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都市言情疯狂] 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 5、别跟我谈什么爱情,我只想搞钱! 中秋月明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一曲唱罢,交响乐团演奏小组的成员们已经鼓掌:“可以的,可以的!有那个味儿!”

  “什么曲子,什么语种,南美的味道很重,很洒脱的感觉!”

  “谱子呢,马上把谱子扒出来,我这里记了个后半截,你看对不对……”

  对这种级别的乐团演奏手来说,听歌识谱是个基本功,但更重要的是几种乐器的相互配合。

  听见如此热情奔放的曲目,刚刚还准备下班的几位演奏手都来了兴趣。

  连歌舞厅经理都被找来听了个尾声:“小伙子很不错啊,这首歌是哪里来的,想留在我们这里唱歌吗?”

  荆小强没有据为己有:“一部国外电影里面的,版权肯定没有,但我能把谱子和器乐搭配出来,我需要有个演唱练习的机会,您觉得能开个什么样的上台价格?”

  经理打量他:“就这么一首?一招鲜很容易被别人抄了去啊。”

  荆小强笑得很含蓄:“我肯定还有其他曲子,您这价格开得合适,我能源源不断的上新曲子,包您这里观众满意。”

  这年头的歌舞厅经理都是下海承包资产的能人,也不含糊:“明天先试试看吧,表演五首曲子,五十块钱一天,效果好我肯定不会亏待你。”

  在月收入只有几十百来块的90年,沪海这最好的大众歌舞厅,每张门票是两块钱。

  从下午六点到晚上十一点这五个小时进进出出,偌大个舞厅能卖出去上千张票!

  所以说娱乐行业赚钱,哪怕是在经济不发达的时代,都理所当然。

  荆小强也不贪:“好,只求您能做到水涨船高就行了,起码我要在这里待到看能不能考上戏剧学院。”

  基本都毕业于旁边音乐学院的乐手们,立刻笑着把他围起来,七嘴八舌的问询情况。

  戏剧学院他们熟得很啊。

  更主要还是赶紧把谱子搞出来吧。

  好在南美舞曲往往在乐器方面非常简单,一把吉他,一把手风琴跟架子鼓就够了。

  经理兴致勃勃的在旁边看了一阵,确定荆小强是个行家,还预支了两百块给他置行头。

  就这么点讲规矩的局气,让后来蜂拥而至挖角儿的歌舞厅经理,都没能把荆小强带走。

  荆小强毫不意外的收了钱,也把自己的身份证递过去当抵押,更是索性住在了歌舞厅后面的杂物间。

  这下他一个月能存一千五了。

  一年就是十八万!

  而且唱拉丁舞曲还有个优点,第二天荆小强买了件花衬衫、沙滩裤,就趿着泡沫拖鞋上台了!

  九十年代沪海舞厅的装修风格,大多都是循着三十年代百乐门的那种金碧辉煌风格。

  哪怕在改开以后别的地方还很遮遮掩掩,阿拉十里洋场的底蕴懂不懂的啦。

  乐队都基本是西装革履,还打领结的。

  好在交响乐团这都是工作服。

  所以显着荆小强这身热带打扮超级醒目,他还买了个八毛钱的草帽,捏把捏把的就带着牛仔卷边,夏威夷凹顶,歪戴上台还来了个骚包的抹过草帽边手势。

  换个时代油腻得不行的动作,这会儿在十八岁年纪演绎下,立刻换来一片欢呼声!

  等到电子琴弹起前奏,所有人都是瞬间惊喜!

  新曲子?!

  别看这年头全国上下歌舞厅风起云涌,但舞曲几乎都是舶来品,中文歌除了《冬天里的一把火》,就是翻唱的《路灯下的小姑娘》,其他一水儿的外文舞曲。

  翻来覆去都是那么几首恰恰恰、成吉思汗、螺丝刀螺丝刀半夜起来安地板……

  早就听烦了。

  所以每首新歌一定会得到展现的机会,只是能跟这些经典对抗留存下来的极少。

  特别是国内专业人士还在从原有体制向市场化转变中,哪里会写这种享乐主义的歌曲,根本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全场转头,注视那个看起来还乳臭未乾的小赤佬!

  不是所有人能都在这么多人的场面放声歌唱,大把的能歌善舞站到人堆前面就发怵发抖,啥都表现不出来。

  可荆小强就是为了这种场面而重生,闭眼开口拉长音调,顺滑的外语腔调,让人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伴随他拿着麦克风的右手在胸前模拟搂着姑娘,左手横举平端,摇摆、转圈、横移、进退……

  连舞步都是新的!

  所有人都轰动起来!

  这种场面下,乐手们也极有状态,手风琴悠长浪漫,吉他提供舞曲节奏感,鼓手拍得摇头晃脑。

  之前拉小提琴、吹小号、萨克斯的几人都站成一排,拿了沙锤、铃鼓、三角铁,跟着打拍子……

  如果说以前他们天天演奏那些已经想吐的曲子,只是为了应付赚钱。

  今天这种全新的曲子,才会唤醒他们内心对音乐已经疲惫的审美。

  于是轻而易举的成了全场站定,看台上的主唱表演!

  好多人不由自主的跟着荆小强的动作扭啊扭,揣摩这种全新舞步的特点。

  就算坐在周围茶座上的舞友,也全都站起来,脚下不停抖动!

  心痒,脚更痒!

  全场都在抖!

  其实这种拉美东北部流行的舞蹈动作极为简单随性,跟普通交谊舞的搂抱动作没什么区别。

  上半身左右轻摇,胯部摇晃才是精髓,多看得一会儿,自然就有不少身体协调、舞蹈精湛的爱好者先扭起来。

  三分多钟的舞曲仿佛瞬间就过去。

  娴熟的来个谢幕动作,还转身对乐队鞠躬的荆小强,立刻听见场下狂热呼喊:“再来一次!”

  “再唱一遍!”

  “好听!好棒!”

  有点演唱会的意思了,荆小强还蛮享受的听了两秒,转身对乐队征求意见?

  这种国内歌舞厅歌手们难得一见的乐团礼仪,让交响乐团的演奏手们都很舒服,齐刷刷的来了个回礼,才重新奏响舞曲。

  荆小强在交响乐团歌舞厅的这场首秀,简直轰动!

  连唱了三遍,还不到七点钟,他只能宣布晚上十点再唱,可乐队只是把以前的舞曲起了个头,就得了舞池跟周围一片倒彩声。

  要理解那种审美疲劳忽然出现一缕清新阳光的感受。

  得,整个乐队不得不轮流上阵,把这首《Lambada》连奏仨小时!

  沪海最火最好的歌舞厅,其实都在这市中心的几条街上,哪怕没有手机的年代,也很快呼朋唤友的来了不少人:“听说出新曲子了!”

  “还是新舞步?那一定要看看啊!”

  其实整个晚上都是舞友们在热烈练习新舞步,后来的看前面怎么跳,有几个据说是跳舞老师的底子很好,也热心传递这种明显是拉丁舞步的特征。

  于是以前往往跳会儿舞,有些人会串场去别家,又或者看对眼的还会携手压马路去公园,今天全都来了就不走!

  本来最适合三四百人跳舞的舞池,很快挤得水泄不通,不停有人挪到边上贴猪肉站排排。

  就为了等待那位年轻的演唱者说他还要来唱歌的。

  哪怕不少人都在学他那歌词腔调,葡萄牙语谁也不会啊。

  等着听,那味儿简直让人太难以忘怀。

  其实荆小强下台就去健身了。

  由于曾经粗壮成马东锡那样的彪悍身形,他对自己现在这副豆芽菜似的青涩身板太不满意了。

  之所以选择要到沪海来,也因为在那个十八线小地方连鸡胸肉都没处买去,更别提三文鱼、虾蟹、橄榄油之类。

  对于已经在纽约健身俱乐部拿到高级搏击私教执照的荆小强来说,所有技巧最好还是建立在强大的核心力量上。

  这是每个人都可以为自己集聚起来的力量。

  只有强壮过,才明白那种自身强大的自信心。

  他不热衷于成名赚多少钱,但自身一定要足够强大,也许这就是他在十八个灵魂当中活到最后的原因。

  还没开始正式调整饮食,他只循序渐进的在歌舞厅背后草坪自我锻炼,做些徒手锻炼。

  经理好不容易找到他,又只看了几秒钟,就确认这个严格要求自律的年轻人有远大未来:“差不多该到你上台了,一百八十块一晚上,这是目前沪海最高的价钱。”

  荆小强起身笑笑:“还是五首曲子,但你一定会觉得值。”

  经理也笑笑,老江湖了,这种相处很舒服。

  结果他和荆小强都没想到,十点这一档刚刚开唱,就有个姑娘奋不顾身的跳上台来,要共舞!

  所以说娱乐行业的桃花运,轻而易举的就会滚滚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