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历史军事疯狂] 周天子 第二十章 左右逢源 南希北庆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转眼间,又过去一个月。

  这洛邑渐渐安定了下来,到底洛邑也就这么点点大,而且还不需要考虑太多百姓们的感受,就没什么太多事要处理,贵族们体验了一番这议会制的新鲜感之后,就各忙各的生意去了。

  你姬扁爱怎么折腾都行,反正没有议会的允许,你什么也干不成。

  不过姬扁倒是干劲十足,毕竟他是职业政客,他好这一口,天天与一帮大臣议事。

  而在这一个月内,姬定一直都是闭门不出,存在感极低,大家也都已经忘记了这位特立独行的世子。

  ......

  “定儿!定儿!”

  姬扁兴致匆匆的来到世子府,与往常一样,老远喊得两声,不管屋内有没有应答,他直接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但见屋内坐着一位俊美少年,衣冠楚楚,眸如星辰,眉如墨画,唇红齿白,他不禁一愣,“你是何人?”

  那俊美少年一翻白眼,道:“父王,您就不能先敲门吗?”

  听到声音,姬扁才反应过来,惊呼道:“你是定儿?”

  这俊美少年正是姬定,只不过今日他突然衣冠楚楚,头发也是梳得整整齐齐,姬扁一时竟没有认出来。

  姬定无奈一叹,起身将门关上。

  “好好好!”

  姬扁围着姬定转悠着,打量着姬定,乐得是嘴都合不拢了,道:“这才像一个世子,父王就不明白,为什么你以前老是披头散发,穿着睡袍到处走。”

  姬定道:“孩儿只是不想他日出门,被人给认出来、唉...许多事孩儿都能够改变,可唯独这令人过目难忘的俊美难以改变,只能出此下策。”

  姬扁听罢,当即恍然大悟,自语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难怪你突然......!”

  说着说着,他忽然有一种细思极恐的感觉,“定儿,也就是说在债务还未还清时,你就已经想到今日了。”

  姬定点点头。

  你这未免太可怕了,在那种危机的情况,都还能够顾忌到这一点点细节!姬扁不由得吞咽一口,道:“虽说是父王将智慧和样貌都传于你,但...但父王年幼时也未有你这般城府。”

  姬定道:“那只是因为父王也没有摊上一个如父王一样的父王。”

  父王一样的父王?

  姬扁理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委屈道:“你就不能对父王尊敬一些么?”

  姬定道:“孩儿以为在父王犯下如此大错,孩儿依旧愿意支持父王继续执政,这就是最大的尊敬,如果父王您已经无可救药,那孩儿也绝不会这么干。”

  “那倒也是。”姬扁欣喜地点点头,如今能够得到儿子的认可,哪怕只是一点点,那是也他最开心的事,又问道:“对了,你今儿怎么又这打扮?”

  姬定道:“因为孩儿准备出门了,故此先试试各种装扮,看看哪一种与之前的反差最大。”

  其实现在的姬定,是非常在意自己的穿着,这也跟他之前的家庭教育有关,他可不喜欢邋里邋遢,故此他当初还教训姬扁不要搞得太邋遢了,那可不是讽刺,他是认真的,但是他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做好出门的决定,故此才一直保持那个放荡不羁的形象。

  其目的就是为了将来自己出门不会被人认出来,方才姬扁的神情已经说明他其实是非常成功的。

  事实也是如此,随着姬扁重新出山,他渐渐淡出大家视野之后,在大家的脑海中,仅留下一个披头散发,睡袍、短裤的形象,因为那个形象太特别了。

  “出门?”

  姬扁一怔,“你要去哪?”

  “濮阳!”

  “你去濮阳作甚?”姬扁纳闷道。

  “找郑姬。”

  姬定露出一个天真的微笑。

  “郑...郑姬!”

  姬扁愣了愣,旋即就给了儿子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呵呵道:“这哪用得着你亲自去找,父王请她来成周便是。”

  言下之意,就是别把自己看的太低了一点,你大小也是一个世子啊!

  我看着很饥渴吗?姬定无奈道:“孩儿只是顺便去见识一下,孩儿还有更重的任务在身上。”

  任务?重铸大周盛世。姬扁神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问道:“那你跑濮阳去作甚,那卫国就还不如...咳咳,也不比咱们洛邑好多少,你去那里能够有何作为。”

  姬定道:“孩儿之前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孩儿毕竟年幼,涉世不深......。”

  “咳咳,你也就是看着年幼。”姬扁打断了儿子的话。

  “孩儿指得也就是看着年幼,但这就是一个劣势。”姬定笑了笑,又道:“而关于齐、秦、楚等大诸侯国的问题,孩儿也与父王谈过,孩儿单凭一己之力,是难以吞下整个国家。但是卫国的话,领土并不大,且国内关系相对也比较简单,孩儿还是有机会能够吞下卫国的。”

  “就算你吞下.....!”姬扁话说到一半,问道:“你...你说什么?你...你一个人要将卫国给吞了。”

  姬定点点头。

  姬扁长大嘴巴,半天都合不上,过得好一会儿,他喉咙里面发出咕噜一声,嘴巴一合,立刻又道:“这...这怎么可能?”

  姬定道:“孩儿有认真分析过,是完全有可能的,但具体怎么做,就还得等孩儿去到卫国,才能够决定。”

  姬扁想到东西二周,倒也觉得这并非是完全不可能,道:“其实你若真去卫国的话,父王也是比较放心的,毕竟卫国多君子,凡事都还讲道理,且离洛邑比较近,但是父王还是舍不得你,你如今才多大,就跑那么远去,还必须隐瞒身份,你叫父王如何放心的下。”

  姬定道:“孩儿此去,先要了解卫国的情况,这可能就要花上一两年光景,关键孩儿待在这里,每天都得装傻充嫩,甚至还得异装示人,孩儿也很累啊!”

  姬扁皱了皱眉头,道:“但是你若不在,父王一个人怕撑不住啊!”

  姬定笑道:“父王你要管得其实就是一件事。”

  “何事?”

  “外交。”

  姬定道:“父王一定要明白,为什么议会那些人会尊重父王,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只要父王还在,洛邑就在,若是没有父王,洛邑就没有存在的意义。故此父王唯一要负责的就是与诸侯打交道,只要处理好这事,那么父王就能够在这里保持极高的威信。”

  姬扁忐忑道:“这...这父王能够处理好吗?”

  上回外交就差点搞得亡国。

  姬定道:“之前孩儿已经帮父王铺好路,就是当初回赠秦君黄纸,如无意外的话,秦君应该会喜爱这黄纸,接受父王的恩赐。”

  姬扁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道:“你不说父王差点都忘记了,今儿父王来找你,就是因为秦君派来使臣,答谢余的恩赐。”

  姬定微笑地点点头,道:“父王可利用这黄纸与诸侯打好关系,孩儿相信不久之后,其它诸侯便也会派使臣前来,因为秦君如此尊奉天子,让他们也会意识到父王的价值所在,另外,如果父王仅恩赏秦君,也非他们所愿意见到得,故此父王也要赠予他们相等的黄纸,并且年年都要赠送。”

  姬扁道:“那也得看他们有何表示。”

  “不需要。”

  姬定笑道:“如果各诸侯都用咱们的黄纸,那咱们的黄纸还怕卖不出去吗?这可就是一笔巨额的财富。”

  姬扁稍稍点头道:“你说得也很有道理。”

  姬定微微笑道:“不过这买卖上的事,就不劳父王操心,孩儿已经安排坤才来管理,父王您一定要记住一点,表面上一定要在诸侯中间保持中立,万不可偏向任何一个诸侯,但实际上,我们的外交主要是针对两个诸侯国。”

  “哪两个?”

  “第一个,韩国。”姬定道:“咱们洛邑几乎就在韩国国内,任何诸侯国若想出兵洛邑,必然是要先出兵韩国,而秦君威慑会慢慢减弱,我们的保护国,还是韩国,故此与韩国的外交,始终是我们的首要外交,我们必须要与韩国交好,而且还不能仅仅是在口头上,今后不管韩君宠信任何一位大臣,我们必须花重金得到这大臣的支持。”

  姬扁听着有些憋屈,但他心里清楚自己是个什么状况,问道:“那第二个又是谁?”

  “秦国。”

  姬定道:“与秦国的外交,倒不是怕他们来打咱们,而是与三晋(赵、魏、韩)有关,周边能够威胁到我们的,主要就是三晋,而秦国对他们而言,又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如果我们保持与秦国的友好来往,这等于是给他们保留一个与秦国对话的机会,实在打不过,他们还能够通过父王与秦国谈判,只要有这份价值在,他们就不会轻易动洛邑。”

  姬扁问道:“难道他们就不会担心我们与秦国联合吗?”

  姬定闭了闭眼,道:“父王在说出这个问题前,是不是应该先考虑一下,秦国会不会要咱们。”

  “......!”

  姬扁尴尬不语。

  打得过,少你一个也打得过;打不过,多你一个也打不过。

  这种合作对于秦国而言有何意义?

  姬定见姬扁始终有些焦虑,于是又安慰道:“父王也莫要太过焦虑,孩儿只是去濮阳,离这里也不是很远,若真有问题,孩儿会马上回来,亦或者传信给父王。”

  对呀!濮阳离这里也没有多远,定儿随时都可以回来。想到这里,姬扁稍稍松了口气,又问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姬定道:“孩儿已经安排人前去打探环境,等他们在那边布置好,孩儿就可以出发了。”

  姬扁点头道:“吾儿行事恁地小心,父王也就放心不少啊!”

  姬定笑道:“孩儿可是最怕死得。”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