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都市言情疯狂] 还看今朝 第八卷 第一百八十六节 三甲 瑞根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抵达银台时,已经下午一点半了。

  上午在金江,金江县委常委会和干部大会开了两个小时,比华阳更长。

  无他,金江是涉及到两位主要领导易人,加上还有其他四位县委县府班子成员,而且基本上都是从市里和外地进入,除了县高官、县长、副书记、副书记兼常务副县长,组织部长、县委办主任和两名副县长,均进行了调整。

  可以说金江的调整力度之大也是前所未有,同时也是全市各区县中调整力度最大的。

  市发计委副主任柯立斌任县委I书记,经开区党工委副书记屈云涛出任金江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县委副书记倒是由纪委I书记舒淳祥接任,但舒淳祥本身就是从市纪委下去的干部,现在仍然兼任着县纪委I书记,要下一步微调才会补齐纪委I书记。

  县委副书记兼常务副县长由市经委主任助理莫慧珍出任,县委组织部长是由市委组织部干部一处副处长赵志栋出任,县委办主任则是由市发计委办公室副主任尧亭立出任,同时市建投集团副总经理黄英刚、市财政局法规处副处长龙旗云任副县长。

  屈云涛、莫慧珍、黄英刚和龙旗云四人在昨天的县高官会上任命为副县长,屈云涛还被任命为代县长,要等到明年初才人代会上才会正式当选县长。

  这样大规模的调整,也意味着金江原来县委县府班子也进行了大轮换,书记县长均调到市里任职,原来两位县委副书记到县人大,常务副县长和组织部长到政协,其他县委办主任则是调到市里边农办,另外两名副县长也分别到市林业局、市档案局挂闲职。

  可以说原来金江县委县政府的只要成员基本上都进行了轮换调整,这对于整个金江县来说触动极大。

  沙正阳在由唯一一个算是原来金江县委班子里升任副书记的舒淳祥之处的干部大会上也做了长达三十五分钟时间的讲话,这也是素来喜欢说短话的沙正阳有些破例之举。

  沙正阳毫不客气的对金江最近五年来的状况做出了一次深刻的剖析,历数金江县如何从92年的全省第二滑落到现在的全省十三,历数金江县人均GDP从全省的第二如何滑落到全省的第十,也谈到了金江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增速连续七年低于全市平均水平,连续三年位居全市九县五区(不含高新区和经开区)中的倒数第二位或者第一位。

  沙正阳在会上也明确指出,小富即安、安于现状、得过且过这些心态是制约金江未来发展的最大问题,要解决金江的发展问题,首先就要从思想状况和心态来打破,用队伍作风整顿来作为契机,彻底让金江干部重新进入了一个你追我赶的竞争状态中去。

  在会上柯立斌也代表金江县新一届县委向汉都市委表态,一定要在三年内让金江重振雄风,重新进入全市前三强(不算锦城、汉棠、大牌坊和湖滨四个主城区)的序列。

  目前金江的GDP总量已经低于华阳、饮马、驿城和银台,位居全市第五,而且饮马和银台都明显处于上升势头中,金江要在三年内达到这一目标,也可谓任重道远了。

  “沙部长,休息一下?”宋云培亲自把沙正阳迎着。

  这个时候倒早不晚,县委常委会定的是两点半,三点钟的全县干部大会,这也基本上是惯例。

  “就在你办公室里坐一会儿吧,估计时间也就查不到了。”沙正阳看看表,还有五十分钟,正好和宋云培、罗冕、姚渊、樊文良、陈鹤等人说说话。

  贾国英赴市财政局担任局长,宋云培接任县委I书记,罗冕接任县长,姚渊任县委副书记。

  原本理论上该由原来的常务副县长张文全来接任副书记,但张文全这一次也获得提拔,到碑堰担任县委副书记。

  陈鹤去年就已经担任县委常委、纪高官,这一次也有微调,接张文全的班,担任常务副县长。

  宋云培也知道罗冕、姚渊、陈鹤和樊文良等人与沙正阳都算是有些交情,所以也就先和这几位打了个招呼,所以中午几位都先来了。

  樊文良年初接任组织部长,但县委办主任职务一直到五月份才卸任,这一次调整,也报上去了,但在这第一轮的人事安排研究中却没有排上号。

  走下车,就看到了罗冕他们几位,沙正阳也很高兴,一一握手,寒暄几句。

  一行人到了会客室,茶也泡了上来。

  “沙部长,看你有些疲倦,这几天恐怕跑得有些累吧?”罗冕也笑着问道。

  他和沙正阳也算是老交情,因为卢雅的缘故,两个人也一直有联系,只不过现在卢雅进步的速度却远远超过了罗冕,现在卢雅也一样是正处级干部,湖滨区委副书记,这也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位置。

  “跑到不累,但是要说话就心累,还是来银台轻松啊,所以我放在最后一站,也算是自我放松一下吧。”沙正阳摇摇头。

  一行人都笑了起来,自然是心里舒坦无比。

  昨下午在华阳,今天上午在金江,想想这两个县的情况,以沙正阳的性格,肯定不可能是去走走过场搞搞形式,肯定要好好准备有针对性的谈一谈,特别是金江。

  金江县委县府班子基本上是换了一大半,特别是县委班子,而且是在没有出什么大问题的情况下做出这种调整,有此可见市委对金江的情况有多么不满意。

  所以两相对比,十年前和金江根本没有可比性的银台现在就值得骄傲了。

  “沙部长,金江动静这么大,恐怕多少会对下一步金江的工作有影响啊,难免日后会有人说是市委的调整才会对金江的发展造成负面影响了。”姚渊之前是兼着经开区党工委I书记,一直在抓经济工作,所以对这一块很关注。

  “这个情况市委也也考虑到了,但茅书记和我们都认为长痛不如短痛,金江的状况已经到了必须要动大手术才能解决问题的时候了。”沙正阳点点头,“不是有个说法嘛,金江的干部到其他区县去工作,哪怕是提拔一级,很多人都不太愿意,宁肯就窝在金江,当然这个到其他区县主要是指非新湖、穹山和津县这些山区县,如果你要让他们去锦城,去汉棠,我估计这些人又要呼天抢地的愿意去了,一句话,只想享受,没想过工作,这样的干部,按照我的理解,就是忘记了当年的入党誓词,忘记了组织培养,忘记了自己工作初心。”

  几个人都默默点头。

  金江的这个故事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知晓,甚至其中的始作俑者也在这一轮调整中被调整了。

  这样的干部工作的目的纯粹就是为了讲条件谈享受了,哪里还会把心思放在工作上,肯定是把自身享受和家庭这些个人主观因素放在第一位的,组织考察时就应该直接把有着这样心态的人排除在外,甚至应当考虑将其放在非领导岗位上去。

  “所以茅书记在市委常委会上也讲到,宁肯让金江一两年里因为调整而受到影响,也决不能把这个问题拖下去,拖到后来者难以扭转的局面去,所以这一次也是市委痛下决心,你们也看到了,动作幅度这么大,有市里去的,有其他区县过去的,就是要打破金江长期以来养成的这种小圈子格局。”沙正阳点点头:“云培,你们这边的班子尚未配齐,我这里就先给你们说一句了,你们推荐的人选如果条件符合,可能要交流,你们缺的人,可能会外边交流来。”

  “坚决服从市委的决定和安排,我们银台干部从来都是奔着开放心态的,我本来也不是银台成长起来的干部,还有老姚也不是银台人嘛。”宋云培一愣之后立即表态,“请沙部长放心,这一点我们银台县委还是有这个基本觉悟的。”

  “唔,那就好,只有包容开放的心态,才能大度大气的接纳一切优秀的东西,也才能理性客观的面对种种工作中的不足和缺陷,不至于讳疾忌医,……”沙正阳欣赏的道:“云培书记,银台目前可以说是面临着最好的发展机遇,贾书记,嗯,现在是贾局长了,上一届你们打下来了一个良好的基础,我希望你们这一届也能更有所突破,……”

  “何宇中已经表明态度要让华阳的十强冠军头衔永不旁落,金江柯立斌更是信誓旦旦表明态度三年之内,要让金江重返全市三甲行列,而饮马驿城也都是磨刀霍霍,这还没有算西都和碑堰,那么银台呢?”

  沙正阳看着宋云培他们几位,“我希望三年内,不仅能看到银台进入全市三甲,更希望能看到银台进入全省三甲,云培你们有没有这个信心?”


TOP

dddddddddddddddd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