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武侠仙侠疯狂]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第六十八章:我是正人君子。 爆炸小拿铁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第六十八章:我是正人君子。(第一更!求订阅!)  爆炸小拿铁




  裴凌正想着自己接下来的打算,闻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脑袋空白了一个呼吸之后,他才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乔慈光认出了他的身份!

    不是王高,而是他重溟宗圣子这个身份!

    上次在天外岛的时候,他告诉过乔慈光自己的真名。

    眼下,他以【血无面】掩饰真容,脸上还戴着一张隔绝感知的面具,乔慈光是如何认出他……是【心魔大衍咒】!

    想到这里,裴凌顿时冷静下来,乔慈光特意传音询问,而不是迅速离开之后通知正道前来围剿,想必无意揭露他身份……

    于是,裴凌看向玉雪照,吩咐道:“你去外面守着,我有事与乔道友谈。”

    玉雪照不舍的看了眼乔慈光手中装着丹药的储物之具,懒洋洋应了一声,旋即走了出去。

    炼丹房中,只剩下裴凌与乔慈光二人。

    直到这个时候,裴凌干咳一声,顿时说道:“乔道友,许久不见。”

    乔慈光注目他面上,缓缓点头,等待着他的回答。

    裴凌略作沉吟,旋即道:“我与司鸿倾嬿之间,什么都没有!那些都是子虚乌有的传闻,包括所谓的屠城灭族之事,也全都跟我毫无关系。”

    “所谓重溟宗圣子,坦白来说,完全是九阿厉氏一手扶持上去,用于三家争夺重溟宗宗主之位。”

    “至于我自己,自幼醉心丹道,除了炼丹之外,什么都不会。”

    “其他种种传闻,全是重溟宗上下,以讹传讹,等我从炼丹房出来时,已经是谣言汹汹,无力回天。”

    “我本身迄今为止,都是清清白白。”

    “还望乔道友千万不要轻信这些人云亦云,对我有什么误解。”

    他这纯属胡说八道,但乔慈光中了【心魔大衍咒】,万一信了呢?

    反正不管怎么样,现在周围全是正道中人,那他必须是一名正人君子!

    闻言,乔慈光原本踌躇的神色,顿时浮现一抹笑意。

    裴凌果然不是那样的人,她当时没看错!

    于是她认真的说道:“我相信你!”

    嗯?

    这么简单就信了?

    看来【心魔大衍咒】的效果,比他想象中的更强。

    这样很好!

    暗松口气,裴凌正要找个借口脱身离开,却见乔慈光接着又道:“裴……道友,上次浮岛机缘,多谢你救了阮芷师妹一命。”

    “我那师叔膝下就两个弟子,如果阮芷师妹也出事的话,我真不知道要怎么跟她交代才好。”

    裴凌说道:“这不过是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可惜我当初修为有限,实力不足,不然,能将其他人也都救下来。”

    乔慈光面色微红,走近了几步,尔后,轻声说道:“裴道友,你能不能离开魔门,投入我正道?”

    “素真天虽然只收女弟子,但琉婪皇朝、寒黯剑宗、九嶷山、燕犀城,都是极好的去处。”

    “我愿意以性命为道友证明,道友身在魔门,心向光明。”

    “届时请动祖师出手,助道友摆脱重溟宗辖制,入正道之门。”

    闻言,裴凌面色微微一僵。

    这要是他还在重溟宗外门的时候,乔慈光跟他说这话,他定然是欣然同意。

    但现在,整个正道,都对他下达了通缉。

    这段时间他在九嶷山活动,已经看到过不知道多少自己的通缉令。

    更要命的是,他的通缉赏金,跟重溟宗宗主苏离经竟是一样的!

    再加上那次当着八派真传的面,采衤卜司鸿倾嬿……

    只怕现在整个天下,也就乔慈光会相信他良善无辜……

    如今别说加入正道了,只要他敢暴露“裴凌”这个身份,定然是死无葬身之地。

    于是,裴凌长叹一声,尔后沉声说道:“何为正?何为魔?正道亦有作奸犯科之徒,魔门亦有手足情谊。”

    “正魔之分,归根到底,不在功法、术法、神通,不在外物,不在名份,最关键的,在于人心。”

    “素来宅心仁厚者,未免没有一念之差;十恶不赦之辈,也有上敬父母、下体娇儿的柔肠。”

    “因此,只要心向光明,我便是正道中人。”

    “又何必劳烦道友?”

    “何况若是依道友之言,重溟宗必定会派人追杀我。”

    “届时我之生死,倒是无妨。”

    “但若因此连累了其他人,岂不是叫我一辈子于心难安?”

    乔慈光听了连连点头,目露黯然之余,看向裴凌的眼神,却又添了几许钦佩。

    传闻果然是胡说八道,这位裴道友,分明性情敦厚,为了不牵累她,以及其他正道中人,宁愿继续留在魔宗,承受种种诋毁……

    总之,眼下裴凌说什么,她就迫不及待的相信。

    即便有些地方看上去很不合理,但她却完全没有察觉。只觉得但凡从裴凌口中说出来的话语,都仿佛是世间真理。

    再可信没有。

    不仅如此,这会两人相处的时间越长,她心中那种迫切想要与对方双修、或者被对方采衤卜的欲念,便越强!

    乔慈光目光微微迷离,但她很快回过神来,顿时说道:“此番正魔大战结束,我应该会成为素真天的长老。”

    “以后,裴道友想要离开魔门,可以随时来找我。”

    裴凌点头:“多谢乔道友。”

    虽然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不大,但好歹也是条退路。

    就在这时候,乔慈光忽然又道:“裴道友,我能不能看看你的真容?”

    闻言,裴凌略一犹豫,但还是很快摘下面具,旋即催动【血无面】,直接露出了真容。

    在他看来,乔慈光已经知道了他的真正身份,这要求只是一件小事。

    看到裴凌真容的刹那,乔慈光整个身躯猛然一颤,欲念宛如潮水般涌来,脑海中瞬间涌现出一个又一个荒唐、氵?糜、疯狂的念头……

    如果是以前,她一定会立时运转澄清神智的功法,坚守本心,压下种种冲动。

    但此刻,她却忽然不想这么做。

    只略略停顿,乔慈光忽然再次上前,直接贴到了裴凌身上,双臂环住其脖颈,双颊绯红,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