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都市言情疯狂] 夜的命名术 373、蜂拥而出的情报一处 会说话的肘子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夜的命名术  373、蜂拥而出的情报一处  会说话的肘子



 情报一处七组的探员们、见习督查们或许还不知道。

  就在他们想要给这位新老板一个下马威的时候,同一栋楼里李氏所掌控的二组,已经接到了李云寿亲自打来的电话,让他们在此期间全力配合庆尘的工作。

  如果出现本职工作与庆尘的安排冲突,可优先处理庆尘安排的事情。

  这句话一出,李云取便明白事情的重要性了,所以在庆尘报道后的第一时间,就与庆尘见了一面。

  所以,对于庆尘而言,他未必需要服众,手下的探员与见习督查不听话,自然有人听话。

  真想办什么事情,绕过七组都可以。

  只是他不想那么做而已。。

  这时,庆尘已经大概了解情报一处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了。

  它的存在,就是财团用来名正言顺打压对手的地方。

  很多议员在参加竞选拉选票的时候,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联邦是全体联邦公民的联邦。

  但公民们最喜欢说的话是,联邦是李氏、庆氏、陈氏、神代、鹿岛的联邦。

  这块广袤的土地上只有一个统一的国家,虽然神代与鹿岛作为几百年前的外来者,但也同样拥有着联邦公民身份。

  那浩瀚如海的星空之下,所有人好像都是平等的,又好像有所不同。

  某位任教于青禾大学的学者曾说,如今的民主,已经成为联邦内部最大的笑话。

  大多数议员要得到财团支持才能当选,但财团在彼此制衡中依然要维系着总统的地位,那些拼了命想要竞选总统的人,看起来就像是历史长河中的可怜虫。

  很多人以为这位学者会被财团封杀,但事实上并没有。

  但他也没再为这种事情发声过,这件事情就是PCA中情局处理的,有探员上门杀掉了学者家里的猫,并代替财团给出某些承诺,然后大摇大摆的扬长而去。

  事实证明,读书人也并不是总那么有骨气。

  但也同时证明,PCA联邦中央情报局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情报部门,所做的事情也并不全是一个情报部门该做的事情。

  他们披着官方的身份,成为财团手里用来砍杀别人的刀。

  庆尘回到了三楼,探员们很意外庆尘并没有下班回家,也很疑惑这位年轻的督查刚刚去了哪里。

  庆桦看向庆尘:“老板,天色不早了要不明天再继续看信息库吧。”

  庆尘摇摇头:“你们回去吧,我再看看。”

  庆桦有些意外,他与探员们相视一眼,然后纷纷离开了情报一处的大楼。

  他不知道的是,对于他们来说,让新上任长官枯燥的翻看资料库,是一种下马威。

  然而对于庆尘来说,这是他了解联邦秘辛的一个绝佳机会。

  当初他答应庆氏影子来当密谍,来PCA中情局报道,不就是为了掌握更多情报吗?

  此时此刻,一整个信息库对他敞开,这简直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虽然PCA中情局能掌握的资料库,还不算联邦的真正秘辛,但也足够重要了,这是普通时间行者绝对掌握不到的东西。

  最关键的是,这PCA中情局脉络也很大,10号城市只是总部,各个探员下面甚至都还联系着各地的PCA中情局分部。

  所以,在最新的资料库里,竟然还记录着10号城市里机械神教被拐走一个分舵的事情。

  这情报,还热乎着呢……

  三楼已经空空荡荡了,庆尘的督查办公室外,大办公室的灯光已经全部黑暗下去,唯有他这里还亮着。

  格外孤独。

  庆尘看向资料,里面显示PCA中情局至今也没有调查出,机械神教一整个分舵的叛离原因,只知道这一个分舵的信徒已经不再有信仰,开始彼此称呼对方为家人。

  此事件似乎由人刻意所为,但还没找到始作俑者的身份,也不知道家人代表着怎样的含义。

  PCA分部表示,可能会有新型组织出现,需要进一步观察机械神教对此事的反应。

  庆尘又捡出另一个他关心的事件:第四任总统下野后被暗杀一案中,凶手是一名叫做‘高亮’的B级高手,此人曾在联邦第一集团军中任职,无派系,未被财团招揽。

  高亮的儿子为先天性心脏病患者,因为血型特殊的缘故,导致一直无法得到匹配的心脏。

  但是在临刺杀前,高亮的儿子得到心脏捐献。

  刺杀事件之后,高亮尸体被发现于10号城市外的一条小河边,尸体被鱼类啃食大半。

  事情到了这里,好像还真成了悬案。

  庆尘皱眉,难道自己想找幻羽的线索,就这么断了?

  他在内部信息库搜索‘恶魔邮票’“禁忌物ACE-017”这样的关键词,结果发现恶魔邮票在之后竟然又出现过,49年前,竟然有人用它来给某位明星写情书,把明星吓的差点退出娱乐圈。

  庆尘心说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要在表世界有私生饭搞这种事情,怕是也能吓坏一批人吧。

  不过这位明星似乎还在人世,自己是不是可以去拜访一下,问问对方是否能猜到恶魔邮票的持有者是谁?

  紧接着,庆尘看到PCA中情局情报一处,竟然还把追逃神代空音也列为了案件之一。

  卷宗里,神代空音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是在北方的19号城市,之后便下落不明,似乎有人在帮助潜逃,疑为表世界时间行者组织九州所为。

  最后,庆尘看起了探员们手里正在侦办的案件,其中补充的资料库十分庞大,甚至还有一些与嫌疑人有关的监控录像视频,庆尘一律四倍快进着看完了。

  就在这时,办公室外面传来脚步声。

  庆尘抬头看过去,他知道情报一处里不会出现有人想要暗杀他的情况,就算真要杀他,也不会在这里动手。

  所以,他并不担心什么。

  下一秒,那位三十岁出头的庆准来到办公室门口,笑眯眯的说道:“督查,你果然还在这里看信息库啊,其实不用看的,你直接以影子先生的名义对庆桦来下令,他们敢不听吗?何必这么辛苦?”

  庆尘想了想说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对过去的卷宗很感兴趣。”

  他看向庆准,却发现对方手里拎着两个塑料袋。

  庆准将里面的几个一次性可降解饭盒拿出来:“我觉得督查你说不定要在这里熬个通宵,所以去买了点夜宵。”

  庆尘想了想说道:“谢谢。”

  一次性饭盒是淡黄色的,里面装着几个精致的小菜。

  这种饭盒都是用甘蔗渣制作的,工厂在提取蔗糖后将甘蔗渣粉碎沉淀,然后压制成盒子。

  吃完饭后只需要埋在地下一段时间,就会降解成土壤。

  不得不说,里世界比想象中还要注意环保。

  庆准想了想问道:“影子先生跟您提起过我吗?”

  庆尘摇摇头:“没有。”

  “提过就好,我是您可以信……”庆准语气滞了一下:“啊,这样吗”

  他本想借影子的话快速拉近彼此的关系,却没想到庆尘压根就不承认,看样子是打算自己慢慢观察?

  庆尘低头吃饭,庆准并没有放弃,而是继续说道:“对了,您为什么不去情报三处那种镀金的地方,偏偏跑来情报一处呢?”

  庆尘看了他一眼:“不该问的不要问,或许你跟影子关系很好,但在我这里,这并不是你能随便打听的资本。”

  庆准也不生气,反而笑眯眯的说道:“今天情报三处那边,庆一、庆诗、庆原、庆无、庆闻、庆幸已经全部入职了。我倒是对这些影子候选者有些了解,比如庆诗的父亲是家主麾下掌管着能源项目的实权大人物,似乎已经下决心想要亲自下场帮女儿赢得影子之争了。比如庆幸很幸运,从7岁开始每天出门都能捡到钱,想做的事情总能做成,讨厌的人总会远离。”

  “每天都能捡到钱?”庆尘抬起头来。

  “对的,”庆准笑道:“但捡钱是小事,还有其他的事情。”

  “他在庆氏学堂里一直都是第二名,庆闻的学习成绩永远比他好,庆幸12岁的那年,他父亲答应他如果考第一,就奖励他一支狙击枪。结果……庆闻那次刚好就生病了,缺考。”

  庆尘陷入沉思。

  庆准继续说道:“还有很多很多类似的事情,例如在青禾大学喜欢过一个女孩,但那位女孩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你也知道,青禾大学的学子来自联邦各地,放假时是要回家的。于是,他的那位情敌在回家路上,刚巧出了车祸。行车记录仪显示,那位情敌驾驶车辆途中,从路旁冲出来了一头山羊,是他自己处理失误、猛打方向盘导致车辆侧翻。”

  “死在庆幸‘幸运光环’之下人不止这一个,青禾大学里有一位导师给了他一门课不及格,要让他在青禾大学里重修一年,结果这位导师在回家途中,有两个社团成员吵架时挥刀相向,不小心砍到了一旁凑热闹的年轻人,年轻人跌跌撞撞的弄碎了橱窗里的玻璃,碎裂的玻璃落下,划破了那位导师的脖子。”

  庆尘越听便越是皱起眉头。

  庆准笑着问道:“你觉得神奇吗,这世界上竟有这么一位幸运的人。所以其他人都以为庆闻能成为影子,我却觉得庆闻敌不过这位的幸运,毕竟庆闻12岁的时候已经败给幸运一次了。”

  庆尘看向这位庆准。

  或许对方真是影子先生的心腹,不然对方怎么会突然跟自己说起影子之争的事情?

  当然,也可能是一种试探,这庆准可能怀疑他也是影子候选者之一。

  庆尘看了庆准一眼,但什么都没有说。

  ……

  ……

  庆准离开了。

  庆尘却没有离开,他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认认真真的看着资料,全凭自己的大脑将那些联邦秘辛一一记在脑中。

  庆桦以为他需要看几个月,但其实庆尘只用了9个小时便全部浏览完毕。

  看完这些,庆尘还发现PCA中情局权限是可以调阅联邦户籍信息的,于是他又将那些熟悉的名字例如‘何小小’的931个搜索结果,全部记在了脑海之中。

  在此期间,他一点都没觉得枯燥,反而感到了一阵亢奋。

  清晨,探员们陆陆续续来到办公室。

  当他们发现庆尘还在这里,而且好像是一夜未睡的样子时,都莫名诧异了。

  没想到这位新老板,竟然这么拼!

  庆桦来了,他默默的透过窗户看向办公室里的庆尘。

  一名探员说道:“这位新老板是个狠人啊,会不会正憋着一股气,准备整治咱们呢?”

  另一名探员说道:“他会不会发现我们写的很多卷宗有疏漏啊,毕竟咱们有时候缺少证据也把人秘密抓捕了。”

  情报一处之所以被称为活阎王,正是因为他们行事不择手段,而且非常酷烈。

  这是财团的刀,自然要锋利一些才能被财团看重。

  探员们看向庆桦:“副队,您怎么看这事?”

  庆桦看了大家一眼:“我最怕的是他拿我们没什么办法,又不愿意认真看卷宗,最后拿影子先生的名号来压我们。现在,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在看卷宗,起码不是个蠢材。各位,我们终究还是要为庆氏做事的,对方摆足了虚心的姿态,这下马威差不多可以结束了。”

  “就这么算了吗?”

  庆桦看了他们一眼:“那信息库,普通人就算看几个月都未必能看完,你们不会真以为这新老板会耐着心看完吧,对方姿态摆出来了,有个台阶就要下去,知道吗?不然,你以为他不能直接整治我们?”

  这时,庆准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一份早餐,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庆尘办公室,将早餐放在桌子上。

  但庆尘并没有吃饭,而是走出办公室来平静说道:“谁是杨旭阳?”

  一名探员犹豫了一下站起身来:“督查,我是杨旭阳。”

  庆尘平静说道:“你手里那个军事泄密案件我看了,秘密逮捕的那个国防官员证据不足是吧,再去查一下第三区兴叶大街36号附近。这个官员明明非常有钱却一直坚持徒步回家,记录他行踪的监控里,他每天都会经过36号,十次里有九次都抬头看向右上方的窗户,那里可能有什么间谍之间的信号,把他看的那户业主给我抓回来,送到秘密监狱里去突击审讯,李力、王波,你们两个盯着楼上神代、鹿岛的动静,如果有异动了就告诉我,禁止他们在秘密监狱里接触嫌疑人。”

  大办公室里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怔怔的看着庆尘。

  庆尘说道:“没听见吗?”

  “嗷嗷,”杨旭阳赶忙站起身来往外跑去。

  庆尘继续说道:“谁是徐温?”

  一名探员默默站起身来。

  庆尘说道:“去一公里外把情报六处的周臣易带回来调查,6.12走私案里他的陈述前后有矛盾,我怀疑他是涉事者之一,带回来突击审讯,我要知道还没找到的走私货物是什么。”

  庆桦愣了一下,情报六处是神代的地盘,这位新老板竟然在上任第二天,就直接对神代的派系开炮了?!

  他提醒道:“督查,情报六处是神代……”

  庆尘看向庆桦:“神代的人带不回来吗?”

  庆桦低头:“能。”

  说完,他低头打开自己的电脑查看了一下6.12走私案的卷宗,那位周臣易的陈述果然前后矛盾。

  庆桦立马起身喊了六名探员,亲自前往情报六处抓人去了。

  待到庆桦走后,庆尘又一连点了十多个人,要重新抓回来突击审讯的嫌疑人高达37名。

  短短十多分钟的时间,庆准便眼睁睁的看着,刚刚热闹起来的大办公室,又重新冷清了下来。

  庆尘看向庆准:“你去帮庆桦吧,我担心那边会有冲突发生。”

  庆准笑了笑:“情报一处要调查情报六处,只要有确凿的把柄,那边没人敢闹幺蛾子。情报一处这‘活阎王’的外号,不是白叫的。事实上,情报一处处理的案件,有三分之一都是其他情报处的人。排除异己嘛,就是这样。”

  庆准心想,这下庆桦那些人,应该服了吧。

  此时此刻,庆桦坐在车辆上飞速前往情报六处。

  开车的一名探员犹豫半天,突然说道:“副队,您说这位新老板一晚上的时间,到底看了多少卷宗?”

  庆桦叹息道:“就算现在有人给我说,他已经把卷宗全都看完了我都不意外。你们发现了没,他在布置任务的时候,一连布置了17个,中间他都没有看任何资料。清楚的点出负责该案件的探员是谁,清楚的说出案件疑点是什么,我发表五分钟演讲都得拿着稿子,他一口气说了那么多信息,表情都没变化一下。”

  庆桦继续说道:“而且我刚才确认了一下,他可不是故意使唤我们,让我们盲目的奔波劳碌,就说那个军事泄密案件,我连续看了六个兴叶大街那里的监控录像,那名官员确实每次经过时都要看右上角一眼。”

  车里所有人都沉默了。

  庆桦说道:“这位新老板,怕是要把PCA中情局搅的鸡犬不宁了。准备好加班吧,我们恐怕要忙好久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