子上学,平时都住城里的老房子。我寻思着,与其花几十万买墓地二十年的使用权,不如直接在这儿买套房子。反正平时我不怎么过来,我也没想过要用这套房子搞出租。对老人该尽孝就尽孝,给我爸弄个宽敞的地方……这房子装修我整的很便宜,做了防水,墙皮随便刮了一下,屋子里常年挂着厚窗帘,太阳照不进来。”

  “其实不光是我一个人这样做。我打听过,很多人都这么搞。就说东边那个新开盘的小区吧!开盘价五千多,实际买下来才四千二。主要是位置远,交通不便,可很多在那儿买房的都是外地人。”

  “他们跟我一样,买房根本不是给活人住的,都是用来存放骨灰。”

  “警官,我真没想过要故意惹事。这人呐,生老病死谁也躲不过去。咱们自古讲究“死者为大”。以前入土为安还有棺材,现在都是火葬,一把火烧了只剩下骨灰。国家也提倡火葬,结果搞得墓地越来越贵。墓园那些人是真的心黑啊!二十年一期,死人生意还做得越来越大。我这花几十万买一套住宅房,产权七十年,到期以后只要缴纳相关费用就行。我用这房子放骨灰,还不存在所谓的二十年一续墓地管理费……多划算!”

  他说的有理有据,虎平涛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更重要的是,张景松的做法没有触犯法律。

  思考片刻,虎平涛认真地说:“就算是这样,但你做的还是有点儿过了。”

  说着,他抬手指着门框:“你看看,整扇门都被你刷白了,还在中间贴上那些字……这么一搞,好好的房子,硬被搞成了坟墓。”

  “门头上的白花,还有那个“奠”字,你觉得这样做合适吗?”

  “还有那对联,蜡烛串钱什么的……你说说,你让左邻右舍怎么看?”

  张景松也知道自己理亏,他重重点了几下头,却还是有些嘴硬:“……我……我也不是存心这样做。我……我是跟别人学的。”

  虎平涛盯着他问:“跟谁学的?”

  张景松回答:“就是东边那个小区。那边全是六层的板房,一楼还赠送十平方米左右的花园。桂河小区已经够远的了,那边比这边更远,还没通公交。可那边的房子卖的比这边还好。我觉得很奇怪,就专门跑去看了一下……你猜怎么着,那边房子卖的最好的都是一楼。人家买下来就在花园里挖坑,把骨灰盒葬进去,外面堆成坟包。”

  虎平涛听得目瞪口呆,同时也表示怀疑:“不可能吧!小区物业不管吗?”

  张景松对此嗤之以鼻:“那些人很狡猾,骨灰葬下去,堆起坟包,直接在土层上植草。整个花园看起来像模像样,坟包旁边栽着树,还有花花草草。他们特意买来长条形的景观石,砌字坟包正面,刻字很小,如果不走进去,凑到近处,根本看不见上面写的是什么。”

  这么一说虎平涛就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表面上看起来是个花园,实际上用途已经变了。”

  张景松点点头:“现在都提倡与时俱进。反正只是给去世的老人找个住处,每年清明冬至的时候过来看看,平时又不住……再说了,上坟的时候公墓那边挤得要死,连个停车的位置都没有,还不如在自己家里宽敞,想怎么搞就怎么搞。”

  他说话的时候,虎平涛也没闲着。他打开手机,搜了一下关于公墓管理的相关政策。

  张景松说的“二十年续约”情况的确存在。按照中的规章所述:在经营性公墓内安葬骨灰的,应按规定缴纳墓穴安葬管理费。墓穴管理费按年收费,一次性收费最长不得超过二十年。期满继续使用的,仍需缴纳费用。逾期三个月不缴费的,按无主墓穴处理。

  张景松情绪有些低落:“警官,我也不是存心惹事,我是实在没办法。你说说,这活着的时候需要操心房子,做房奴。等到老了死了,还要操心另一个“房子”。我……我真的难……真的太难了。”

  “墓地使用权才二十年,买套房子的期权就是七十年。孰轻孰重,一看就很清楚。”

  “我查过,买商品房当“骨灰房”使用,这不违法。”

  虎平涛接上他的话头:“是的,不违法。但你这样做不合理。”

  停顿了一下,他继续道:“你的邻居可以选择报警,我们也必须来到现场处理。这属于民事纠纷的范畴,我们只能劝说,无法强制处理……这么说吧!这事儿需要你们双方互相协商才行。”

  张景松情绪再次变得焦急:“这是我的房子,我自己说了算。”

  虎平涛严肃地说:“你有没有考虑过其他人?你也看见了,不光是这幢楼,就连小区内的其他住户也表示反对。人多力量大,毕竟小区房价和名声关系到每个业主的自身利益。如果召开业主大会,一直要求你搬走,或者把骨灰撤走,你说该怎么办?”

  张景松双眼有些发红,恨恨地说:“他们敢!”

  虎平涛以平稳的语调重申事实:“他们和你一样,都没有违法犯罪。公平地说,你的行为已经给桂河小区居民正常的生活造成了很大影响。无论是你还是他们,都可以需求法律帮助,但解决问题的核心,仍然在你这边。”

  “我觉得还是你们双方各退一步吧!你把门框上的这些东西处理一下,别搞的那么夸张。至于你在屋子里摆桌子供奉什么的,关起门来那是你的自由。”

  这些话说的有理有据,张景松也不是蛮横不讲道理的性子。他想了很久,缓缓点头。

  这边劝住了,谭涛那边却不太顺利。

  主要是老太太刘敏,说什么都要撵张景松离开,还口口声声“这个小区只住活人,不住死人。”

  虎平涛耐心地劝道:“他已经答应把门框上的所有装饰撤掉。至于骨灰盒是否放在家里,这是他的权利。”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中国现阶段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智商和官员们不断下降的道德之间的矛盾。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