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武侠仙侠疯狂]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第六十一章:你是谁?(第二更!求订阅!) 爆炸小拿铁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第六十一章:你是谁?(第二更!求订阅!)  爆炸小拿铁


就在此刻,那幽暗身影语声隆隆若雷霆,道:“这局,你赢了。”

    语罢,棋盘中间一枚白子忽然漂浮起来,落入裴凌手中,“来浮生境。”

    话音未落,幽暗身影迅速消散。

    棋盘、灯盏、其余棋子……入目的一切,都开始消散……

    很快,所有一切消散无踪。

    裴凌猛然回过神来,他已经出现在了学塾外的树林中!

    身后不远处,就是学塾紧闭的大门。

    其与当初离开蓬瀛观时所见大致仿佛,漆色剥落的门户上,青苔横生,整座建筑流露出荒废已久的气息。

    这几日热闹整洁的学塾,仿佛只是一场如梦如幻的泡影。

    裴凌心中一惊,迅速戴上妖狼面具。

    与此同时,他发现手中白子消失不见,却化作一具柔软温热、夹杂淡淡香气的躯体,斜靠在他身上。

    此外,一名华衣美服、头戴玉冠的艳丽女修,也拢着袖子站在不远处,其姿容明媚,气质矜贵,正是琉婪皇朝四殿下终葵镜伊。

    而另一边,则有一名白袍金冠的俊朗修士。

    却是嵇长浮也被移了出来。

    这两人此刻皆是神情怔忪、目光茫然,似乎还没有完全恢复记忆。

    望着怀中琼姿花貌、雍容华贵的佳人,裴凌顿时一怔,晏明婳?

    刚才那颗白子,是晏明婳所化?

    难怪他在“诡异”中,到处都找不到对方。

    正想着,晏明婳猛然睁开双眼,身影一晃,瞬间从他怀中挣脱,顿时出现在终葵镜伊的身侧。

    直到这个时候,还在茫然无措的嵇长浮与终葵镜伊,才渐渐回过神来。

    他们终于记起了这三日来在学塾中的一切!

    嗖!

    嵇长浮没有丝毫迟疑,立时飞身而起,遁往远方。

    素真天天姬晏明婳在此,他没机会再对终葵镜伊下手。

    更重要的是,那所谓的王高,能在这桩“诡异”中保持清醒,而且还数次暗中算计自己,对方一直隐藏着实力,而且,隐藏的很深!

    不出意外,对方跟他、还有晏明婳,至少是在同一层次。

    以一敌二,自己没有任何机会。

    可见这些人,气数未尽,天意令他们还能挣扎些日子。

    且等他们继续逆天而行,时运变幻之下,天意终究会将他们再度交到自己手中,任意处置!

    眼见嵇长浮不战而退,迅速远去,裴凌暗暗放下心来。

    他现在一点不想跟这位天生教少教主开战,那会暴露出他的真实身份。

    虽然说素真天天姬晏明婳就在旁边,但他现在很担心,晏明婳会连他跟嵇长浮一起杀!

    想到这里,裴凌正准备找借口脱身而去,却听晏明婳忽然说道:“四殿下,嵇长浮已经走远,有我在此,他定然不敢半路折返。”

    “你在此地等一下,或者一个人先回邈城。”

    “我有些事情,要与王高大师好好谈一谈。”

    闻言,终葵镜伊急忙说道:“我、我先回去!”

    她面红耳赤,看都不敢看王高还有晏明婳一眼,逃也似的飞快离开。

    这次的经历,她不恢复记忆还好,一恢复记忆,便立刻想起了昨日学堂中的荒唐一幕……

    当时她正在学堂里授课,而晏明婳与王高大师在台下……还当着她的面!

    那种场面,简直不敢想象!

    而且事后,王高大师还走上讲台,抱了她一下……也是当着晏明婳的面!

    若非知道王高大师是一位宅心仁厚、心存善念的炼丹师,论丹大典魁首,为人豁达厚道,如此行径,她还以为对方乃是魔道中人呢!

    也不知道那是王高大师的本意,还是受到“诡异”操控……

    反正,不管怎样,这件事情,她绝不能说出去!

    心念转动之际,终葵镜伊急忙施展遁法,迅速远去。

    顿时,树林之中,就剩下裴凌与晏明婳二人。

    裴凌不禁头皮发麻,他若是现在开始逃遁,不用重溟宗遁法,肯定会被天姬追上;用了,跟脚暴露,晏明婳更加不会放过他!

    怎么办?

    正急速思索着,晏明婳望着他,淡淡说道:“让我看看你的脸。”

    闻言,裴凌心念一动,立时用【血无面】化作王高的模样,尔后才摘下妖狼面具。

    晏明婳无动于衷的看着,却是摇头,语气倏忽冷漠:“我要看你的真面目!”

    裴凌一怔,却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破绽,【血无面】,是重溟宗前辈用来跟九嶷山掌教当面谈笑风生而不露真容的法宝,他之前修为太低,无法完全将其炼化,或许还有被人识破的可能。

    但晋入元婴期后,对于这件法宝的运用,已经更加得心应手……当下硬着头皮道:“我是王高,这就是我的真面目。”

    晏明婳注目他面庞,神情变得更冷,尔后说道:“你在‘诡异’之中,已经泄露了‘王高’这个名字。”

    “如果这是你的真名,你早已死了不知道多少次!”

    “除非你有跟天生教嵇长浮一样多的底牌,一样强的实力。”

    “王高,绝不是你的真正身份。”

    “你夺我清白……到底是谁?”

    裴凌面色渐渐僵硬起来,他只知道这“诡异”之中不能泄露真名,却不知道泄露真名的后果。

    眼下看来,晏明婳在进入这桩“诡异”之前,便已经了解过学塾中的详细情况。

    想到这里,裴凌不再说话,说自己是王高,晏明婳还有可能原谅他,但若被对方知道,他是重溟宗圣子……

    眼见“王高”迟迟没有说话,晏明婳一字字的问道:“你是魔门中人?”

    她冷冷的盯着裴凌,那般霸道的采衤卜之术,她当时就怀疑对方是魔修。

    但后来见其没有赶尽杀绝,且自称是王高,再加上身处“诡异”之地,本就规则混乱,发生什么都有可能,是以,便没有再将对方往魔修上面想。

    只是化为棋子的这段时间,晏明婳浑浑噩噩,懵懵懂懂,反而莫名的清醒起来。

    现在,亲眼看到对方暴露了“王高”这个名字的情况下,竟然还能在“诡异”中破局,这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名字是假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