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游戏竞技疯狂] 神秘之劫 第8章 超凡感知 文抄公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母河浩浩荡荡,蜿蜒而下,滋润了上绿森林与下绿森林的肥沃土地。

  此时,一支数十人的队伍,就开到了母河某处,沿河开始巡查。

  亚伦·索托斯随意从路边摘了根草,叼在嘴里,很有一股放浪不羁的气质:“其实……柯林他们有一点没说错,战争打的是硬实力,戴维斯家族的斤两,他们不会不知道,并且各个骑士也算富有经验,至少知道广撒游骑兵侦查……如果戴维斯家族有什么动作,比如偷袭什么的,是很大概率成功不了的。”

  “所以,戴维斯家族剩下的选择不多,设身处地地想一想,也就只有用最快速度,移动通过战场,偷袭索托斯家族要害这一条了,而森林无法大规模运兵,时间上更是耗时日久,所以最方便的,就是水运!”

  他望着母河,嘴角略微勾起。

  戴维斯家族在上游,一旦沿河而下,速度飞快!

  虽然主力都在战场,但只要百人左右的一支偏师,完全可以绕过战场巡视,直达下绿森林的领地,甚至,偷袭城堡!

  “不过奇袭要是被发现,那就什么用都没有了。”

  亚伦要做的很简单,直接在河道上找个易守难攻的地方扎营,顺带设立河卡!

  如此一来,如果戴维斯家族有动作,以偷袭的那点兵力,根本不可能拿下!

  哪怕是虚惊一场,背负懦弱之名,那也没什么,他又没有继承家业的打算!

  而能不战斗,自然是更好的。

  “这样一来,家族短板被弥补,戴维斯家族也只能在战场上拼命了吧?”

  “再思考一下,或许领地之中,还有被收买的家伙?但只要没有外援,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至少城堡没事……”

  亚伦吐掉了口中的草茎,忽然感觉自己是不是太阴险了?

  或者说,以这个时代类似中世纪的文化与教育,贵族们还是单纯了,没有自己阴暗?

  我呸呸呸!

  亚伦看向八指与桑切斯:“你们,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怨恨我带你们离开战场,失去了获得战利品的机会?”

  “没有,老爷,我们都很感激您!”

  桑切斯连忙躬身道。

  他说得是实话,战利品什么的,是贵族与骑士老爷们的事,他们的愿望很简单,就是活下来!

  能脱离战场,自然是最好的。

  ‘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这边的凶险,比战场也小不到哪里去……’

  亚伦腹诽一句,转过一个河道,眼睛忽然一亮。

  在前方,母河拐了一个大弯,而此处便是下绿森林与上绿森林的分界。

  不仅如此,在宽阔的河面中心,还有一个砂石堆砌起来的岛屿,比周围高了四五米左右。

  “很好,就是这里了。”

  亚伦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理,不由还是比较满意:“我们就在这里设立水卡,防备上游的船只……对了,这里有名字么?”

  一干文盲面面相觑,最终还是格林迟疑着道:“好像叫做……寡妇湾?”

  ……

  梦中。

  亚伦·索托斯又感受到了那一份神秘单位的能量。

  ‘将它全部用来强化我自己。’

  他意识下了一个指令。

  下一瞬,一丝清凉在意识之中乱窜。

  这一幕他早已熟悉,但接下来却又有些不同。

  亚伦只感觉那一丝清凉忽然变得炙热无比,宛若在他大脑之中灌入了滚烫的开水!

  痛苦!

  无比的痛苦令他几乎失去了维持意识的能力,如果有身体的话,恐怕早已滚地大叫了。

  啪!

  无穷无尽的呓语之中,他的记忆轰然一震,宛若被蛮横撬开了一道缝隙。

  大量的记忆浮现而出!

  他仿佛一个纯粹的旁观者,记忆开始不断回溯,能看到小时候伪装牙牙学语的自己,甚至,回到了1岁、半岁、刚刚出生之时……

  记忆洪流不仅如此,甚至还在往前……

  那是一片黑暗,然后就是光明。

  那是……前世的记忆!

  “怎么跟得了超忆症似的……”

  亚伦吐槽一句,突然开始背诵一篇论文,这是他大学时候,偶然看到的一篇科普,只是扫了一眼的程度。

  但此时,他已经能一字不差地背诵出来!

  “过目不忘?我这是……终于渡过某个门槛,实现精神的非凡了?”

  这么多年过来,亚伦其实关于前世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

  但此时,简直跟脑袋中多了个图书馆一样,任何看过的信息都有着记录!

  “太厉害了,也不知道这个能力,能否带回现实,或许我一醒来,记忆又会变得模糊,不过没有关系……我可以在梦中慢慢学习,所以……这总算给我蹭到了一点好处?”

  亚伦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就在这时,他表情一变。

  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宛若冰冷的大手,狠狠抓住了他的心房。

  “有危险!”

  “不……不是这里!”

  “是……现实世界中的我,会有危险?”

  ……

  黑夜静谧。

  帐篷中。

  亚伦睁开了眼睛,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瞬间消失不见。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有危险的是梦中的我?不对,梦中的我也回来了啊,那个世界已经无法伤害我了。”

  他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翻身爬起,细细思考起来。

  “这一次入梦,我终于令梦中的自己觉醒,获得了【超凡记忆】与【危险感知】的能力……然后,我感到了危险?感觉它似乎来自于现实……”

  亚伦深吸口气:“如果危险在梦中,我回去是自投罗网,如果危险在现实中……”

  他握紧自己的十字剑,偷偷翻出帐篷。

  因为在行军打仗过程中,他一直都没有脱下外衣,就这么直接睡的,此时行动也十分简单迅速。

  帐篷之外,天空之中,月色朦胧。

  几堆篝火之外,桑切斯等人正睡得很香,就连值夜者也消失不见。

  “有问题!”

  亚伦眸子一凝,来到营地边缘,望着不远处。

  朦胧的月色之下,似乎有模糊的人影正匍匐在地上,缓缓靠近!

  “袭击者!”

  亚伦深吸口气,立即回转,找到八指,捂住他的嘴巴。

  八指一下挣扎起来,却发不出声音,然后睁开眼睛,看到了亚伦。

  “你不要出声,有敌袭。”

  亚伦声音冷淡:“我们继续去叫醒其他人,准备战斗!”

  

你所浪费的今天,是昨天死去的人奢望的明天;
你所厌恶的现在,是未来的你回不去的曾经.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