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玄幻奇幻疯狂] 苗疆蛊事2 第六十五章 偷渡报酬 南无袈裟理科佛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苗女念念对于即将进入中国境内这事儿,表达出了格外期待的情绪,然而我却并没有那般的兴奋。

    并不是说我对这个国家没有感情,而是我在想一件事情。

    那就是如何过境。

    事实上,无论是苗女念念,还是虫虫,她们都属于没有户籍的人,也没有任何证件,而此刻若是入境,那便算是非法的,再加上边境的巡逻队又不是吃素的,若是产生了冲突,那该怎么办?

    对于我的疑问,虫虫觉得完全就是杞人忧天,她说百年之前,蚩丽妹就曾经来过,为什么她可以,我不可以?

    我一阵头疼,说大姐,这能比么,百年前的中国一片混乱,谁也管不着这个,但是想着可不同,那可是世界排名前几的强国,国防力量可都不是吃素的。

    苗女念念这个时候问了,说那蛮莫蛊苗的那些人,难道是正常出境的?

    呃?

    她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有些不知道如何回答,含含糊糊地说应该是吧?

    虫虫忍不住了,扑哧一笑,说你觉得他们背着一具无头尸体,还可以正常的出入境?是你脑子有问题,还是我脑子有问题?

    呃,好吧,我脑子有问题。

    从小就饱受党国教育的我,脑子里从来都是各种条条框框,遵纪守法已经融入了我的血液,成为了一种本能,然而在她们的脑子里,却从来没有规矩这两个字。

    或许有,但那叫做江湖规矩,而不是法律法规。

    我们来到了老街,果敢地区的行政中心,在这个地方,我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国内来,这里讲着汉语,使用中文,那些人的脸孔跟我们所见到的中国人一般模样,甚至于这儿用的通讯,都是中国电信。

    事实上,这里距离滇南省的边境小镇,只有十公里不到。

    我知道老街,先前见过报道,说当地发生了战事,大量边民涌入了国内,形成了难民潮事实上,所谓的果敢族,其实就是汉族,这些人都是明末清初的时候,跟随着永历帝溃逃至此地修生养息的军民,后来永历帝被平西王吴三桂大军饮马怒江,直逼缅甸,用弓弦绞死,而这些人则凭借着重峦叠嶂的高山密林扎下了根来。

    到了后来,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时候,文化青年上山下乡,又有一些输出革命之类不可言的因素,便有大批的知识青年来到了这里,长期落脚了下来。

    此地秩序混乱,各种势力牵扯,小小的老街市里赌场、妓坊林立,是个动荡之地。

    我带着虫虫和苗女念念,找了一家饭店随便吃了一点,然后找到老板娘,跟她打听了一些话儿,最后谈及了有没有路子帮忙走私。

    老板娘是个明白人,听到我问起这事儿,低声说想走私什么货,白货,还是黑货?

    我问什么是白货,什么是黑货。

    她不屑地望了我一眼,说这个都不知道,你走私啥呢?

    我说帮忙带我们几个人去对面。

    老板娘望了一眼埋头吃饭的虫虫和苗女念念,眼睛顿时一亮,说你是过来买媳妇的人?

    我没有多做解释,说算是吧,没想到那肥婆子却又嘿嘿笑了起来,说买媳妇的话,就不用这般大费周章了,想必你是做那种生意的吧,想弄几个漂亮的妹子过那边去赚钱不过话说回来,你的眼光不错啊。

    我没有跟她理论,含糊地点了点头,然后她伸出手来,说美元,一人五千,先付一半,完事再给一半。

    这么贵?

    我愣了一下,说能不能便宜一点?

    老板娘的脸一抽,说嫌贵?前面有关口,你直接过去就是了,何必过来求我?

    我说不是,你这也太贵了。

    她冷笑,说我跟你讲,我联系的路子,是常年走这条路的,对周围的情况最是熟悉,对面部队的巡逻路线也十分了解,几乎没有什么差错,我要的是良心价,你觉得不行的话,可以去找别家问问。

    我没有跟她再谈,而是回到了桌子前来,这时虫虫拿出一沓钱,面无表情地说道:“给她!”

    我一愣,说你怎么有这么多钱?

    苗女念念说这是我留着的,准备到了中国的时候兑换一点,当做路费,没想到在这里就要花光了。

    我看了她一眼,点头,然后拿着钱回到柜台,找到老板娘,跟她达成了交易。

    她收了钱,叫我们夜里九点钟再过来找她。

    离开饭店之后,虫虫回头望了一眼那柜台,平静地说我不喜欢这个女人,她的眼睛里,有掩藏不住的贪婪。

    我苦笑,说她赚足了中介费,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我们对这一带不熟悉,与其跟边境部队发生冲突,还不如花钱找一个熟悉的向导,只要能过境,到时候什么事都好说了。

    我想起了之前二春带我找的那位布鱼先生,觉得办两张身份证之类的事情,也许他能够解决。

    至于接我们过境,这事儿我觉得还是不要麻烦他好些。

    毕竟不熟。

    虫虫点了点头,没有意见,随后我带着她们在附近的一家旅馆开了两间房,让她们休息一下,而我则在四处晃悠,试图打听出更多的一些消息,并且采购一些路上的必备用品。

    到了夜里的时候,我们再一次来到饭店。

    老板娘把我们拉到了厨房里,里面有一个独眼龙大汉正坐在凳子上抽烟,瞧见我们进来,他也跟着站了起来,老板娘热情地跟独眼龙招呼着,然后给我们介绍,告诉我们这是潘登哥,是今天带我们过境的负责人。

    那人将烟头丢在地上,用脚碾了碾,然后说道:“就你们三个?”

    我点了点头,说对,潘登哥。

    他打量了我们好一会儿,这才点了一下头,说行,走了,不过丑话我可得说在前面,路上的时候,别给我出什么幺蛾子;另外,若是你们自己跟不上的话,别怪我把你扔在那深山老林子里。

    我满口答应。

    对方不再多言,带着我们从后门离开,街上停着一辆破烂吉普,也不知道是哪一年的,一股浓烈的汽油味,我坐在副驾驶室上面,看到坐在后面的虫虫一直皱着眉头。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虫虫难受,我也跟着不开心。

    车开了半个多小时,到了一个村子停下,那潘登哥下了车,有几个脏兮兮的家伙走过来,瞧了我们一眼,说老潘,这咋回事?

    潘登哥挥了一下手,说随便带几个人过境,我去接人了,对了,货都备齐了么?

    有人回答,说备齐了。

    而这时却又有一个人出声反对了,说潘老大,咱们这回的事儿这么重要,你怎么还往队伍里面安插人呢,要万一他们是公安呢?

    潘登哥眉头一掀,说你有见过带两娇滴滴的娘们的公安么,你个蠢货?

    他是这儿的头,他一发凶,其余人都不敢多言,只是拿凶恶的眼神来瞪我们,不过在瞧见了虫虫的脸时,不由得都失了神。

    我们并没有在这里停留太久,十几分钟过后,就再一次出发了。

    不过这一回,队伍里又多了八个人,一水精干而强壮的汉子,大部分都穿着迷彩绿的军装,背着背包,人人的手上都提着一把步枪。

    瞧见这架势,我的心里面不由得打鼓了。

    这些人,莫不是毒贩子吧?

    我这般想着,便给虫虫和苗女念念递了眼色,让他们注意一点,没想到两人只顾着赶路,根本就没有理会我。

    如此一路摸黑走,翻山越岭,不知道走了多久,前面传来一阵鸟鸣声,潘登哥让人上去接头,没一会儿那人就回过来了,告诉这边安全,可以过去了。

    一路气定神闲的潘登哥此刻有些紧张了起来,回过头来,对队伍里面的人吩咐,说赶紧走,别掉队了。

    众人纷纷而行,走了几分钟,又有人加入了队伍里来,我瞧见不远处的林中有一石碑,下意识地停下来,想要望去,结果旁边有人猛地拍了一下我的脑袋,恶狠狠地低声说道:“看什么看,界碑有什么好看的?”

    界碑?

    这么说,我们已经是来到了国内了?

    我没有与那人多作争执,而是继续埋头走,一路走了差不多二十多里地,瞧见前面有灯火村寨了,众人方才放缓了速度,而那潘登哥也从队伍的前面走到了我的面前来。

    他递了一支烟给我,说抽不?

    我摆手,说不会。

    他咧嘴笑了,说人已经送过来了,你现在可以上路了,也可以跟我们到了镇子上走,你怎么看?

    我说我们现在离开吧。

    他点头,说也好,把报酬给了就是。

    我扭头找苗女念念要钱,然而刚刚转身,就感觉到后腰被人用东西给顶着,而刚才还和和气气的潘登哥,此时却将嘴巴凑在我耳边,低声笑道:“我是说我送你上路,这两个妞,就当做是报酬。”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