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玄幻奇幻疯狂] 纯阳武神 第三百零三章 光!(求订阅) 十步行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纯阳武神  第三百零三章 光!(求订阅)  十步行

《纯阳武神》 图文版连载网址(书阁书库)----点击阅读

《纯阳武神》 全文字版连载网址(疯狂中文书库)----点击阅读

  明月西落,这一天的朝阳没能升起。

    天灰蒙蒙的,荒莽河畔的风,也变得肃杀起来,人们可以感到一股阴冷的气息,有一种透骨的寒意。

    篝火明灭不定,数千大河族人静坐着,老族长握着青黑色战矛,神情肃穆,立在最前方。

    “来了!”

    数百里外,在古木之巅守了一夜的扶山眼中有神芒一闪。

    轰!

    下一刻,天地剧震,整个天路界关都似乎摇晃起来,天地的尽头,那黑暗笼罩之地,无数黑芒喷射而出,划破阴霾的长天,散落向荒莽大地。

    太多了,肉眼根本难以数清,又仿佛一颗颗黑暗的种子,要扎根下来,开出最血腥的花。

    果然!

    古木之巅,扶山脸色很不好看,那些黑芒刚刚还在天边,数息后就到了眼前,稠密之处,比之上一次,还要多出近半之数。

    激增的数量,也预示着可能到来的更强的生灵,以及可能族灭的,更多的部落。

    呜!

    荒莽古林中的风,也开始呜咽起来,宛如婴儿在啼哭,只是在这晦暗的天空下,平白增添了几分惊悚与幽冷。

    锵!锵!锵!

    荒莽河畔,众多大河族人起身,战戈扬起,铿锵而鸣,数里外的河畔莽林中,能有数千上万道黑芒落下,又悄无声息。

    这就是黑暗天窟之力,根本无法拦截,漫长岁月以来,这条天路上,多少先贤冲入黑暗之地,以身堵天窟,却始终难以成行。

    “哥哥,我不怕。”

    人群中,莽雨握着不过一尺长的小骨矛小声道,她紧紧抓着哥哥的兽皮衣角,虽然乌溜溜的大眼睛里满是紧张,但没有透出一丝畏怯。

    “不怕,哥哥也不怕。”莽风一只手握住妹妹的小手,握住三尺骨质战戈的手在轻颤,哪怕已经经历了很多次,今天却是第一次独自面对,从这一天开始,不会有两道身影再横亘在他们前方,他们开始独自生活,独自面对到来的黑暗。

    天光愈发灰暗了,有黑暗自河畔莽林中侵袭而来。

    那是一道道阴森的身影,比夜色还要黢黑的肌体,灰色的眸子如死亡在凝视,要将人的灵魂吞噬。

    “鬼族!”

    老族长语气沉凝,黑暗种族中,就没有一族是易于之辈,如鬼族,对于生灵就有很大的克制,鬼道乃诸天至强大道之一,除了神秘的魂族之外,乃诸天百族中,少有的对于灵魂有所涉猎的黑暗种族之一。

    不过,若是有涉足至阳道法的,对于这一族同样有着诸多克制。

    手中青黑色战矛握紧,老族长很清楚,道法天威,哪怕他臻至淬骨境,也未能领悟一丝半毫,遑论诸多至阳道法,多为正法,乃至至强大道,更是遥不可及。

    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

    老族长看一眼远方,心中摇头,天窟中涌出的黑暗种族越来越多了,即便是那一位,怕也疲于奔走,毕竟在这千里地域,如他大河一般的部落,并不在少数,希望……还能留下一点血脉。

    那么,老兄弟……

    老人看一眼手中的战矛,斑驳的矛身满是岁月的印记,既然等不到了,那就是最后一战了。

    “卑微的人族,奉献你们的灵魂和血肉,来交换救赎。”

    有阴冷的声音响起,那是一名生有灰色长发,罕见着甲的鬼族,黢黑的甲胄上,铭刻有一道道灰黑色的道纹,随着其迈步,浓稠的黑暗之气如潮水般,将荒莽大河的水,都浸染如墨。

    气息太迫人了,即便相隔还有数里,老族长也感到呼吸凝滞,逾百年的生存,一些眼力还是有的,那分明是鬼族一位统领,已经诞生了鬼魂,身上所着的黑甲,也是一口强大的道兵。

    堪比人族融魂境的强者。

    身后,一群炼血境的大河族人面色苍白,一身战血都要被冻结了,那不是很高大的鬼影,此刻落入眼中,如同鬼神一般,竟仿佛要刻入他们的灵魂中。

    差距太大了,只是精神层面的压迫,就承受不住,可以想象,若是真的动手,恐怕撑不过一息。

    “苏大哥!”

    倏尔,几声惊呼,那是一群族中少年,老族长闻声眸光陡变,霍地转身,看向荒莽河畔一侧,在一众鬼族对岸的莽林中,此刻走出了一道素白的身影。

    “你不该回来!”

    老族长罕见地动怒了,花白头发扬起,一朝修行,百脉齐开,这样的修行体质,老人活过了百十岁都没有听说过,这样的种子,不该这么早就在天路荒莽中垂死挣扎,它需要足够安宁的净土,来生根、成长,再开出最璀璨的花。

    “快走!”这是两位炼血境大圆满的族叔,脸色铁青,怒喝出声。

    即便此刻看到那道身影,他们心中没来由地生出了一股滚烫的暖流,但老族长没有错,这样的种子,不该掩埋在大河这样的土泥地,他们滋养不出至强的果实。

    荒莽河畔,苏乞年没有说话,看向对岸莽林中走出的密密麻麻的鬼族身影。

    那鬼族统领挑眉,灰色瞳子露出若有所思之色,然而,还不等他有所动作,就看到荒莽大河对岸,那年轻的人族一只手抬起,嘴角开合,有宏大且冰冷的声音响起。

    “光!”

    轰隆一声巨响,有炽盛的拳光绽放,荒莽河畔,似骤然间升起了一轮神阳,如赤霞般的拳光鲜红欲滴,如天海倒卷,朝着对岸汹涌而去。

    漫天黑暗在刹那间被驱散,晦暗的天空在这拳光下,也被撕裂开一道口子,金色的阳光洒落,铺满了荒莽河畔数十里大地。

    但即便是阳光,也没有那一拳璀璨,荒莽大河对岸,那鬼族统领只来得及露出惊骇之色,就被那铺面盖地的拳光淹没。

    连一声惨叫也没能发出,连同那鬼族统领在内,身后数百上千,乃至莽林中尚未走出的众多鬼族,在拳光消散的那一刻,尽皆消失不见,荒莽河畔,只留下了一道绵延十数里,犁地三丈,如潮水一般的拳痕,土泥都被烧融了,凝固成琉璃一般的晶体。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