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都市言情疯狂] 深空彼岸 新篇 第251章 异人下场 辰东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迷蒙的世界,地平线尽头一株巨树贯穿云层,带着流光的花瓣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

  活的,还是死的?王煊进来后,看着树下盘坐的身影,那是个小老头,体格不大,和巨树相比就像是个蚂蚁。

  没有精神波动,这像是一具失去元神的肉壳。

  王煊观察,最后盯上了他身体的一些部位,比如右手掌,血肉虽然沉寂,没有特别之处,但是内里骨骼异常,初看洁白,细看无比深邃。

  奇骨!这是一位异人,体内不止一块奇骨,有多处。

  但王煊只认准了其右手掌,谨慎而小心地观察,试探,而后二话不说,就想去薅羊毛,今天真是上瘾了。

  他得到过奇骨,练过特殊的经文,但御道化主要是以顶骨为主,脊柱和眼球近期才接触到相应的纹理。

  在战斗中,瞪眼、铁头功,都实在太奇葩了,就是背山靠,也是非正统的打法,他很想将手掌御道化。

  不然的话,每次都是从顶骨催发出来的纹理,去覆盖手掌,从威力上来讲,远没有直接用头去撞更强。

  可是,这个级别的超凡者,真没见过谁用铁头功。

  “嗯?!”王煊凛然,倒退,没有再观看,进行撇清,他感觉到冥冥中有浩瀚莫测的精神意识出现。

  他看了一眼远处的烛海,这位超绝世对此地也不了解,也在打量这个世界,在观看树下的老者,而后高度戒备起来。

  王煊二话没说,拎着狼牙大棒冲过去就开干,准备将其打爆,想要清场,因为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这里和青铜角斗场相连,依旧压制的双方都处在真仙领域中。

  天外,一片无边无际的光出现,犹若一片浩瀚星河,轰的一声坠落下来,没入老者的头颅中。

  一个人的精神意识,竟这么强大,让原本正积极夯砸烛海的王煊,不禁觉得心头悸动,好强大的一个生灵。

  老者倏地睁开眼睛,一股如同江海决堤的意识在这片世界起伏。

  “先住手吧。”他开口了。

  王煊明白,这绝对是一位实力顶尖的异人,深不可测,他拖着狼牙大棒走到一边,并未拗着来。

  “见过前辈。”烛海开口,并行了一礼。

  “烛龙族的小伙子,不错,年轻真好啊。”身材瘦小的老者点头。

  王煊一惊,这俩该不会是熟人吧,有什么渊源?同时他也在腹诽,烛海没有八千岁,也有七千岁了,这么老了,也配当小伙子?
  “娃娃,你很凶啊。”老者转头看了一眼五行山的二大王。

  听到这种称谓,王煊直咧嘴,再怎么说,他也是二百岁出头的人了,直接给他降格到比少年还还不如。

  “前辈召唤晚辈前来,有何指教?”王煊拱手,低调的见礼,面对一个活了不止一纪的老怪物,他有些没底。

  他怀疑,对方有违禁物品在手,甚至,很有可能就是这青铜巨宫本身。

  “我被告知,真仙级战场有人对决,战力惊人,破了第9层青铜角斗场的纪录。”老者微笑。

  王煊也笑了,道:“有什么奖励?”

  老者诧异,而后哑然失笑,摇了摇头,道:“没有,我只是单纯地想看看你们两个。”

  王煊不说话了,白期待了。

  烛海现在没有超绝世平日的深沉,在异人面前,没有他超然的份,再次拱手,道:“前辈过誉了。”

  异人点头,道:“嗯,对你来说,此战需要反省。这次主要是他,最后一击时,破坏力惊人。”

  烛海略带矜持的面孔有些发僵,异人平和的话语,让他心头着火,然后,脸上觉得有些发烧。

  两人对决,战力异常,破了第9层青铜角斗场的纪录,可是闹了半天和他无关?

  简而言之,他能来这里,是沾了对手的光?是孔煊破了纪录,烛海顿时想扭头就走。

  虽然异人没有针对他,只是很正常与平和地说出事实,但烛海还是觉得无比难堪,总感觉被羞辱了。

  偏偏,王煊还对他一本正经地抱拳,道:“承让!”

  烛海没搭理他,眼神冷冽,而后留给他一个侧脸,将他无视了。

  “咱们接着打,对决还没结束!”王煊沉声道,既然对方端着,那便直接打爆就是了。

  “实不相瞒,我原本在星空中神游,有人托关系找上我,让我通融下,破例一次,终结这场对决。”

  老者开口,盘坐巨大的神树下,并且自报了姓名——陈固,青铜巨宫的异人,最近元神出窍,一直在远游深空。

  “是伱们烛龙族的异人,也就是你族的老祖宗,托人找上了我。”陈固直接说出了具体情况。

  “为什么?”烛海吃惊,烛龙族的最强者也在关注这一战?
  “显然,他认为你会败亡。”陈固直接了当地说道,没有任何婉转。

  这种话语让烛海胸闷,憋了一肚子的郁气,非常不甘,被召唤进这片神秘天地中,接连遭受暴击。

  连族中老祖宗都出面了,干预比赛,为的是保住他的性命,居然这么不看好他。

  一时间,他胸膛起伏剧烈,眼中御道符文交织,双目无比深邃,极其可怕,但是他握紧的拳头又松开了。

  因为,他信服烛龙老祖,活了不止一纪的异人,眼光自然远超他,尽管他还有一些杀手锏,但在真仙领域,大概率真的不如这个妖王。

  烛海低声道:“我……遵从老祖宗的吩咐。”

  王煊不干了,凭什么,问过他了没有?打不过就立刻终止对决,打得过的话,就直接击毙他。

  “这还有什么公平可言?我对青铜巨宫失望了。”他直接开口,没有必要忍着,对方真要偏袒,在这里对他下手的话,哪怕是低头也没用。

  与其如此,他不在乎了,直抒心意,目光冷冽,野性十足,真以为青铜巨宫可以一手遮天吗?!
  “你有意见?”陈固转头看向他。

  “有!”王煊目光灿灿,扬起头,和他对视,哪怕是顶尖异人,若是想肆无忌惮地操控青铜角斗场的战局,也让他不齿。

  “有冲劲。”身材矮小的异人陈固点了点头,然后,看向烛海,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烛海看着王煊,平静的面孔上浮现几缕寒意,道:“如果他不服,那干脆……打杀掉算了。”

  王煊杀意飙升,还真是出乎他的预料,竟会出现这种变故,青铜巨宫的角斗场竟要出现这么可耻而又黑暗的勾当不成?
  他暗中已经沟通御道旗,第一杀阵图也随时要祭出,没什么可惧怕的,大不了大家一起掀桌子,谁生谁死都还不一定呢!

  陈固看着烛海,点了点头道:“你的心可真黑啊,本要败亡,现在却要反杀了对手。”

  烛海面无表情,立身在那里,道:“一切都遵从老祖的吩咐。”

  陈固道:“嗯,你家的老祖宗,那头老龙的意思是,你付出一些代价,给孔煊补偿,结束这场战斗。”

  “嗯?”烛海愕然,深感意外,老祖宗都托关系了,找上了青铜巨宫深不可测的异人,达成条件,干预了这场决斗,怎么最后还这样妥协了,直接杀掉孔煊不更好吗?
  王煊也是一怔,然后依旧戒备。

  他面无表情,本是一场公平的大对决,都能演化到这一步,他还能相信什么?他无法放松,随时准备血拼到底!
  “你不愿意吗?”陈固问道。

  “这……”烛海皱眉,情况居然不是彻底反转,需要他付出代价,他看着青铜巨宫的异人,很清楚谁是这里的主宰,他只能低头,表示愿意服从烛龙老祖的口谕。

  “你想要他付出什么代价?”陈固问王煊。

  王煊张口就来,毫不迟疑,道:“我想打死他!”

  “不行,换一个。”陈固摇头。

  王煊面色平静下来,道:“我想要他的御道化纹理,以及他拥有的御道经文,还有奇骨等,都交出来。”

  “你痴心妄想!”烛海冷漠地回头,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答应,他一口拒绝。

  王煊面色冷漠,声音提高,道:“那就继续去青铜角斗场决生死,你我若是公平对决,你活得了吗?我直接按死你在场中!”

  被一位真仙恫吓,甚至可以说是藐视,烛海觉得肺部都淤血了,胸腔都要炸了,简直忍受不了。但真要战斗下去的话,对方说的可能是事实,毕竟烛龙老祖都做出那种预判了。

  “要不要接受调停?”陈固问道。

  烛海不出声,感觉愤懑而又憋屈。同时他后悔了,真不该下场,堂堂超绝世竟自缚手脚,意气用事,走了这么一步臭棋。

  就在这时,这片神秘道场的天空,仿佛连通了浩瀚的宇宙,有星光闪耀,接着整片天宇都漆黑了下去。

  甚至,包括这片朦胧的空间,以及那株发光的巨树,都跟着暗淡了,整片世界都陷入黑暗中。

  接着,两颗巨大的眸子出现在天外宇宙中,占满了浩瀚空间,格外的瘆人,也正是眸子张开,天地又灿烂了,光明了。

  “老祖!”烛海第一时间行大礼参拜。

  王煊心头悸动,居然是烛龙族第一高手,那个来历无比古老的异人,这是元神显照,还是真身在远方的宇宙星海中眺望?竟是这样的恐怖,异象震世。

  烛龙老祖,其眸子闭上便是黑天,其双目睁开就是白昼,矗立在浩瀚深空中,形体庞大无边。

  同一时间,宇宙深处,另一片深空,发出灿灿霞光,而后一头巨大的黑孔雀出现,驱散黑暗,像是在开天辟地。

  他屹立在星海中,气势同样磅礴慑人,绝对不弱于那头老烛龙,向这边投来目光,同样在彰显异象。

  烛海立刻明白了,烛龙老祖下场干预了,黑孔雀族的老异人同样被惊动了,关注此事,给予压力,所以他想反手直接打死孔煊,根本做不到。

  王煊对着深空拱手,他明白,今天若非老孔雀下场,一切都很难说。

  别看青铜巨宫的异人陈固,一副平静随和的样子,但是,就凭他干预了这场比斗,就能说明,此地的决斗可以有意外发生。

  “拿来!”王煊伸手,毫不客气地向烛海索要经文与奇骨等。

  “我……!”烛海又惊又怒,又是无力,三大异人注视,哪怕隔着虚空,也能敲定这里的一切。

  关键是,他自身不够硬,再战下去的话,大概率真的要败亡了。

  不然,他可以掀桌子,继续决斗,干掉真仙孔煊。

  “我什么我,你什么你,少废话,你这是在买命呢!”王煊冷冷地说道。

  他看到了烛海的另一面,超绝世也是人,哪里能真正超然,刚才还想借机,利用潜规则干掉他,让他鄙夷又仇视。

  自此以后别再相遇,不然的话,在星空中相见,两人必然得死一个。

  “我所学,全都在这块骨上,我身上并没有特殊的经文。”烛海终究是忍着怒意,还有心中的屈辱,从身上取出一块骨。

  看其形态,应该是一部分额骨,包含眼眶部位,雪白晶莹,纹理无数,密密麻麻。

  “立刻松手,这是我的,拿来吧你!”王煊一把夺过去了。

  然后,他又不放心地开口,道:“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是否还有其他经文以及奇骨,有没有藏着掖着?”

  “还有吗?”陈固问道,并告诉烛海,这片空间有奇物,可检测他是否说谎了。

  “没了!”烛海沉声道,烛龙族的经义,涉及到异人的修行,那本古书肯定不能泄密,相信老祖已经和陈固谈过。

  陈固看了一眼远处的奇物,道:“嗯,确实如此,没别的了。至于该族的烛龙根本经,除外,不在此列。”

  “我有一个请求,还想和他接着打一场,继续下去!”烛海突然开口。

  “你想死?”王煊意外,一副诧异的样子。

  但是听在烛海心中,却是那么的刺耳,他看向宇宙深空中的烛龙老祖,道:“既然老祖干预了这场比斗,请再给我一个机会吧,我想进行一场不涉及生死的比斗。”

  说到底,他还是不忿不甘,更是不服,自认为还有手段。

  烛龙老祖看向陈固,暗中应该交谈了什么。

  “你觉得怎样?”陈固问王煊,而且,他亦看向了宇宙星海中的庞大老孔雀。

  王煊道:“行啊,他是不甘心送出奇骨,我也不甘心这么放过他,我成全他,非将他的狼心狗肺,还有大肠小肠都给打出来不可!”

  其实他很想说,尸米都给烛海打出来,但有异人在场,他尽量措辞柔和一些,文雅一些,没过于直接。

  “小友,我很好奇,你到底什么来历?”陈固问道,同时间,他已经将烛海封到一边去了,与这里隔绝。

  王煊看着他,又看向宇宙深处的老烛龙,今天他们这样干预比斗,一切都是因为异人无匹,难以制衡。

  没有老孔雀下场的话,王煊真不确定,青铜巨宫的陈固会否对他下手。

  他深吸了一口气,很强势地开口:“我父母都是异人,而且,他们不弱,虽然状态有些特殊,但是想要过来杀几个异人,应该没什么问题!”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