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都市言情疯狂] 覆手 第四百三十七章 反恐(中) 虾写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www.fkzww.net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覆手  第四百三十七章 反恐(中)  虾写

《覆手》 图文版连载网址(书阁书库)----点击阅读

《覆手》 全文字版连载网址(疯狂中文书库)----点击阅读

 再说在宾馆处的曹云并不知道自己吸引了两拨人,他准备去定点摄像师处拿点水和拿点吃的,做好打持久战的打算。

  祸害遗千年。乔治在瞄准镜中找到机会,但是乔治却放下了狙击枪,点上一根烟,静静的思考。曹云浑然不知自己逃过一劫。

  宾馆有两个楼梯,因为选择的楼梯不同,曹云和警察组成功错身而过。警察组搜查很慢,他们从一层一个个房间的搜查。加上担心曹云在房间内埋伏,还用了镜子神器,更拖延他们的搜查时间。

  祸害能活着有时候是没有天理,但是是有道理的。诸如曹云拿了水和食物,一想到要重新爬个五楼,立刻没了心情,加上日将到午。最终曹云进入了定点摄像师五米外的药店内,避开了和警察组的见面。这药店只有一个柜台和几根柱子,只要路过的人有心,能一览药店内的情况。

  这就是灯下黑,所谓的灯下黑就是曹云这等懒人给自己找的一个聪明借口。曹云就靠在柜子和柱子边,吃东西喝水休息。弱势局面中,曹云基本放弃抵抗,他知道自己再努力,估计迟早也要出局。实力实在相差太多,而今只能是靠运气了。

  距离警备队入场只有半个小时,三位嘉宾目前都存活。

  乔治这时候发现了突袭宾馆天台的警察组,他仍旧没有动手,在瞄准镜中观察了三人表情一会,又重新放下狙击枪。

  没找到曹云,警察组自然以为桑尼在耍他们。三警察勃然大怒找桑尼算账,乔治运动到宾馆附近。跳跃高点的方式,跟随三名警察一段路,发现他们的目的地是齿轮厂的宿舍楼。这让乔治有些难办。因为宿舍楼是附近最高点。

  乔治回忆地形图后,运动到了宿舍楼的侧面,钻进排水沟爬过围墙,到达宿舍楼附近。乔治从草丛中伸出狙击枪,这位置和宿舍楼一层等高,距离一百五十米。虽是目标很可能在高层,但是射界非常宽广。将宿舍楼的南面尽收眼底。缺点是,宿舍楼六成护栏还在,激光无法射穿护栏,对狙击手来说,需要非常好的耐心。

  乔治选的位置很安全,除非站立在过道处仔细观察,否则无法发现只露出枪口的乔治存在。乔治肯定不会给对手观察的机会,对手观察的机会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射杀机会。

  十分钟后,警察组和桑尼驳火了。

  桑尼:“李局长,我是那种人吗?”

  李龙靠了墙壁蹲下反问:“你不是卖友求荣的人,还是说话不算话的人?”

  桑尼:“卖友?不,曹云是我竞争对手,怎么能称呼为友呢?我当然说话算话。曹云出局,我铁定能进决赛,既然我卖不动宫本,我只能卖曹云。”

  李龙双手握枪,转过转角,过道干干净净,李龙和越传慢慢搜索前进。李龙落后,越传突前。李龙说话误导:“桑尼,你跑不掉了,这边只有两条路。李墨已经埋伏在后门处,那个位置三十米内无任何遮挡,你可以拼一拼李墨枪法。我现在有个提议,如果你乖乖的出来让我们杀掉,我们可以考虑给你个五万或者十万的佣金。”

  桑尼在过道最尽头的房间,房门面对了过道。桑尼闪身出现,两警察迅速趴下。距离十八米,加之两局长反应申神速,桑尼一枪落空后,道:“先把十万欠条写过来,我就死给你们看。”

  在排水沟的乔治捕捉到了桑尼一瞬间开枪的身姿,但是因为护栏遮挡,他只有巴掌大的射击目标。桑尼一动就收了回去,乔治只能放弃这次不是机会的机会。假设在高点,桑尼已经死亡。

  李龙和越传不敢再前进,各自滚入一个房间,临靠过道,双手握枪贴墙站立。越传道:“桑尼,还有十五分钟警备队就进场扫荡。我们只要守住这里,警备队肯定先过来增援我们,你就成为第一位被淘汰出局的嘉宾。”

  桑尼:“听起来我最好马上撤。”

  李龙:“李墨在等你哦。”

  李龙没听见回话:“桑尼,你见识过李墨的枪法吗……桑尼……”

  李龙要出去,越传忙摆手,越传身子朝外一探,然后快速一收,桑尼的枪响了。桑尼果然使诈。在桑尼开枪的同时,乔治也扣下了扳机。

  节目组无线电通报:“桑尼左臂被击中,未击毙,桑尼无法使用左臂,并且在十分钟内需要对伤口进行处理,否则判定死亡。”

  桑尼:草了。

  乔治:草了。

  李龙:草了。

  四个人没有一个人满意这个结果。

  桑尼对外随便开了一枪,然后把手枪放在地上,撕开白衬衫,脚踩衬衫将衬衫袖子扯下来。再拿枪朝外开一枪,威吓有心接近的人,也让大家继续被自己吸引。桑尼将袖子当绳子捆绑在自己左手臂上。节目组也很宽容,通过房间摄像机看清楚后,私下通知桑尼:左臂已经成功止血。

  李龙和越传突击,可是他们无法把握桑尼的心态。他们出去后,就是没有掩护的过道。桑尼就在过道尽头的房间内,一个闪身就可以开枪。两人一直等到了李墨的通知:发现桑尼。话落,后门半路位置传来李墨和桑尼交火的枪声。

  李墨恼火道:“节目组,这踏马的在作弊。”

  桑尼:“做你妹。”

  节目组忙调看视频,发现桑尼拿了一张大纸皮斜对李墨,快速奔跑逃离。李墨开了一百八十枪,激光无法判定射击在桑尼身体有效部位,李墨当即在公共频道投诉。

  节目组立刻叫停比赛。开内部会议,最终决定:桑尼纸皮有效。增加一条规则,不得使用不防弹的物品制造防弹的环境。这是法律精神,法不禁,皆可行。

  同时节目组通知:警备队入场,将清扫所有嘉宾,包括特邀嘉宾。

  李龙疑问:“警备队应该是我们这一边的。”

  总导演告知:“游戏规则说明三位嘉宾是正义的,是被歹徒追杀的司法人员。特邀嘉宾是歹徒。警备队属于第三股力量,他们将消灭所有演习区内的嘉宾。他们每消灭一名嘉宾,可以获得五十万美元,消灭一名特邀嘉宾可以获得十万美元,所有收入将用于警备队更新训练设备。”

  总导演:“嘉宾每消灭一位警备队人员可以获得10万美元的酬劳。”

  消灭警备队?你确定?就算警备队没穿防弹衣,人家六人一组,配备长短枪,还有闪光弹,震撼弹,电击枪等特种装备。

  警备队的入场很有气势,他们通过直升机在演习区三个位置索降而下,嘉宾们都看见了直升机。各自抓紧最后的时间进行躲藏。这对特邀嘉宾更不利,躲藏对他们是没有利益的,只有消灭敌人才有利益。

  不过警备队也是有弱点的,没有人能比李龙他们更了解警备队的弱点。比如李龙作为探员,破案,发现案犯穷凶极恶,并且可能携带有致命武器。在确定案犯位置后,李龙不会带探员或者民警围捕这名罪犯,李龙会申请警备队入场。

  警备队到达之后,警备队队长会和李龙进行交流。李龙说明目标长相,习惯,可能携带有的武器。还有目标目前所在的位置,提出要求:不得造成恐慌。或者是必须要抓活的等指令。警备队队长会根据李龙的要求和李龙提供的情报,开始安排武装突袭。战术突袭阶段,李龙是不会参与其中,更不会指挥警备队战斗。李龙只是告诉警备队队长他要什么。

  今天比赛的警备队虽然看起来虎虎生威,但是缺少了李龙这个环节。警备队不做战略,专注战术。假如节目组告知警备队,目标在某大楼,持有什么武器。节目组成功取代了李龙的角色。但是节目组告诉警备队的信息是:现在一共还有九个人,提供照片,目标:杀掉他们。然后没有了。

  警备队不可能跟随探员破案的进展,他们并不清楚自己要突袭的目标是毒鸟,还是杀人犯。他们对目标的判断来源于探员,他们对目标的信息来源探员,他们对目标的行动命令也来源探员。当缺乏了探员这一环节,节目组给警备队队长的压力是非常大的。

  警备队缺乏的是曹云常说的没有切入点。诸如李龙是负责探员,他会指挥:一组清扫高点,布置狙击手。二组地毯式搜索。三组配合封锁已搜查区域,避免被人墨鱼。至于怎么清扫高点,怎么布置狙击手,怎么地毯式搜索,那是警备队队长的职责。

  警备队队长没有得到具体命令,一时间也难以适应。下了直升机后,战术防御阵形开启后,然后应该去哪呢?

  三名警备队队长在无线电中开始了讨论,他们都同意先占据制高点,然后怎么入手就卡壳。演习区域面积很大,最终他们商议出一个战术。占据制高点,布置狙击手之后,警备队开始打草惊蛇行动,把嘉宾朝暴露的空间,诸如街道,天台位置驱赶,交给狙击手消灭。

  但是有个大问题,三组警备队没有携带狙击枪。因为狙击枪属于特种枪械,警备队要配备狙击枪,同样需要花钱。在警备队看来,对付几个菜鸟,根本不需要用到狙击手。

  警察三人组距离第一警备队只有三百米。他们在废弃厂房的隔层二层处藏身,观察着警备队的情况。李龙和越传很有经验,知道警备队目前陷入了困境。

  越传:“如果我们有宫本和乔治的装备,我们可以考虑伏击警备队。”

  李龙:“这很不公平。警备队虽然有装备,有战斗能力,但是没有情报。如同诺曼底登陆的伞兵一样,开战之后朝敌后方扔,伞兵根本不知道自己周边有多少敌军。哪里有敌军重火力,哪边是敌军的薄弱点。甚至不知道附近有友军还是有敌军。”

  李墨:“伞兵还好,他们可以抱团后据守。警备队不能守,还要攻出去。两位老大,我觉得警备队可能会成为猎物。”

  越传:“你是说宫本还是乔治?”

  李墨:“不好说。在电视直播中,观众们不知道技术上的问题。单方面看见警备队被一到两位歹徒袭击,会让他们降低对警备队的看法,甚至对警备队的能力产生质疑。如此的城市最强武力真的能保护市民吗?”

  越传考虑一会:“李墨,你去指挥。”

  ……

  李墨接近警备一组:“一课李墨,别乱开枪。”

  警备队戒备:“李课长,现在是演习时间。”

  李墨双手举高:“我是俘虏。”走近警备队。

  警备队队长有些明白,示意队员将枪口放下:“俘虏将功赎罪……”

  李墨道:“不,你们现在扮演的是匪徒,我是为了活命无奈的配合匪徒的匪徒。”

  警备队队长笑了:“谢谢李课长,我们还真有些懵圈。不知道对方武装,不知道他们位置,目前三个队长没水喝,各有各的看法,缺乏一统的调度。”

  李墨向警备队驻防点走过去,边走边道:“大部分嘉宾是不可能和警备队正面对抗……”

  这时候远方传来一声枪响,李墨连忙蹲下。

  节目组切入无线电:“李墨,你已经死亡。”

  李墨:“什么鬼?”

  节目组:“你被杀害,你现在是死人。”

  警备队队长:“有狙击手,大家小心。”

  一名队员道:“枪声在东南方向,应该是齿轮厂围墙外的小山坡。山坡以沙石为主,植被不多,面积不大。”他们对演习地形很熟悉。

  队长道:“我们应该先占据高点。”植被不多,说明狙击手无法隐藏。但是警备队还没有占据有利地形,无法搜杀狙击手。

  队长做决定:“我们先拿下齿轮厂宿舍。据高而守,然后再商议具体作战计划。”

  死人李墨暗暗点头,齿轮厂宿舍位置很特殊,不仅在高处,而且通过前门和后门两条路可以机动快速运动到演习区的各个位置。

返回列表