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历史军事疯狂] 朝为田舍郎 第五百五十六章 分兵智取 贼眉鼠眼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朝为田舍郎  第五百五十六章 分兵智取  贼眉鼠眼

《朝为田舍郎》 图文版连载网址(书阁书库)----点击阅读

《朝为田舍郎》 全文字版连载网址(疯狂中文书库)----点击阅读

分兵是顾青早就考虑好的策略,潼关和洛阳都是战略要地,必须要拿下,单只攻打潼关的话,难免被叛军察觉用意,若长安和洛阳同时发兵来救,潼关便会陷入两头受敌的境况,所以必须要将潼关和洛阳同时拿下来。

    时隔短短一年,历史仿佛已走了一个轮回。

    当初哥舒翰守潼关,潼关被破,长安失守。

    如今风水轮流转,安西军北进突袭,对潼关虎视眈眈,该轮到长安的叛军坐不住了。

    帅帐内,站在沙盘前,顾青手中的长棍指着沙盘上的潼关和洛阳两地,道:“我军破商州的消息想必叛军已知道了,长安方向会有援兵奔赴潼关,不过我估计援兵不会太多,如今关中的叛军大约只有十万之数,天子已率朔方军打下了庆州,叛军必然也会派兵迎敌,长安是叛军安庆绪称帝之城,至少要留数万兵马戍防,那么驰援潼关的兵马他们顶多只能派出不到两万……”

    “相比洛阳,潼关的战略位置更重要,所以我会亲自率军与鲜于节帅的蜀军会合,攻打潼关,最好能智取,强攻的话折损太大了,安西军承担不起损失。”

    常忠讷讷道:“公爷,潼关应该已封关了,乔装也混不进去呀。”

    顾青摸着下巴沉吟半晌,忽然笑道:“潼关封关了,但洛阳是东都,偌大的城池不可能封的,先把洛阳拿下,然后再拿潼关。”

    沈田站出来道:“末将请战拿下洛阳。”

    众将急忙异口同声道:“末将请战!”

    顾青摇摇头:“能够智取,为何要强攻?跟人拼命很好玩吗?”

    想了想,顾青忽然朝帅帐外大声道:“韩介,传王贵来见。”

    很快王贵出现在帅帐内,一如既往的平凡普通,半躬着身子站在众将面前,脸上堆满了忐忑不安的笑,像一只误落入老虎笼里的猴子。

    顾青也笑了。

    这家伙永远一副不出众的样子,从面相上看,给人第一眼的印象就是贪生怕生好欺负,言行举止透着一股忍辱偷生的样子,好像当街给他一耳光他也只会笑着忍下来。

    然而若熟悉他的人知道他曾经干过什么事,恐怕没人会觉得他好欺负,相反,他不欺负别人算烧高香了。

    帅帐内众将对王贵已经比较熟悉了。

    大家都知道他是顾青的亲卫,一个不起眼的亲卫没资格让众将熟悉,可王贵在安西时便曾以一人之力对抗敌人的神射手,拼了个半死愣是拖到援兵到来,拿下了神射手,那一战是王贵的成名之战,自此以后,军中将领明知他只是个亲卫,也没人敢轻视他,反而一个个跟他称兄道弟。

    一个有本事的人,就算地位再卑贱,他也会像一块发光的宝石,吸引别人向他靠近。

    后来皇甫思思失踪,王贵带人满城搜寻,安西军入关后,王贵领着亲卫智取了洛阳城,这些功绩摆在面前,比帅帐内那些将领的战功都高。

    所以王贵身份再低微,相貌再平凡,安西军的将领们对他仍然非常敬重。

    见王贵一脸忐忑地站在帅帐内笑,众将都笑了。

    李嗣业为人粗犷,哈哈笑道:“王贵兄弟,你这模样再笑也不迎人,还是收了神通吧,不熟悉你的人都以为你天生好脾气,可以随便拿捏,不过在咱们自家兄弟面前,你就省省吧,你的斤两,咱们可都清楚得很。”

    王贵哈腰笑道:“不敢,不敢,李将军谬赞了,小人真没什么本事,办过的事都是按公爷的吩咐办的,没办差就好,呵呵。”

    常忠笑了笑,对顾青道:“公爷,以王贵之功,早就能自领一军,当个都尉不在话下,公爷莫非不舍这位亲卫?”

    顾青苦笑,还没说话,王贵急忙道:“常将军误会了,公爷早为小人报过功了,也想给小人调入军中任个偏将,是小人不愿去,小人没别的念头,只想跟着公爷。”

    顾青微笑看着王贵,道:“当初洛阳城外你违反军纪,非礼农家妇人,后来我将她许给你做婆娘,日子过得如何?”

    众将闻言又大笑,王贵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日子过得舒坦,大军开拔后,小人用攒下来的赏金将婆娘一家迁到南方了,呵呵,倒是没再非礼过……”

    沈田不怀好意搭腔道:“那是,成了亲叫亲热,不叫非礼,不过你小子成了亲也不老实,襄州驻军时你偷偷进半掩门,我都在城里亲眼见过几次……”

    王贵顿时挣红了脸,忍不住抗辩道:“什么叫不老实……半掩门的女子也是人,她们日子过得苦,我给她们送点粮食和肉,她们无以为报,陪我睡一觉,这是施恩与报恩的人间佳话,能叫不老实么?”

    在座的马燧与众将不太熟悉,但还是轻声嘀咕了一句:“这不就是嫖么?”

    众人哄堂大笑。

    顾青笑道:“王贵,这次又有件事要你办,若能办好,封你做都尉,赏金一百贯,够你和婆娘全家用半辈子了,如何?”

    王贵抱拳凛然道:“公爷请下令,小人万死不辞。都尉就不当了,小人还是跟着公爷舒坦,赏金……呵呵,赏金小人却之不恭,有家有口的,总得给婆娘一点盼头。”

    顾青笑道:“你就是个胸无大志的怂货。”

    沉吟片刻,顾青又道:“当初洛阳是你和亲卫智取下来的,这一次我还要智取洛阳,你有办法吗?”

    王贵为难道:“要小人动手杀人还行,若论谋略之术,小人可就没法子了。”

    顾青想了想,道:“我给你个办法,让潼关的鲜于节帅给你打个配合,给你两千兵马,乔装成潼关败军混入洛阳,这事儿说起来难度不高,重要的是演技,能演出败军之将的味道吗?”

    王贵笑道:“演技什么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小人拿手。”

    顾青望向沈田,道:“调拨两千兵马给你和王贵,乔装成叛军败退的样子,叛军的铠甲服饰以及旌旗,我会让人给你们准备好,到洛阳城下后,一切听王贵的,两天时间混入城中,然后夺取洛阳城门,外面会有兵马接应。”

    沈田抱拳道:“是。”

    顾青又对王贵道:“演戏的部分由你做主,夺取城门时,兵马指挥权交给沈田,你就不必插手了。”

    然后顾青又道:“派人传令给潼关外驻军的鲜于节帅,命他率蜀军佯攻潼关,若见到有斥候向洛阳方向报信,假装放过去,让洛阳的守将知道潼关被攻击了。”

    “常忠率安西军一万兵马向洛阳方向开拔,明日与曲环所部一万河西军会合,一共两万兵马在洛阳城外二十里潜伏,等王贵和沈田城中信火,信火一起,你便与沈田里应外合,夺下洛阳城。”

    “是。”

    “向洛阳报信的斥候放过去后,传令鲜于节帅马上退兵,做出临时转攻洛阳的姿态。安西军余部按兵不动,一旦洛阳被攻下,王贵马上回营复命,拿下潼关也要靠你的表演。”

    众将羡慕地看着王贵,这次若能办好公爷的差事,王贵的战功可就了不得了,在座的将军们都没他的战功高,这小子好运气。

    常忠哼了哼,酸溜溜地看着王贵道:“洛阳和潼关若被拿下,你小子应是首功了,官职赏金自不必说,公爷赏下那么多钱,你打算怎么花?”

    王贵眨了眨眼,忐忑地道:“小人算了算积蓄,将来解甲归田后,不大不小能当个地主富户了,要不……多娶两房小妾?”

    众将气得异口同声骂他没出息。

    王贵笑道:“小人没那么高远的志向,也没想过封官晋爵,能当个地主足够了,一个婆娘,两个小妾,家境丰实,儿女孝顺,一辈子过成这样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当了官反而提心吊胆,生怕莫名其妙被牵扯进什么事里了。”

    一席话令众将忽然沉默下来。

    在座的众将志向都不小,跟着顾青都想博个官高爵显,子孙世代富贵,然而王贵的话却与众人的志向完全不同。

    小民心态,却活得最纯粹。

    …………

    关中,庆州。

    庆州城内满目疮痍,许多被烧毁的建筑仍在冒着袅袅青烟,四处皆是扑鼻的焦臭味,无数尸首躺在城内街巷,朔方军将士正在打扫战场。

    李亨在灵州登基,登基三日后御驾亲征,率朔方军三万余人南下,首先攻下了原州,今日刚刚攻下了庆州。

    相比之下,李亨没他父亲李隆基那么昏聩,他知道自己的斤两,战时将朔方军的指挥权交给了郭子仪,他自己没有参与指挥。

    而郭子仪虽是老将,也没让朝野失望,新朝的第一战便顺利攻克了原州,第二战也顺利拿下了庆州。

    有此两胜,朔方军的士气高昂起来,全军将士心气极高,恨不能一鼓作气直取长安。

    庆州城外,天子金帐。

    李亨坐在金帐内,静静地看着一封奏疏,表情越来越难看。

    奏疏是顾青写的,那一手歪曲难看的字李亨一眼就能认出。

    顾青的奏疏内容实在不怎么客气,语气颇为强硬地表示,大唐向回纥借兵,绝不可答应回纥的无理要求,若大唐君臣默许回纥兵抢掠长安,掳掠妇女,此非明君之道,亦非贤臣之为。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一觉醒来。日上三竿。有日。有上,有小三,还有和谐版的干,简直是成语中的战斗语!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