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武侠仙侠疯狂]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国 卖报小郎君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灵龙张开的上下獠牙间,一枚紫气氤氲的气团缓缓凝聚,如龙口衔珠。

    紫气越来越浓郁,气团渐渐凝实、压缩,变成一枚宛如实质的、鸽子蛋大小的紫珠。

    四周虚空中汇聚而来的紫气消失,灵龙口中衔着那枚凝聚了大奉王朝最后气运的紫珠,转动头颅,看向岸边的怀庆。

    “呼.......”

    鼻息声里,它把珠子吐向了怀庆的眉心,紫光一闪,紫珠在怀庆眉心散开,染紫了她的双瞳和白皙的皮肤。

    几秒后,紫光消退。

    “很好!”

    怀庆微微颔首,拂袖转身,朝着皇宫的方向行去。

    “嗷嗷.......”

    灵龙黑纽扣般的双眼,望着怀庆的背影,发出悲鸣。

    怀庆心肠冷硬,没有回头,也没停下脚步,她回到御书房,坐至铺设黄绸的大案后,淡淡道:

    “退下!”

    殿内侍立的太监和宫女,躬身行了一礼,陆续退出。

    人走光后,怀庆铺开信纸,捏住袖袍,亲自研磨,提笔蘸墨后,于纸上书写:

    “宁宴:”

    两字写完,提笔半晌,心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该如何诉说。

    她沉吟了许久后,终于再次落笔:

    “生我者不喜我,宗族亦憎我倒行逆施,女子之身称帝。。然朕平生无愧祖宗和天地,无愧宗族亲人,光明磊落。

    “思来想去,心中之事,只愿与你诉说。

    “我苦读圣贤书,苦修武道,只因年幼时,太傅在学堂里的一句“女子无才便是德”,我一生争强好胜,便是与临安之间的打闹争斗,也从不退让,对太傅的话,心里自是不服气。

    “谁说女子不如男?谁说女子天生便该于闺中刺绣?我偏要成为名震京城的才女,偏要撰书编史,好向世人证明天下男儿皆粪土。

    “渐渐年长,少时意气消磨于时光中,然苦读十年,满腹经纶,也想效仿儒圣教化天下,效仿亚圣开宗立派,效仿高祖皇帝做出一番丰功伟绩。

    “奈何女子之身牢牢束缚住我,便只好隐忍,迟迟不愿出嫁,暗中关注朝政培植亲信,遇见你之前,我时常想,再过几年,熬没了意气,也便嫁人了。

    “起初对你多有恩惠,是出于欣赏和栽培,因为你和临安斗气,也只是出于习惯和霸道的性格罢了。

    “后来对卿渐渐仰慕,不可自拔,却仍不愿面对内心,不愿服输,倔强的告诉自己,我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绝不与其他女子共侍一夫。

    “岂料最后被临安这个死丫头捷足先登,私底下没少为此发脾气,恨屋及乌的整治陈太妃。这些心意我过去没有宣之于口,现在则不怕跟你说了。

    “你我虽无夫妻之名,却有夫妻之实,此生已无憾事。

    “巫神出世,九州危在旦夕,大奉生死存亡之际,朕身为一国之君,必须承担起责任,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理当如此。

    “这天下,我与你共担。

    “我一生从无任性,这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待君平定大劫,四海安康,春祭勿忘告之,吾亦含笑九泉。

    “怀庆绝笔!”

    ...........

    豫州与剑州接壤之地。

    天空涌来滚滚黑云,遮蔽蓝天和朝阳,世界仿佛被分割成两半,一边阴暗可怖,数不尽的行尸大军海潮般涌来;一边阳光灿烂,漫山遍野都是仓皇逃窜的人群。

    他们就像一群失去主心骨的蝼蚁,数量虽多,但散乱无序,只知慌不择路的逃命。

    光明与黑暗的交界处,一支护送着百姓的百人军队被阴影覆盖,下一刻,士卒和百姓,包括胯下战马,齐齐僵硬,而后,人与兽双眼翻白,表情麻木,成为了尸潮的一部分。

    “救命,救命啊.......”

    前头一体力耗尽的些百姓见状,吓的肝胆俱裂,一边尖利的嚎叫着,一边激发潜能继续逃亡。

    但很快,他们就不再嚎叫,表情便的僵硬麻木。

    他们也成了尸潮的一员,随着黑云,朝前推进。

    越来越多的人被转化为行尸,没有任何反抗的失去生命,在超品之下,人和蝼蚁没有本质的区别。

    楚元缜踩着飞剑,心里泛起难以言喻的悲凉和痛苦,这些情绪几乎把他吞没。

    不久前,巫神出世,席卷中原,他亲眼看着一支支军队被吞噬,一股股百姓组成的队伍被转化为行尸。

    逃难的队形瞬间打乱,直至变成如今这副场面,漫山遍野都是人,无组织无目标,慌不择路。

    而这样的情况,还发生在紧邻东北的三州其他地方。

    在这场大灾难面前,楚元缜眼前所见的尸潮,只是其中一部分。

    襄荆豫三州完了,数以千万计的百姓湮灭在这场吞食中原的浩劫中,背后就是剑州,剑州之后是江州,以及京城。

    没有任何一场战争有如此可怕,即使是当年的山海关战役,死伤也不过一两百万。

    亲眼目睹这样的灾难,对他来说是残酷的。

    可能十年二十年后,某次午夜梦回,他会被这场灾难惊醒。

    这时,楚元缜目光一凝,被远处的一对母女吸引,这对母女处在光暗两界的交界处,身后是无限扩张的滚滚黑云。

    小姑娘摔倒了。

    “娘,我跑不动了.......”

    七八岁的小姑娘满脸汗水,偏黄的头发一绺绺的黏在脸上,嘴唇干裂。

    她的一双小脚磨出了水泡,跑的踉踉跄跄,背着她的父亲目睹后方之人惨死后,就放弃了她们母女,独自逃命去了。

    穿着布衣的年轻母亲尚有体力,但不足以抱着小姑娘逃命,她把年幼的女儿抱在怀里,一遍遍的说:

    “娘陪你,娘陪你.......”

    她害怕的浑身发抖,脸色惨白,可抱着女儿的手臂却无比坚定。

    “娘,爹为什么不要我们了。”

    母亲脸上流露出悲哀:

    “因为怪物来了,爹没办法保护我们了。”

    小姑娘的表情和母亲是不一样的,她脸上有着希望和笃定,脆生生的说:

    “许银锣会保护我们的。”

    去过酒楼茶馆,看过皮影戏,听过游方郎中讲故事的孩子,都知道许银锣。

    他是保护百姓的大英雄。

    这时,楚元缜御剑下沉,抓起年轻母亲的手臂,把这对母女一起带上天空,继而猛的折转,朝后方掠去。

    巫神没有出手干预,大概是像这样的蝼蚁不值得祂关注。

    “谢谢侠士的救命之恩。”

    年轻的母亲死里逃生,满脸泪水的抱紧女儿,不停致谢。

    只是她说的是方言,楚元缜听不懂,只能意会。

    “你是许银锣吗?”

    小姑娘眨着眼睛,一脸期待。

    楚元缜张了张嘴,说道:

    “是我。”

    小女孩遍布污渍和汗水的脸,绽放出激动而明媚的笑容,就如末日的希望。

    呼.......楚元缜吐出一口浊气,仿佛也得到了心灵的慰藉,他御剑送了母女一段路程,确保她们足够安全。

    巫神的推进速度,在凡人眼里极快,可在超凡高手看来,实则缓慢,因为祂并不是无意义的推进,而是在一点点的蚕食荆襄豫三州地盘,炼出山河印。

    山河印炼成,三州之地便是祂的了。

    随后只要大奉灭国,便可吸收溢散在天地间的气运,容纳山河印,与佛陀还有两尊远古神魔做最后的竞争。

    目送母女俩逃难的背影,楚元缜收回目光,接着心里一动,转身看去,看见了一袭龙袍,头戴冠冕,负手而立的女帝。

    “陛下?”

    这让楚元缜吃了一惊,没料到怀庆竟会亲赴前线。

    “按照这样的速度,三天之后,就会抵达京城吧。”

    怀庆此刻的语气无比平静:“三天之后,雷州多半也败了。”

    楚状元满脸苦涩。

    从雷州到京城,从东北到京城,沿途不知道多少生灵灰飞烟灭。

    怀庆接着说道:

    “海外战况不知,他是我们最后的希望,所以拖延时间,等待他返回是大奉唯一的选择。

    “楚兄,你觉得呢?”

    楚元缜“嗯”了一声,可是如何拖延巫神?除非世间再出一位半步武神。

    怀庆展颜一笑:

    “很好,我们达成共识了。”

    她从怀里取出一封信,以及两件物品,教到楚元缜手里。

    楚元缜低头,那是一块缺了角的黄油玉印,一片干瘪的、被压成片的莲花瓣。

    “替我把它们交给许宁宴。”怀庆低声道。

    楚元缜先是一愣,仔细盯着女帝绝美的侧脸,旋即他读懂了女帝的决然。

    “不,不,陛下,你不该冲动........”

    楚元缜话没说完,就被一股至刚至阳的暴力推开。

    怀庆傲然而立,体内冲起煊赫的金光,金光凝成一道龙影,张牙舞爪,朝着远处的巫神发出无声的咆哮。

    远处滚滚涌动的黑云停了下来,接着,一张模糊的面孔从黑云中探出,隔着数百丈,与金龙和怀庆对视。

    怀庆的声音清亮铿锵:

    “朕为大奉国君,当守国门,护社稷,今日携两成国运,挡巫神于剑州边境。楚元缜,速速撤离,不得违抗。”

    她像是宣读圣旨一般,宣布着自己的决断。

    那张模糊的面孔缩回云层,下一刻,滚滚黑云汹涌而来,携带着沛莫能御的伟大,如天倾,如山崩。

    楚元缜眼圈瞬间红了。

    他正要躬身领命,忽听一道声音温和道:

    “臣有异议!”

    楚元缜和怀庆同时扭头,只见两人之间清光升腾,出现赵守的身影。

    “院长?”

    楚元缜愣住了,接着涌起狂喜之色,他带不走怀庆,但赵守可以。

    “陛下,臣来吧!”

    赵守面带微笑:“主辱臣死,臣未死,岂能让陛下去抛头颅洒热血?”

    不等怀庆拒绝,他吟诵道:

    “不许动!”

    怀庆果然僵在原地,难以动弹。

    赵守看了一眼汹涌而来的黑云,笑道:

    “陛下说,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可许宁宴也说过,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臣觉得,许银锣说的,是读书人该做的事。

    “陛下以为如何?”

    怀庆没有作答,眼里闪过一抹悲凉。

    赵守轻轻一挥手,身上的绯袍自动脱离,并把自己折叠整齐,浮在空中。

    “唉,这官还没做够啊。”

    这位大儒恋恋不舍的摸了摸官袍,接着挥手,让它落于楚元缜面前。

    他最后说道:

    “陛下,大周末期,大儒钱钟以身撞毁大周国运,这才有了大奉六百年的江山。

    “今日,我赵守效仿前辈,希望也能让大奉再多六百年盛世。

    “陛下,云鹿书院的读书人,自古便无愧黎民,无愧社稷,莫要让两百年前争国本的事再次重演了。”

    他朝着怀庆,郑重行了一礼。

    在得知巫神出世后,他便决定效仿先人,以身殉国。

    他传音给众超凡的“一事”,是请他们死守雷州。

    赵守正了正头顶的亚圣儒冠,手里清光一闪,刻刀显化,巫神已经逼近了,狂风吹乱他的须发,吹不乱他坚定的表情。

    当生命走到尽头,这位大儒想起了多年前,那位瘸腿的老师,尽管自己恨透了朝廷制度,可在教导学生时,最先强调的依旧是“社稷”和“百姓”。

    耳边,仿佛又传来了那瘸子的声音:“莫道儒冠误,诗书不负人;达而相天下,穷则善其身。”

    纸页燃烧,赵守大声道:“请儒圣!”

    刹那间,清气满乾坤!

    天与地之间,一双不掺杂情感的眸子显化,以此为核心,一位身穿儒袍,头戴儒冠的百丈身影浮现,处于半虚幻半凝实状态。

    他一手负后,一手置于小腹间,做凝视远方状。

    儒圣英魂回眸,朝着金龙一招手。

    金龙咆哮着脱离女帝,张牙舞爪的撞入儒圣体内,于是,那双不掺杂情感的眼睛,绽放出金灿灿的光芒。

    浩然正气铺天盖地,充盈了每一处空间。

    这一刻,儒圣仿佛回归了。

    翻涌的黑云出现明显的凝滞,不知是忌惮,还是回忆起了被儒圣压制的恐惧。

    赵守御风而起,携带着两成国运和儒圣英魂,撞向了遮天蔽日的黑云。

    .........

    怀庆一年,十一月三日,赵守退巫神于剑州边界,以身殉国!

    ........

    PS:这本书还有三四天完本,大家这个月就不用给我投月票了。

    另外,谢谢大家的月票支持,打赏感谢章留到完本的时候吧,没几天了。这份心意太重了。

    说个题外话,还是希望大家理性消费,不要被带节奏,也不要去带节奏。

    鞠躬感谢!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中国现阶段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智商和官员们不断下降的道德之间的矛盾。

TOP

谢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