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武侠仙侠疯狂] 渡劫之王 第五百五十四章 浮夸 无罪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这一下无疑彻底拉近了上位修士和低阶修士之间的距离。

    一群筑基期修士顿时兴奋的嗷嗷叫。

    一堆堆平时不愿意轻易祭出来的法宝蹭蹭的往外丢。

    只有两位元婴老道背上沁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只有他们两个元婴修士在这大肚头陀跳肚皮舞的时候才发现他身后的佛光也极为隐晦的在传递着一种诡异的气机。

    这种筑基期和金丹期修士根本无法感知到的气机就是煽动气氛的关键。

    “狗日的…”

    两个元婴老道忍不住互望了一眼,心照不宣的暗骂了一句。

    虽然同为混乱洲域修士,虽然同被修士洲域称为邪修,但两个元婴老道觉得自己和这大肚头陀一比就根本不算邪修。

    这人阴险的法门太多了。

    这种轻易就让一堆筑基期和金丹期修士兴奋得嗷嗷叫的法门和春药有什么区别?

    要是看佛门女修的艳舞兴奋得嗷嗷叫也就算了,看一个大肚佛陀跳肚皮舞兴奋的嗷嗷叫,这想想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可以啊!”

    看到围绕着大肚头陀的一堆修士好像开起了篝火晚会一样兴奋的将道观团团围住,纷纷往外祭各色法宝,王离此时距离大肚头陀不近,倒是也不知这些修士是无形之中受了大肚头陀的法术挑拨,他看得稀奇,难道这些邪修风土人情真不一样,一言不合就要唱歌跳舞的么?

    不过这批邪修越是一副要围着道观唱歌跳舞将他们生擒的样子,就越是符合王离的心意,越是说明他之前的戏没有白演。

    “该你了。”

    他对着周玉希眨了眨眼睛,示意该她登场了,但同时却有些不放心,道:“大胆点演,表情要到位。”

    周玉希被他这一眨眼又是心中小鹿乱撞,娇羞无比的点了点头之后,却是信心满满。

    她是什么人?

    她可是妙欲古宗的准道子。

    那种欲拒还迎撩拨人的姿态,整个中神洲年轻一代的女修有谁能够比她做得好?

    要清纯她能清纯,要妖艳她能妖艳,要端庄她能端庄,除了扮丑她扮不来,其余什么挑拨男修心中欲望的角色她演不来?

    她娇羞无比的飞掠起来,转头到了道观门口往外一探的时候,就已经换了一副花容失色的姿态。

    “啊!”

    她张开樱桃小口发出一声惊呼,纤纤玉指却很快落在自己的嘴唇上,这副神色,完全就像是良家妇女刚刚出门,结果看到迎面一个暴露狂,想要往家中退却,却想到家中没有男人在,万一这暴露狂直接闯进院中该如何是好。

    她的白皙玉指落在嘴唇上的这副花容失色的姿态已经让许多修士肚中邪火上升,关键在于,她一半身子探出道观山门,她跨出了一只脚,脚尖刚刚点在院门外台阶上,这个姿势便停顿了短短的一刹那,那雪白细腻的长腿让人觉得分外修长有力。

    “啊哟!”

    白须白眉的太明真君看到周玉希这样的姿态都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病快要犯了,一种叫做年轻的东西在他的腹部涌动。

    但就在下一刹那,周玉希已经如同受惊的小兔溜回了道观之中,周玉希身影消失的刹那,太明真君都觉得自己的心好像空空落落的。

    “极品啊!极品!”

    大肚头陀脸上兴奋得都冒出了油花。

    他双手将肚皮拍得啪啪响,“小的们,不是我说,这小娘皮实在够劲,不过我已经想好了,我们都没戏。”

    “什么意思?”

    一群被他蛊惑人心的法门弄得激情澎湃的庆云路修士顿时就像是迎头被泼了一盆冰水。

    “也不要怪这夏庆云,他不在这块死了,我们也发现不了这处有这样一个小娘皮。有人死了儿子,我们送他个女儿可还行?”大肚头陀撩拨气氛的确有一套,他对着这些修士挤眉弄眼,“我们没戏归没戏,但摸摸至少可以的。”

    “哇塞!”

    这一群庆云路修士直接就对大肚头陀顶礼膜拜了,他们之中不少人甚至不想喊大肚头陀佛爷,甚至想喊他亲爷了。

    真的是比他们高明不知道多少。

    怪不得人家可以修到元婴八层,而且按寿元来看,绝对有机会冲击化神。

    原来这佛爷早就想好了,擒了这个女修送给那佛宗大能以填补丧子之痛。

    “嘿嘿!”

    一些修士脸上甚至出现了心照不宣的淫邪笑容。

    那啥啥啥的时候让这个女修喊爸爸在仙门正统看来真的是大逆不道,但他们试过的就知道真带劲。

    如此一来,他们看着大肚头陀就顿时觉得同道中人越发亲切了。

    更何况这佛爷说了,虽然他们肯定不能和这女修巫山云雨一翻,但摸摸总是可以的嘛。

    这么一想,也是很刺激的嘛。

    刚刚被当头一蓬冷水压抑下去的激情,顿时蹭蹭蹭的涌得更高。

    一群金丹修士之中,少数的几名金丹女修冷冷的看着这些满眼淫邪神色的金丹修士,但是她们心中倒是没有太过强烈的反感。

    很简单,修真界便是真正的丛林法则,弱者永远只能接受强者的摆布,要想摆脱这种不公平的待遇,唯一的途径就是变得更强。

    在混乱洲域之中,也不乏有强大的女修豢养家犬一样豢养一群面首。

    ……

    从实际效果而言,周玉希的表演自然成功到了极点。

    除了这几个金丹女修之外,就连那两名元婴老道的站位都明显靠前了。

    他们原本是躲在大肚头陀的身后,现在身位却和大肚头陀几乎并肩齐驱了。

    这摸摸是可以的,那看看也可以吧?

    像他们这样的岁数,让这女修喊爸爸应该不太好,但可以让她喊爷爷啊。

    看起来的话…穿薄纱透明的法衣应该很有看头?

    按照王离的计划,他的表演就是要让这群混乱洲域的邪修尽可能的放弃戒备心,让他们觉得这道观之中的都是些雏儿修士,是可以随意拿捏。而周玉希的表演,则是让这些邪修越发坚定要生擒他们的信念,让他们不要直接对道观法术狂轰乱炸,只要这些邪修团聚过来到道观周围,那陶伤墨的几个法阵就可以起到效果。

    那到时候他对付这些邪修就是瓮中捉鳖。

    按照效果而言,周玉希的表演自然极为成功。

    这些邪修除了祭出各色法宝将道观团团围住之外,很明显的都是不断朝着道观靠近,都是要真身降落在道观周围了。

    但偏偏王离却还觉得周玉希的表演不够精彩。

    “周道友,你这演戏演得也太简单了啊,这就有点敷衍了啊。”他忍不住看着退回来的周玉希抱怨道:“就叫那么一声‘啊’?你又不是演我那种一冲出去就撞火球死翘翘的,你是演活人啊,不得有点台词,说上几句啊?”

    “这….”周玉希倒是愣住了,她不觉得自己演的不好。

    一群人也是看着王离,觉得他要求太高。

    “你看我,下次学着点啊。”

    王离却是一副好为人师的样子,他往前跨出一步,吓得浑身一跳的样子,马上双手捂着心口,“天哪,怎么这么多邪修,这么多邪修我可怎么办啊,他们不会对我做点什么吧?我真的是吓死了呀。”

    “噗!”

    一群人差点喷出本命真元。

    原来这在王离眼中就是好的演技?

    这也太浮夸了吧?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王离好像自己每次演戏的确都很浮夸,但偏偏对手还真的被他骗过去了。

    周玉希僵住了,她到这个时候才发现王离真的是认真的,于是她很违心的有些僵硬的点了点头,道:“我以后学着点。”

    “这么多人,真的没问题么?”

    陶伤墨心里直打鼓,尤其确定对方阵中足有三名元婴修士,而且其中有一名至少是元婴七八层的修士。

    但他毕竟不笨。

    他发现万夜河和颜嫣等人都不太害怕,只有自己这一拨人和杨厌离等人神色太过凝重,明显也是和自己一样心虚。

    万夜河这个时候倒是真的不太心虚。

    毕竟隐山之中,那尊阴尸都给王离弄死了,这元婴修士肯定不能和那尊阴尸相比,更何况他知道颜嫣将韩玉玑身上的那株死婴草也分配给了王离。

    要是真的不行,王离肯定有办法用那株死婴草给对方阵中三名元婴修士之中最厉害的那个堕胎。

    除去最厉害的那个,按照他对王离的认知,打两个元婴修士应该不在话下。

    更何况王离的手中还有不少轰天丹雷。

    在他看来,现在唯一的悬念就是这些人到底能否将王离逼到那一步。

    毕竟以王离的铁公鸡性格,他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舍不得动用那些一次性消耗的宝贝。

    ……

    到了距离道观还有四五里地的空域之中时,庆云路的这些修士已经分散开来,从四面八方将道观围在中心。

    虽然是临时拼凑的班子,但是这一批人的战斗经验都不差,每个人都控制了遁速,在空中分布得也十分均匀,都是稳稳当当的保持一定的距离收网般推进。

    大肚头陀取出了一块骨牌。

    这是用三界鸟的头盖骨炼制而成的观灵牌。

    按照他这件法宝的观气显示,眼前这座道观里的确没有元婴修士的存在,不过看上去金丹修士倒是不少,而且看着手中这件法宝上气韵显示这些金丹丹气还都很年轻,他就不由得又是一声惊叹。

    “龟龟…该不是正巧一堆准道子在这里开什么派对,正好给吾包了场子了?”

    “差不多了,开打开打。”他发出惊叹的时候,王离也对着陶伤墨发出了动手的命令。

    唰!

    以这座道观为中心,方圆数十里的天空之中突然云气剧烈翻滚,一道道白色流云奇异的汇聚,组成了一个巨大的蛋型。

    “不对啊!”

    一群兴致勃勃的筑基期修士和金丹修士最初还觉得这又是某个骚包的人祭出了大型的阵盘,但这座法阵封锁的范围实在有些太大,让他们之中反应最为迟钝的修士都感觉到了不太对劲。

    “搞么子?”大肚头陀微微一怔的同时,两名元婴道人也是吃了一惊。

    他们和大肚头陀都可以清晰的感应出来,引发这座法阵气机的绝对是道观中人,但和修士洲域的人对混乱洲域的人了解不够一样,混乱洲域对于修士洲域现今的许多宗门的手段也了解得不多,所以即便是大肚头陀,此时也不知道这座法阵是云望山的堕仙夺元阵。

    也就在他们下意识的细心感知这座法阵气机的同时,又一股法阵的气机爆发了。

    整座道观周围陡然阴风呼啸,无数的罡风和阴气暴走,接着滚滚的黑气迅速将整座道观包裹,黑气之中不断化生出狰狞的骷髅头。

    这种突然如黑潮般往外翻涌的黑气让这些庆云路的修士更是目瞪口呆。

    到底谁才是混乱洲域的邪修?

    怎么感觉这道观之中此时激发的大阵如此鬼气森森,如此邪门?

    不过人多毕竟还是有好处的。

    “这难道是天鬼圣宗的万鬼噬仙大阵?”有人还是犹犹豫豫的说出了自己的推断。

    也就在此时,一圈色彩斑驳的云气却是从地面上涌起。

    奇异的震鸣声不绝于耳,云气里面,居然好像都是一只只的蛊虫?

    这些蛊虫的气机,好像也都不是什么仙门正统的蛊虫所能有的气机。

    “怎么的,…..难道道观里的这群雏儿还想反阴我一把?”大肚头陀这个时候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他直觉中了埋伏,但是第一时间没有感到危险,反而是觉得搞笑。

    但也就在此时,嗤啦一声裂响,道观山门口悬浮着白色骷髅头的黑气之中,突然涌出一道令他都毛骨悚然的剑光。

    正对着山门的四名庆云路修士连声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被这道剑光直接扫成了八片!

    而且这四名修士之中只有一名是筑基期修士,其余三名都是金丹修士!

    一片骇然惊呼声和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

    一剑斩杀三名金丹。

    这是什么剑?

    “霍史你妈…”大肚头陀的目光也彻底凝固了。



辛苦了
四海之内皆兄弟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